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冤.專訪】與紅姐關係撲朔迷離 謝君豪:劇本仲有好多伏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剛於一月底播出「首季最終回」,由葉念琛執導、福斯影視集團(Fox Networks Group)製作的原創迷你劇《心冤》,除了標榜劇情由真人真事改編,以三宗轟動一時的香港奇案作為故事藍本外,演員陣容亦難得強勁,尤以兩大主角 ── 飾演重案組高級督察寶飛鳳(Madam寶)的惠英紅,以及其上司,由謝君豪飾演的總督察祈德勝最搶鏡,金馬影后遇上金馬影帝,兩大演技高手於短短5集劇情裏「激戰」連場,火花四濺,依然勝負難分,觀眾看得肉緊,演的直呼過癮,劇中難辨正邪的謝君豪坦言:「Heavy係Heavy嘅,但就好刺激囉!」

撰文:游大東

攝影:陳順禎、梁碧玲

短片:梁碧玲

旁白:劉希彤

剪接:吳宇峰

專訪場地提供:Dada Bar+Lounge@The Luxe Manor

謝君豪說,拍《心冤》,他很Enjoy,不止因為能夠遇到像惠英紅這種級數的強勁對手,更重要是重拾那份久違的親切感,有回家的感覺,畢竟他近年已全面轉戰內地市場,對上一次拍港劇,已是2014年。「拍《心冤》之前,我好少返嚟香港拍劇拍戲,之後就多番少少(拍了《以青春的名義》和《我的情敵女婿》),有得用廣東話做戲,係自己嘅母語,唔使講國語,所以好開心!」(梁碧玲攝)

說自己角色:祁德勝心哋可能幾好㗎!

煲劇者,心水清。

意思是,經過長年累月勤奮追劇之後,自身已成功訓練出一種劇迷獨有觸覺,甚至稱得上是直覺,知道一套劇能否開拍新一季。

比如《心冤》,去到第5集「首季最終回」最後一刻,觀眾只知道J. Arie飾演的游可藍原來是黑警,但背後的Final Boss當真是她口中所講的「爸爸」?這個「黑警集團」為何要捉走「Madam寶」?他們存在是為了實踐一個怎樣的遠大目標?就連最簡單的一題 ── 到底總督察祁德勝孰正孰邪?很多問題尚未解決,似乎葉念琛構思劇本初期,已沒打算就這樣為故事劃上句號,莫怪乎謝君豪在專訪時也有暗示:「祁德勝心哋可能幾好㗎,你要慢慢睇!佢跣『Madam寶』?一時時,但係跣得佢嚟,又好似有啲意圖,即係有時好似係跣『Madam寶』,其實係為咗幫佢,好難講,要睇之後,即係而家只係第一季,如果有第二季的話,就睇吓葉念琛點樣處理,個劇本仲有好多伏筆㗎!」單憑這句「口供」,《心冤》開拍第二季幾乎是指日可待。

【心冤.專訪】與謝君豪帝后對決 惠英紅︰他的演技霸道又鋒利

【心冤.專訪】由唱戲曲到「分屍」 阮德鏘為入戲幾患三叉神經病

《心冤》造就金馬影帝影后首次合作,謝君豪直呼過癮,反而紅姐笑說有壓力。「佢係舞台劇演員訓練出來,喺揣摩角色上係霸道一啲,鋒利一啲,同佢又未合作過,所以要做『心理醫生』揣摩下佢嘅演繹,同真實性格有乜嘢差別!」一頂高帽飛過來,謝君豪也不敢雙手迎接,隨即回敬兩句︰「我哋本身不認識,久仰大名,仲要係幾屆金像影后。」(陳順禎攝)

面對惠英紅的超強演技,謝君豪並不心急,反而是埋位後,細心觀察,再調整演繹策略,改變原有力度,避免硬踫。「第一集盤問嗰幕戲,『紅姐』搶咗頭位齖喺度,我就慢慢嚟,好陰柔,唔好同佢硬踫,因為佢已經夠硬(氣勢)㗎喇嘛,如果係硬踫硬,冇意思㗎,但如果相對係佢陰柔呢,咁我就要硬,咁樣先至好玩。」(陳順禎攝)

高手對壘 好Heavy但很刺激

故事之中,因為「Madam寶」的丈夫、由黃秋生飾演的總督察劉偉義被指是「黑警」,令到祁德勝與「Madam寶」不時埋身肉博,衝突連連,「爆晒Seed」爭辯至面紅耳赤的片段有之,坐定定單靠眼神交鋒的場面更多,兩大演技高手齊齊飆戲,令演繹更見張力,當演員最開心的事莫過如此吧?!謝君豪相當認同:「『紅姐』真係好勁,之前我同佢素未謀面,今次係第一次合作,成件事,Heavy係好Heavy嘅,但就好刺激囉!」第一集他坐在陳安立(飾演陳宏志)和J. Arie兩位下屬面前,親自盤問「Madam寶」的那一場戲,雖沒大吵大罵,卻有刀落劍往各有損傷的壓迫感,看得人頭皮發麻,謝君豪解釋,這一幕其實是他們第一天拍攝的戲份。

好戲嘅人,就係可以刺激到我去諗第二啲嘢!
謝君豪

第一集這一場盤問戲份,惠英紅以這個「齖」開雙手的姿勢「挑戰」謝君豪。(劇照)

