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探.專訪】棄百萬片酬回娘家 吳廷燁唔後悔:圓咗個心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三月底,出席無綫於將軍澳一家酒店舉行《鐵探》新劇試片會暨記者會,站在觀眾席最後排望過去,見到「Benz雄」許紹雄和鄧佩儀中間,出現一張既熟悉又陌生的臉孔,此君正是吳廷燁。未計去年在無綫免費播放的中港合拍網劇《無間道》,「壽哥」對上一次接拍港劇已是10年前的事。2008年鄧特希為亞視策劃的重頭巨製《法網群英》(2010年才首播),吳廷燁飾演黑社會龍頭賴德聰,這是他在亞視工作近四分一世紀以來的最後一次演出,10年後他再次參演港劇,同樣飾演黑社會大佬,只是「營長」鄧明陽並非來自香港,而是越南,雖戲份不多,卻是全劇中唯一能威脅萬晞華(惠英紅飾)的大奸角。

「壽哥」早已北上發展多時,突然「回流」,既要決心,也要犧牲!既要專誠由北京搬回香港(搬離半山豪宅,回到黃大仙公屋與年邁母親同住,那是後話),因拍攝動作場面致腳掌骨崩裂,更要放棄高達7位數的片酬,然而有得有失,「轉眼間就卅幾年,一直諗有冇機會返TVB,今次卒之叫做圓咗個心願!」你沒看錯,不是亞視,無綫才是他的娘家,過去36年,他一直盼待此機會降臨,惟不斷落空,「當時係年少無知,所以先會行咗呢條路。都曾經覺得後悔,唉,點解當年做咗啲咁嘅嘢?!」我們坐在酒店一間細小的服裝間裏,由2019年開始談到1982年。

撰文:游大東

攝影、短片:葉志明

剪接:吳宇峰

提到為何會被角色打動,吳廷燁坦言雖然「營長」這個角色是一名心狠手辣、高智商的犯罪集團首腦,但同時是非常重視團隊、極重兄弟感情的人,加上監製蘇萬聰亦講解角色時非常仔細,所以令他頗有感覺。(《鐵探》劇照)

2019年,吳廷燁58歲。

他在《鐵探》裏飾演的越南黑幫老大「營長」鄧明陽雖然不是主角,至少宣傳海報的大頭樣沒他的份兒,卻是全劇最能牽動Madam Man情緒,甚至左右其命運的「Final Boss」。然而編審之一的劉小群在記者會後提醒我,切勿因此認為他與影后惠英紅有數之不盡的對手戲,實情是全劇30集,真正稱得上兩個人正面交鋒的戲份僅得一場。

「嗰場戲都難忘嘅,因為係同紅姐拍,我之前從來冇同佢拍過檔、未對過戲,只係睇過佢啲戲,點知一嚟,我哋兩個就要對一場寫得唔錯嘅戲。」劇情講到「營長」先後殺死了Madam Man兩個親生仔(洪永城飾演的邱勵進,以及楊明飾演的邱勵傑),仇人見面,份外眼紅,一埋位,火都嚟,「大家都要勾心鬥角,喺度你拋我,我拋你,互相挑撥,睇下對方忍唔忍到,我覺得呢場戲係寫得唔錯,同埋紅姐講嘢係有份量嘅,佢個份量就迫到我講嘢都有份量,起碼平起平坐,嗰種張力出到嚟係幾好睇。」

提到吳廷燁殺死惠英紅戲中兩名兒子(洪永城、楊明),更與她有一場非常重要的對手戲,他坦言事前沒有特別準備,因為好的演員應該懂得臨時應變,見到對方出什麼招,自己再出什麼招。(《鐵探》劇照)

深感監製編審有誠意 角色描寫未夠完美

在訪問中,「壽哥」多番提到這次答應無綫邀請返港參演《鐵探》,好劇本和製作人的濃厚誠意皆為主因,前者更讓他投入信任一票,「其實都係機緣巧合,可以話係幸運啦,返到嚟TVB拍劇,主要係見到監製蘇萬聰,仲有編劇(朱、劉)好有誠意同我傾,又同我講解『營長』個角色性格係點,覺得佢哋想我拍(這套劇)嘅熱誠好大,加上阿蘇兄同我講完之後,覺得成套劇嘅拍攝手法都幾好,就俾佢哋打動咗。」

他再具體解釋《鐵探》的劇本好在哪裏,這一點要歸功於朱鏡祺與劉小群帶領的編劇團隊,「睇落去,個故事篇幅好完整,(劇本營造)出嚟嘅效果好有電影感,幾條支線、人與人之間嘅對戲都寫得唔錯,每個角色(性格刻劃)都幾好玩,出到嚟個壓迫感好好。」然而「壽哥」從來都力臻完美,所以對他而言《鐵探》也不是滿分之作,「每一場有戲嘅地方都寫得唔錯,但我就覺得未夠深入,我想完美啲,想佢哋寫每個人物得再深入啲,如果係嘅話就完美喇!」至於另一個扣分位,就是他自學越南話的經歷。

