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罔森林》唔夠喉?園子溫加推282分鐘劇集版 R級挑戰三觀極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筆者好歹也是個「見過世面」的成年人,驚世駭俗的影劇也不是沒看過。但在這次的觀影過程,完全在震驚與更震驚中來回切換。情色、暴力、恐怖,各種R級元素瘋狂亂炖。整整282分鐘,4-5個小時的感官+三觀衝擊。這些東西如果讓平庸之輩來拍,必有以尺度奪人眼球之嫌。可它偏偏出自日本鬼才導演園子溫之手。讓人看完三觀受創,還甘心承認導演會拍。所謂可怕又可愛,大抵就是這種作品 ——《情罔森林:深入陰森》。

按圖看《情罔森林》精彩劇照▼

+8
+7
+6

《情罔森林:深入陰森》為電影《情罔森林》的電視劇版。後者為園子溫2019年上映的電影。電視劇版跟電影版的區別,最直觀的當然是時長。從151分鐘增加到了282分鐘。但這絕不是什麼劇情注水的操作。而是進一步豐富了劇情與人物背景。且據導演透露,這片本來便計劃做成劇版的,但出於各種原因,先剪了電影版。畢竟園子溫2008年的影片《愛的曝光》,原本時長可是有6個小時。後來迫於發行才剪輯成了3小時47分鐘的。

《情罔森林:深入陰森》為電影《情罔森林》的電視劇版。(《情罔森林》劇照截圖)

不同版本之外,導演也有必要介紹一番。作為日本一眾知名導演中的另類角色。園子溫集「變態」與才華於一身,作品中充斥著大量異色元素。以高度風格化的獨特氣質,呈現各類禁忌。這部劇當然也沿襲了這種路數。情色、血腥,隨著劇情推進接踵而至。

不同於一些商業片對觀眾感受和審查制度的顧及。園子溫影片中的性與暴力絕不遮掩。幾乎所有感官刺激都是赤裸裸呈現的狀態。彷彿觀眾不想看可以選擇閉眼,但導演絕不避諱拍出來。所以,舖子在此也給從沒看過園子溫作品的觀眾一個預警——「前方高能,非戰鬥人員請撤離。」

園子溫影片中的性與暴力絕不遮掩,幾乎所有感官刺激都是赤裸裸呈現的狀態。(《情罔森林》劇照截圖)

熟悉園子溫作品的影迷或許會發現,其影片中常常出現女同性戀情節。而園子溫本人,也在接受採訪時,有過以下一番言論。

我是一個偏中性的人,不是雙性人,我有很多時候會覺得自己的心態像女性。同時自己本身又很喜歡女性,基於這樣的心理。甚至我會有一個錯覺——自己是一個女同性戀者。
園子溫

基於主創此種心理,這部劇中也幾乎不出意外地出現了女性之間的愛戀。正片伊始,鏡頭落在「姬情四射」的女子學校內。話劇社正在為學校文化祭排練莎翁名劇《羅密歐與朱麗葉》。女校版本的《羅密歐與朱麗葉》,當然羅密歐是女的,朱麗葉也是女的。扮演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兩名美少女,映子與美津子,說著莎士比亞筆下愛的對白,深情相望。目光似水,有化不開的愛意。

園子溫作品的影迷或許會發現,其影片中常常出現女同性戀情節。(《情罔森林》劇照截圖)

排練後,兩人相約在天台。「我愛上你了。」「我最愛朱麗葉了。」映子對剛站定在她跟前的美津子說到。語畢,還親了站在跟前一臉驚訝的美津子。親完還不夠,還要繼續撩。「這是你的初吻嗎?」「你在女校,怎麼都沒跟女生接過吻?」映子睜著她水靈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美津子。只是沒等對方回答,另一個戲劇社的女孩妙子卻跑上了天台。來幹什麼?來索吻。於是,兩個人的親親,變成了三個人的吻……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能猜到幾分了。沒錯,是三角戀。妙子與美津子都喜歡映子。而她們倆,映子都喜歡。不過這種喜歡僅是美好少女之間的互相愛戀。尚且沒有太多狗血、複雜之處。三人放學後還嘻嘻笑笑相邀回家。但是劇情發展至此迅猛到根本停不下來——映子在回家的路上車禍死了。就這樣,純情女子中學一派唯美的畫風來了個急轉彎,載著觀眾駛向了黃暴之路。

R級必然有R級的樣子。妙子自映子過世後,自殺未遂,當起了她所謂的蕩婦。清純校服的女中學生,變成了紫色發朋克女。既然是蕩婦,自然有炮友找上門來。但炮友阿傑、深見這次不為自己,而是希望妙子幫他的新朋友阿信破了處男身。妙子頂著蕩婦人設自然沒拒絕。只是那個處男阿信盯著她大腿根的羅密歐英文紋身看,看得妙子不爽,不肯睡了。

脫都​​脫了怎麼能算了呢?於是妙子帶著他們去到了美津子家。映子死後,美津子精神受創,把自己和她精神恍惚看到的映子鬼魂關在房間裡。一關便是好些年,加上她保守父親的壓抑,25歲的美津子仍是處女之身。妙子帶著處男來不為別的,就希望美津子能打破囚禁自我的狀態,和處男睡一覺。從告別處女身開始,跟過往揮別。

妙子自映子過世後,自殺未遂,當起了她所謂的蕩婦。(《情罔森林》劇照截圖)