見招拆招 以陰柔回應霸道

「你睇嘅呢一場戲,係第一日拍嘅!而且我哋又係第一日識,所以呢個狀態好啱我哋兩個(演這一場),唔知對方乜料,所以要互相試探對方,好過癮㗎!」過癮在,因為彼此都是資深演員,有歷練,技巧高,能互補,視乎對手表現,決定留力抑或出盡力,總之點玩都得,互相牽動,發揮最佳狀態。「你知啦,『紅姐』好勁㗎嘛,劇情就講佢等緊我入嚟審佢,呢場戲,開頭就係拍佢先,拍佢第一個反應,佢坐喺度,兩隻手就咁齖咗喺枱面,我就睇,哈哈哈,齖喺度?我知(點做)喇!」謝君豪謂,本來自己也想用這一奇招,結果給惠英姐捷足先登,決定即時轉陣,「好戲嘅人,就係可以刺激到我諗第二啲嘢,『紅姐』搶咗頭位齖喺度,我就慢慢嚟,好陰柔,唔好同佢硬踫,因為佢已經夠硬(氣勢)㗎喇嘛,如果係硬踫硬,冇意思㗎,但如果相對係佢陰柔呢,咁我就要硬,咁樣先至好玩。」他說,正因那一場戲,與「紅姐」各自釋放出來的氣息「一凹一凸」,反過來會帶來火花。

看罷《心冤》,實在摸不清祁德勝孰忠孰奸,他總是行蹤神秘,亦令觀眾深信他有意陷害「Madam寶」,但後來又為了救她而捱了一刀,謝君豪說,故事根本未完,想知道祁德勝是個怎樣的人,得慢慢了解,答案或者會在第二季揭曉。「佢跣『Madam寶』?一時時,但係跣得佢嚟,又好似有啲意圖,即係有時好似係跣『Madam寶』,其實係為咗幫佢,好難講,要睇之後,即係而家只係第一季,如果有第二季的話,就睇吓葉念琛點樣處理,個劇本仲有好多伏筆㗎!」(劇照)

游大東其他文章:

【奪命証人.專訪】謝君豪入戲要實在   去半島行樓梯國王「上身」

【短暫的婚姻.專訪預告】林海峰都輸   禤思敏爆肚:慢煲炆細火?

跨年綵排《短暫的婚姻》缺席《叱咤》? 林海峰:而家煩緊呢樣嘢

編劇莊梅岩拒為《短暫的婚姻》寫電影版劇本:我做唔到一雞幾味!

記得《心冤》尚未播放時,有很多觀眾都難掩擔心:「吓,由『MK活地亞倫』葉念琛做導演......」意即不抱期望便沒失望,我問謝君豪會否擔心此劇最終無法「搣甩」「MK味」,他笑笑口說:「我冇擔心,我仲覺得好興奮𠻹,話晒佢以前都係拍愛情片,而家要拍又碎屍又盛,哈哈哈,冇擔心,係好奇!」(梁碧玲攝)

與導演構思造型 水蒸氣滿佈眼鏡更陰森

「視后」鄧萃雯曾在訪談節目《最佳拍檔》裏說過,大意是指一個角色,成也造型,敗也造型,放在謝君豪於《心冤》裏祁德勝的角色一樣講得通,試想像,若然他不是剃了個光頭,架起眼鏡,身穿黑色乾濕褸、戴灰色頸巾,而是像張衛健在《大帥哥》演狄奇那樣跳跳紮,着的軍服和華衣都是色彩鮮艷又搶眼,怎能夠塑造那種「鐵面神探」的陰森效果?的而且確,謝君豪為了讓這個角色扮相更突出,曾跟導演葉念琛一同構思。

「點解我可以柔住咁去(演),陰住咁去(演)呢,呢個戲路?係因為當時我剃咗頭拍《那年花開月正圓》,我就問導演,我剃咗頭髮,呢個形象做警察得唔得㗎?光頭喎,幹咩探啫?然後導演就好有計,試衫嘅時候,佢就畀件乾濕褸我着,又畀條頸巾我,嗰陣時係夏天呀大佬,咁就真係……變咗呢個人原來係有病㗎,後來又加啲小動作啦,不如就揸個保暖杯,飲熱水。」別小看這個決定,拍出來的效果可以差天共地。謝君豪繼續解釋:「戴住個眼鏡飲熱水,等啲蒸氣冒出嚟,幾好Feel呀,打開杯熱水嚟飲,等啲蒸氣遮住個眼鏡,你都睇唔到佢真定假,亦都唔知佢心入面諗乜嘢,好啱個角色,咁就可以撞到(效果)出嚟,成件事咪好玩囉。」

最初看到謝君豪這個《心冤》這個祁德勝造型,還以為是刻意剃光頭,後來才知道是「順水推舟」「錯有錯着」,謝君豪解釋:「當時我剃咗頭拍《那年花開月正圓》,我就問導演,我剃咗頭髮,呢個形象做警察得唔得㗎?光頭喎,幹咩探啫?然後導演就好有計,試衫嘅時候,佢就畀件乾濕褸我着,又畀條頸巾我,嗰陣時係夏天呀大佬,咁就真係……變咗呢個人原來係有病㗎,後來又加啲小動作啦,不如就揸個保暖杯,飲熱水。」於我而言,那些水蒸氣確有畫龍點睛之效,令角色性格更突出。(劇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