當演員的,從來都需要為角色而變身,眼前的「壽哥」梳了一個四六分界髮型,身穿深藍色高爾夫運動上衫,配襯迷彩圖案長褲,跟劇中的「營長」剃了一樣跟羅拔唐尼(Robert Downey Jr. )沒兩樣的Shaft Beard款式鬍子,再梳個All Back頭,穿衣分面來來去去都是綠溝白或者是白跟迷彩互換,加上殺氣騰騰的眼神,完全是兩個人,但這只是入戲的一部份。在《鐵探》開拍之前,吳廷燁需要花時間學習越南話,以呼應劇中他是越南人,在當地當過兵 ── 屬前越南軍第三軍第十二裝甲旅隊長的身份,就是這點,他有微言,不在越南語的難度,而在製作團隊的安排。

提到演技鑽研,吳廷燁認為一開始要多接工作增加自己經驗,之後才會愈做愈好,時機成熟時便會突然「啪」一聲開竅,才會懂得「接戲」──即是與對手有內在、情感上的交流。(《鐵探》劇照)

自學「不漏洞拉」有難度 拍動作戲致腳骨裂

「佢哋(劇組)畀咗一堆單字……單字嘅句子畀我,但難在邊度呢?你都知,越南話發音都好撩唥(粵音了能),幾難發音,我就由早到晚都係咁聽,係咁喺度練嗰啲字,但偏偏劇本入面係冇寫到呢啲字而放喺邊個位,要自己加㗎喎,好似問答遊戲咁,睇下邊度鍾意加先加落去,咁點呢?點解你哋啲對白入面又冇寫啲越南字入去呢?我覺得,係要有一次成場戲都講越南話先夠過癮,但我諗對佢哋嚟講係有難度, (這樣做)要搵越南老師去講,但因為Budget問題,會影到呢件事唔成事。」於是乎,他只好見步行步,自行估計,按照那場戲角色的情緒、對白的語調,適當的將那些越南用語放進去。

學完講,又得應付下一關。在劇裏面身為黑幫大佬,總不能時時刻刻企定定得個講字,總要有點動作場面,對一個快將「登六」的演員而言不講得笑,「今次都會覺得在體力上幾辛苦,因為動作戲都比較多,要通山跑,同埋有場戲講到要捉我,拍足幾日,又要打,又要跑,又要開車……」總算捱到煞科,以為可以開開心心去慶功,殊不知還得繼續捱。

「拍完最後一日,好開心啦,但覺得隻腳唔知咩事,隻腳嘅骹位有啲問題,脹下脹下,之後又覺得冇事,咪正常咁行,Last day夜晚收工仲去食咗個越南牛肉河。」起初以為只是錯覺,惟翌日醒來後出事了,「照樣出街,行行下唔對路,開始趷下趷下,就立即走去睇跌打,因為我記得當時係(2018年)10月頭,大概10日之後,我就要返大陸拍劇。」睇完跌打,醫師說「壽哥」腳掌的筋拉傷了,要敷石膏,不過只得一兩日見效,「反反覆覆,眼見得返4日時間(在香港),走去睇西醫,照X光,先知道兩邊腳眼下低個位(腳骨)崩咗,要食止痛藥,之後一段時間仲要用拐杖行,用足兩個月。」

吳廷燁坦言在拍攝亞視劇集《法網群英》(2010)意識到自己終於開竅,因為好戲之人盧海鵬在劇集中飾演其父,他透過雙方對戲的過程,感覺到自己進入對方的世界,而對方亦感到他「有啲嘢出嚟」。(《法網群英》畫面)

吳廷燁為演「營長」要自學越南話,日子有功,總有一兩句灑家的吧?「壽哥」笑言因為角色需要,十之有九的都是用來罵人的。「最多一定係xx你嗰啲,越南話叫『烈馬』,就係XX你,『坐馬』呢,就係狗娘養的,『美姐Di』,去死吧!」示範一些「兒童適宜」?「『安』就係好好食。」畢竟黑幫大佬也要吃東西呀。(葉志明攝)

為演《鐵探》錯過另一機會 以遺憾彌補遺憾

「壽哥」坦言,應該是拍攝《鐵探》時不知怎的就弄傷了,雖沒有影響他參演內地劇集的進度,但期間日常生活相當麻煩,「去到嗰邊拍嘢,要戒口,乜都唔食得,同埋原來對腳眼有事呢,一定要抬高對腳,等啲血唔好落去(腳掌),否則隻腳就會腫,所以我當時返上去拍嘢呢,要成日留喺房入面,唔出街,如是者過咗兩個月先好返,所以都幾慘痛。」

講起「痛」,「壽哥」這次承諾回港參演《鐵探》,除了腳痛,還有「肉痛」!事緣他為了專心拍好這套劇,專誠由北京遷回香港3個月,「本來佢哋話:『放心呀,你接其他劇的話有得度(商量)呀!』後來我想接一個全大陸班底嘅製作,一來個角色比較好,二來有7位數字嘅人工……」結果當然沒法拍得成,說到這裏,「壽哥」閉上眼表示遺憾,「真係好遺憾呀呢次,因為嗰個全大陸製作班底嘅製作真係好難得,我係好想拍,不過,唔知啦,可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世事從來都是有得有失,錯失了百萬片酬,卻圓了一個等足36年的夢,算是以一個遺憾彌補另一個遺憾。

