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市中的神奇村落:城市人失去的鄰里之情 竟在一棟酒店中重現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老葉,浙江麗水人,早年從大山出來創業,深耕實業半輩子,一步步做到了行業頂尖。多年出門在外,他不滿城市酒店的千篇一律,特別懷念童年生活過的小鄉村,於是在杭州鬧市的大廈,包下一整層,造了個像村落一樣的神奇民宿。

老葉在屋頂開了50多個天窗,把室內變得像星際太空艙一樣酷,特別設計的環形步道,串起了十幾個共享庭院,來住的客人都自願走出房門、走門串戶,和鄰居一起賞景喝茶。

老葉和團隊還收集了有上百年歷史的老木頭,自己成立了木工坊,親自打造民宿裡的手工家具,細節處絲毫不怠慢。老葉說:「一般城市酒店都是一條冰冷的走廊,而我希望來這兒的客人都能出來走走、看看,重拾兒時走門串戶的溫暖。」(點圖放大瀏覽)↓↓↓

自述:老葉 編輯:周樹婷(一条)

我從小在浙江麗水景寧的山裡長大,家裡有5個兄弟姐妹。景寧是少數民族畬族的聚集地,民風淳樸熱情,小時候也都是大家族群居,鄰里關係特別親近。

出來創業後,我在外住過各式各樣的高檔酒店,大多是一條冰冷的走廊,大家匆匆入住,進入各自的房間,之後很快離開,沒有任何交流。這樣的淡漠讓我很不適應,很想回到理想中的中國式鄉村生活。

我記得那時愛看武俠小說和電影,比如《新龍門客棧》,特別喜歡其中古人的住店文化:來往的賓客們在庭院聚集一堂,喝酒的、聊天的、結朋交友的都有,有種中國人特有的江湖氣和人情味。

我就想,為什麼不能把這種客棧文化和人情味帶回現代的城市酒店呢?沒想到這一試,竟然試出了一種全新模式的民宿。

樓內逛園賞景、走門串戶 復原理想中的中國式鄉村

我們在杭州市中心一棟大廈五樓包下一整層進行改造,取名為「那雲^星空宿」。大樓外觀看上去平淡無奇,但走進來卻是另一個世界,一下子和外面的喧囂隔絕開來。

整層面積大約4000平方米,我們想像了一個「室內村落」般的格局:兩條互通的環形走廊,把咖啡廳、書吧、餐廳、酒吧、影廳、活動區、庭院和所有房間全部串聯起來,是一個藏在市中心的神奇「村落」。

大家印象中的酒店一般都是標間、大床房統一複製,而我希望多一些人情味,打造一個有著傳統中國人鄰里關係的社區。我們一共做了71間客房,40多種不同的房型,多數房型都設計成了loft式。一進門是客廳,到樓上才是臥室,你幾乎找不到一模一樣的房間。「六人間」是專門為了年輕人設計的,閨蜜、好朋友不用分開住,整個晚上都能嘮嗑。(點圖放大瀏覽那雲^星空宿的獨特設計)↓↓↓

+4
+3
+2

精心設計的大大小小十幾個庭院,穿插在整層樓中,每走兩步,就能遇見一處庭院。這麼做,是鼓勵大家能從房間裡走出來,在這些漂亮的小景前拍拍照、聊聊天。進門後是一個中庭,中央有一棵樹,好像是整個空間的「眼睛」,也是我最愛的空間之一。

上方的主天窗可以開啟,冬季雪花飄入室內,大家可以在這裡圍爐賞雪、聊天交友。此外,還有一處陽光中庭,屋頂是全玻璃覆蓋,天氣好時,陽光灑滿整個空間,特別適合出來坐一坐、曬曬太陽。

所有的庭院植物都是我們精挑細選過,也有不少蕨類,我們細心地在植被處設計了小型天井,將光引進來,做成一處處好看的庭院小景。整個環形通道互相連通,「鄰居們」經常能在這裡相遇。儘管是在室內漫步,卻有種半室外的奇妙感受。最有趣的是,四、五個房間可共享一個小庭院,關上門時,大家互不打擾,有各自獨立的空間。打開門後,又像一個中式合院,可以走門串戶,幾個人約起來在庭院喝茶喝酒。

