泰國大象因疫情「失業」 徒步150公里回到那本應再看不到的家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50公里回家的路,牠們風餐露宿走了五天四夜。到家時,連叫聲都變得輕快。

4月30日起,泰國一支由11頭大象組成的隊伍牽動著人心。牠們在主人的帶領下,從清邁各地集結起來,踏上了返鄉之旅。這一走就是五天四夜,足足150公里。沿着一條土路,他們風餐露宿,白天踏過泥濘的山坡,夜晚就宿在叢林裏。

闊別20年多年,5月4號,這些大象終於回到了出生地——湄曾縣。牠們受到了當地原住民的熱烈歡迎。儘管回家的路艱辛且漫長,但大象們似乎並不累。「牠們回家時很開心,會一邊發出快樂的聲音,一邊跑到村子附近的小溪邊,和我們的孩子一起玩得很開心。」 領隊的Sadudee Serichevee說。

過去幾十年,這些大象被租借在清邁體驗園,與每年來泰國旅遊的數千萬遊客互動,在人類鏡頭下表演、跳舞、甚至繪畫。因為疫情,泰國旅遊業遭到重創,許多大象公園已經關閉。如今,大象們沒什麼可以迎接的遊客,牠們 「失業」了。

從上個月開始,泰國愈來愈多的大象回家。光是「拯救大象基金會」(Save Elephant Foundation),就送了100多頭大象回到故鄉。沒有人知道這場疫情會何時結束,但我相信,這也許是泰國許多大象,生活發生變化的開始。

【相關圖輯】嘻哈男拍紀錄片《黑象》揭景點殘害大象黑幕 遭各大旅遊網封殺(圖片或會引起不安):

+9
+8
+7

卸下枷鎖的「失業者」

泰國有將近3700隻大象服務於旅行行業,部分來自湄差縣的克倫部落。在那裏,遍佈著克倫少數民族居民居住的村莊,有傳統的大象飼養者。為了生活,當地居民又會將大象送去清邁體驗園。

Sadudee Serichevee是清邁一家小型大象體驗園的老闆。他和妻子一起擁有着四頭大象,平時照顧牠們的生活起居。因為沒有遊客收入,他們再也負擔不起每月20萬泰銖的土地、設施租金以及馴象師的薪水。大象食物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一隻大象每天要吃300公斤的草和蔬菜,每週就需要花費75美元。為了不讓大象們餓肚子,在「拯救大象基金會」的建議下,Serichevee和妻子決定把大象送回老家。

他們說服了其他一些車主和他們一起徒步150公里。對於小公園的主人來說,根本負擔不起用卡車運送大象的費用,但乖巧的大象可以每小時自己走7.25公里。於是,便有了開頭大象回家的那一幕(點圖放大瀏覽):

+2

和Serichevee的體驗園一樣,位於泰國北部清邁的Maesa大象營地,也即將有78隻大象被放生。44年來,牠們終於迎來了生命裏,第一次卸下身上枷鎖的時刻。

今年疫情之前,遊客騎乘大象的項目一直很熱門,但隨著遊客數量下降,這家象園決定永遠去除這個業務。現在再去Maesa營地看,大象們不再背著沉重的木質遊客座椅,也不用穿著厚厚的服裝,能自由地漫步在草地上。

疫情以來,「拯救大象基金會」一直在推動大象回到家鄉的項目。他們們幫助拯救和照顧圈養在旅行公園的大象,並相信對大象最好的歸處就是自然,牠們可以更加自給自足。

目前泰國仍然約有2000頭大象處於「失業」狀態。由於收入的減少,牠們營養不良的情況愈來愈嚴重,情況「處於危機點」。如果得不到及時救助,一些大象很可能又會被非法利用,甚至被迫返回街頭乞討,或被轉給非法伐木者。

【相關圖輯】新冠肺炎|菲律賓景點無旅客 數千粉紅色水母「蒲頭」變紅海(點圖放大瀏覽):