有好多好朋友都只談風月不談公事,但吳廷燁和好友梁朝偉絕非這類,他坦言對方間中都會「醒幾招」:「影帝嘛,都會傳授少少過來,因為佢始終聰明啲,同埋領悟力快,我哋比較冇咁聰明,同埋係靠勤力去一邊學一邊做,但有時未去到佢哋咁快嘅Level。」(葉志明攝)

入無綫藝訓班 跟梁朝偉由同學變死黨

1982年,吳廷燁22歲。

很多人只記得「壽哥」是亞視人,卻不知道他其實是無綫電視第十一期藝員訓練班的畢業生,同屆同學就算不是天皇巨星,也曾在電視界薄有名氣,計有周星馳、歐陽震華、吳鎮宇、張兆輝、關禮傑、李子雄、林俊賢、麥景婷(即麥麗紅,呂頌賢的太太),以及「壽哥」的死黨 ── 梁朝偉。「我哋全部都係同一期,只係當時有分日班同夜班,日班要返7到8個鐘,夜班就係啲同學收工之後,再返去上兩至三個鐘頭嘅課,當年好多同學,全部(發展)都OK,所以我諗我喺TVB都會有好嘅發展……所以都有少少覺得後悔……唉,點解我當年做咗啲咁嘅嘢?!」

80年代初,無綫雄霸電視界,很多人都爭着報讀藝訓班,一般而言,學員畢業後都會簽約成為全職藝員,吳廷燁也不例外,結果是原定畢業後的一年,即1983年,他由廣播道77號前無綫總台,轉校至廣播道81號亞洲電視總台再讀一次藝訓班,跟他做同學的,包括唐品昌、駱達華、宗揚,還有先後一起拍過三輯《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的尹天照。坊間有些報道,指當年吳廷燁「過檔」5個冧巴之後的隔籬台,是與女朋友鬧意見,一時沉不住氣放棄演出無綫綜藝節目《碧波樂悠悠》,實情還不止於此。

雖然吳廷燁是公認的好戲之人,但他自言只屬「大專」程度,未及「大學」級數,所以不時都會拎起戲劇書籍研究,不但有最大路的史坦尼夫斯基《演員的自我修養》,也有一些來自美國、法國的稀有專書。「呢啲書唔係好多人搵到,我係要訂,但訂咗十本八本,都係得五六本有,有啲已經絕咗版!」(葉志明攝)

因失戀缺席綜藝節目 無綫拒簽藝員約

「諗返起當時都好好笑,因為當時係初戀,你知Puppy Love好鬼純潔,愛就愛㗎喇嘛,但被人飛,所以好Hurt,嗰陣時細個嘛,Down到難以形容,日日以淚洗面,乜都唔想做,成日都想朋友陪,借酒消愁。果陣時認為自己好艱辛啦,好勤力完成咗呢個Screen Test之後,我仲記得喺堅城嗰度做,(鑽石山堅城製片廠),我覺得做得唔錯,後來等『放榜』,喺呢段時間唔使開工,突然間,TVB Call我哋呢班第11期訓練班的人,全部都要做呢個《碧波樂悠悠》水上節目嘅Background,企喺側邊,嘻嘻哈哈,做啦啦隊。」

少年愛新鮮,戀愛大過天,所以被分手當然是天崩地裂,哪有心情當陪笑佈景板?「當時真係太幼稚,啲𡃁仔脾氣:『我唔去!』,失場呀直頭,諗住咁多人去,做咩要去呢?點知,好多人都冇去,搞到好大鑊,上頭要搵人出嚟孭鑊:『邊個冇去嘅,唔簽!』當時佢哋搵咗一堆人出嚟,都話唔簽,有啲而家仲喺度,但我唔講邊個喇,後尾聽到啲人講,當如果早啲,係可以搵人事去掹返嚟,我就話,超,唔簽咪唔簽,嘥鬼氣!」最終他沒有成為無綫藝員,卻曾當過特約,大約在藝訓班畢業後一年,見到亞視同樣舉辦藝訓班,「我就諗,不如過去再讀多一年啦,發展可能又會唔同呢。」結果在亞視一演,便24年,2008年拍罷《法網群英》後離開。

「其實當時我阿哥都話識一啲入面嘅編劇、編導,話如果我早知同佢講呢件事,係可以幫我補下飛,有可能都OK救得返,但當時太細個喇我,自把自為,唔理,唔開心,唔拍,佢話唔簽咪唔簽,冇所謂㗎,就係因為犯咗呢個錯,令我喺TVB嘅旅途中斷咗,咁多年嚟,一直喺亞視嗰邊拍戲,我都不停咁諗,有冇機會返去TVB呢?今次卒之叫做圓咗呢個心願。」是故,那怕要犧牲如此多去拍《鐵探》,見到劇集播至尾聲,他都覺得自己付出那麼多也是無悔。

+2

游大東其他文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