現在年輕人普遍依賴手機、缺乏社交,我希望為大家提供一個鼓勵社交的共享場所。

+7
+6
+5

開50多個天窗 全屋一體弧度 

原本的空間陰暗幽閉,基礎並不好。為了保證每個房間都能享受日光和自然取景,我們做了一個大膽的設計:所有內房都開天窗。

在城市裡開天窗其實不容易,更何況是開50多個天窗!幸好最終出來的效果很驚艷:所有不臨街的內房都有自然光進入;躺在浴缸裡、在床上,都可以夜觀星空;在樓梯間、或過道走動時,也能欣賞室外的景色。

室內部分,我們採用了牆面、地面和天花一體的全弧度風格。使用的是我們公司研發團隊開發的新型水泥環保飾面材料,非常環保。全屋弧度的打造費時費力,對於技術的要求非常高。每一個弧度都由手工木板拼接而成,有些特別大的弧度,甚至需要幾百塊小型木板,才能拼成一個完美的弧形。

我們覺得,想要空間做得乾淨,光線和照度也很重要。除了盡量開窗引進自然光,我們也花了很多功夫,找了一些專業的燈光設計師,對人造光的照度和色溫進行設計、調試,讓整個空間的色彩和氛圍更加自然、溫暖。

原本大樓的弱點,經過我們開天窗、全屋弧度的改造後,反而變成了生動有趣的優點。全弧度的邊角處理和室內一體化的材料,讓牆面、柱子、天花都連成一片,模糊了邊界感,讓空間變得柔和。

上百年老木頭打造的手工家具 

我和團隊一起組建了木工坊,家具設計和打造由自己全權把關。我們從全國各地收集了許多老木頭,而且只收硬木,它們是以前大戶人家或祠堂用來打造大門、房樑的材料,一棟農村老房子拆下來可能只有幾條硬木,非常珍貴。

收集老木頭的過程也很辛苦,有時到山上去運一塊枯死的老樹,要純靠人力和繩索搬下來,沒有任何機械化設備輔助。而且老料的出料率很低,加上開料刨切又增加了木材的損耗,做家具成本其實非常高。用老木頭做出來的這些椅子、桌子,有一種明顯的沉澱和厚重感。這些枝材的色澤、紋理、質感跟松木和杉木相比,完全不一樣。

這些有著幾十甚至上百年曆史的老木頭,經過自然烘乾,形成了超好的穩定性,不容易變形。木工坊裡都是當地一些有經驗的匠人師傅,他們將傳統的榫卯結構用在家具的細節中,住客在使用這些家具時,也能夠感受到其中的溫度。(點圖放大瀏覽那雲星空宿的木家具)↓↓↓

+5
+4
+3

回到故鄉 造更大的社區聚落 

在我的故鄉景寧,我們正在造一座「懸崖上的天空之城」,它藏於青山綠水間,正對一座漂亮的峽谷,周邊是畬族的聚居地。我買下一座鐵礦山,其中有1萬多米深的礦洞,已經探明有天然溫泉存在。懸崖、土地、水系是「天空之城」最重要的三個元素。「懸崖間」、「浮崖間」、「遊崖間」這些有趣的房間大部分建在懸崖之上,並擁有獨立泳池和溫泉池。

還有懸崖無邊際泳池、礦洞酒吧、洞藏酒窖等都在計劃中,將成為這座「天空之城」的一部分,並且與當地的畬族文化風情相結合,成為有特色的公共區域。我希望來的客人住上一個星期都不想走,打造一個真正的共生社區性的「城市」。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天空之城」不僅能圓我回鄉的夢,也為景寧的發展帶來助力。

每年,我都會抽空回到童年生活過的地方,去街坊鄰居家坐坐、陪長輩們說說話,給他們帶一些好吃的。去的次數多了,大家都把我當成家裡人,願意同我聊一些心裡話,我慢慢也覺得工作上的壓力小了不少。

我覺得不忘人情本分,腳踏實地,才使我走到今天,我也想盡量為家鄉做點事情,來回報這份鄉情。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