+8
+7
+6

一隻大象每天工作8小時

清邁是泰國北部的旅遊中心,綿延起伏的群山點綴着大象營地和保護區,在這裏,你可以看到許多被圈養的大象。如果沒有疫情,這些被租借的大象應該在五一迎來旺季,在熱鬧的旅遊景點,和遊客一起「玩耍」。如今,這些大胃口的傢伙卻讓園主犯了愁,要知道,牠們曾經也是被高價哄搶的一員。

在泰國,一隻被馴服的大象能被賣到8萬美元。在巨大的投資背後,為了收回成本,也需要牠們付出更多慘痛的代價。世界動物保護協會中國首席代表趙中華介紹,大象騎乘和表演項目,給旅遊景點帶來豐厚效益,小象價格暴漲,導致小象的捕捉量增大。

為了讓小象順從,牠們都要經歷過一種名為「Pajaan」的馴象手法,即「打破、分離」,硬生生將小象與家人分開。接下來牠們還要經歷,毆打、恐嚇、施虐,直到服從象夫的行為。這種馴象手法在東南亞從古一直流傳至今。廣受人詬病的還有訓象用的工具,一把大鐵鉤。每當大象未按人類的指令行事,象夫就會用鐵鉤,一次又一次地刺進大象敏感的頭頸,流血、結痂,如此循環往復……人們喜歡的騎行項目,也會在日積月累中,對大象的脊柱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據調查研究,成年大象的背部每天最多只能支撐150公斤4小時,但許多旅遊大象每日要工作8小時,同時背負2-3名遊客,還有額外增加的座椅重量。即便是看似無害的選擇,比如遊客給牠們洗澡,也可能存在問題。

世界動物保護組織的簡施密特伯巴赫表示:「大象會經常會感到壓力,尤其是和一群興奮的年輕人在一起的時候。」而在人群散去後,你也難想像大象又是怎樣一個處境。牠們很可能會日夜都被鐵鏈鎖起來,被迫睡在水泥地上,營養不良。

去年8月,70歲的年邁大象蒂基里(Tikiri)在奮戰斯里蘭卡盛大的佛牙節祈福慶典之後,終於倒下了。在噪音、煙火和煙霧中,她每晚都在街上遊行到深夜。連着10天的高強度工作,一個曾經的龐然大物,最後死於年邁和疾病。在INS上,拯救大象基金會(SEF)曾發佈一組照片。讓人很難相信,在Tikiri華服之下,是這樣一副瘦骨嶙峋的身體(點圖放大瀏覽):

一位女士留言到:「Tikiri的痛苦已經結束,她的靈魂現在自由了。她再也不會受到傷害了……親愛的Tikiri,永遠不要回頭看這個世界對你和你的朋友如此殘忍。」她說。

牠們也曾有自己的家鄉

不是所有大象都適合被放歸,也有人在想辦法為不適合野外生存的大象做更好的安排。為此,泰國愈來愈多的人呼籲政府為大象營地提供資金,以確保牠們福利。

大象自然公園的園主Saengduean Chailert,就組織了一個基金來餵養大象和幫助全國近50個營地的馴象者。在她的救助下,大約80隻獲救的大象被養在一處庇護所,只允許遊客遠遠觀察牠們。

大象救助公園的負責人Apichet Duangdee也計劃拿出一筆2億泰銖的貸款,來餵養他的大象。而Apichet也很清楚,這些被救下的大象到森林早不可能再回到野外,因為在爭奪地盤上,牠們鬥爭不過野生大象。

過去的三代中,泰國大象野生種群已減少了至少50%。目前僅有大約6000頭亞洲象,其中大約一半被圈養。在泰國,大象被視為文化的象徵,大象圈養更是一門龐大的產業,有著複雜的歷史和根深蒂固的傳統。僅在2015年,湄王的象營數量就翻了三倍,以滿足中國遊客日益增長的需求。自從2011年以來,泰國的中國遊客數量增長了263%。

或許疫情也給了我們一個契機,讓我們看到人類沒有觀看動物表演的需求之後,這些聰明而惇厚的動物正在重回自然,逐漸奪回屬於牠們的尊嚴。我們也是時候再次思考,動物表演是不是非存在不可?野生動物們本不該受到這樣的對待。牠們和我們一樣,是地球上的居民,也有自己美麗的家鄉和深愛的親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