但哪有這麼簡單,一番對話下來,處男的還是處男,處女的還是處女。美津子始終難以打破自己壓抑的狀態。直到村田的出現,驟升了黃暴的速度。敢說,這個劇裡的女人沒有一個能躲過他的誘騙。勾搭完妙子姐姐,立馬拉著妙子去開房。睡完妙子兩姐妹,連她們媽媽也不放過。妙子之外,美津子當然也未能倖免。

她不僅跟村田發生了關係,還甘心被對方虐待。被電棒處置。被用煙頭在左胸燙出了村田的名字。被扇耳光......甚至說自己是「賤貨」、是「豬乸」、是「爛女人」這種話。她與村田的關係,已然不同於村田與其他很多女人之間騙婚騙炮騙錢財的關係了。村田奴役著美津子。而美津子在保守父親的常年壓抑,與映子死亡的陰影下精神狀態極度脆弱。這種狀態使她很快臣服於村田,並且一蹶不起。美津子的墮落幾乎像一種必然。她像許多園子溫曾經作品中的人物那樣,屈從於殘酷的現實和人性的黑暗面,選擇了墮落到底。

事實上,「美津子」一名並非第一次被園子溫作為女主角的名字。他之前的多部影片女主角都叫「美津子」。這些叫美津子的女性均家庭不幸,遭受各種凌辱。可以說,「美津子」們已然承載了超越單部影片的人物命運。在這個故事裡,她悲劇源於青春期愛人逝去的創傷,以及保守禁慾家庭的壓抑。其性保守與妙子的性放蕩,都是映子之死留下的傷痕表徵。而不幸的是,這些傷痕,恰恰被村田所利用而走向了深淵。

在這個故事裡,美津子悲劇源於青春期愛人逝去的創傷,以及保守禁慾家庭的壓抑。(《情罔森林》劇照截圖)

性關係裡的黃暴之外,還有血腥。不要忘了,該劇可是由「日本北九州連續監禁殺人案」改編而來。妙子和村田的交集,​​使得她那幾個拍電影的砲友阿傑、阿信、深見,想拍一個村田為原型的電影。不料卻在接近村田的過程中,逐漸被對方洗腦控制。村田帶著他們到銀行借貸,借不到錢便打人砸銀行。隨後面臨警方的通緝,走上了邊拍電影邊逃亡的道路。

說是說拍電影,但深見等人覺察到事態不對後就跑了。剩下村田,阿傑,阿信,以及妙子與美津子。那個迷戀電影的阿傑一度認為,電影的迷人之處,在於能實現現實生活中不敢實現的事。但當他周圍的人在村田的洗腦下逐漸變得瘋狂時,他演著被謀殺的戲,卻真的被勒死在了拍片的過程中。他之死,美津子是主凶,村田與阿信是幫兇。其結局,也恰好印證了,所謂與瘋狂同行,遲早被吞噬的下場。

性關係裡的黃暴之外,還有血腥。(《情罔森林》劇照截圖)

人死了總得處理屍體,接下來便是極度挑戰生理的分屍戲。鑑於場面過血腥,導演又拍得十分真實,舖子在此便不詳述了。同時也友情提醒,這段吃飯的時候跳過為好。殘忍分屍後,血腥沒有停止。村田提議去美津子家躲避警察追捕。美津子的父親是一個道貌岸然的人,一板正經的外表下藏著淫亂。他嚴格要求家中妻女的貞潔,自己卻出軌。同時,十分在乎自己名門的身份。曾經連美津子自殺叫救護車,都要囑咐醫院關掉鳴笛聲,因為不想讓鄰居知道。這種以虛偽對真實的偽裝,久而久之變得扭曲。他對外極力恪守的傳統與保守,恰恰反映了他內心的壓抑。只有通過偽裝,才能遮掩其心中原始、骯髒的慾望。

而這次,美津子犯下了不可告人之罪,殺人。村田便以告發此事為要挾,要求美津子父母將他們藏在家中。也由於握有把柄,村田徹底奴役了美津子父母。脫下他們體面的衣服,取而代之換上朋克的裝束。每天給他們灌酒,拿電棒傷害他們的身體。花完他們的錢,還指使他們去行騙。

美津子犯下了不可告人之罪,殺人。(《情罔森林》劇照截圖)

為了窩藏殺人的女兒,兩人在酒精、電擊與村田洗腦下逐漸精神失常。發瘋殺了一個受騙者後,自己也沒活下來。更悲劇性的地方在於,美津子的妹妹亞美也沒逃過村田的魔掌。她與村田發生了性關係。村田安排她為自己父母分屍。分屍過程中,仍活著的母親醒了過來,女兒卻崩潰般的砍死了母親。

美津子的妹妹亞美也沒逃過村田的魔掌,她與村田發生了性關係,村田安排她為自己父母分屍。(《情罔森林》劇照截圖)

這個故事當然還有後續,但至此已然發展出了人性的至暗面。它同許多園子溫曾經的作品一樣,充滿了與積極昂揚的武士道精神相背的思想。聚焦於描繪殘酷的社會,以及屈從於殘酷現實的個體。各種大尺度橋段持續挑戰著觀眾的三觀。人物扭曲的精神狀態壓抑而癲狂。並且至暗之處在於,這些殘酷與墮落本身存在於社會構成中。而當被問及對其作品的評價時,園子溫只是說:「電影是一個非常自由的世界,想幹什麼都行。導演甚至可以是一個罪犯,然後把罪犯的心理拿到作品裡面去展現,通過作品表現內心這樣的方式可以改變這個世界。所以,舖子最後還是想說——不要被殘酷所浸染。不要跌入幽暗的深淵。

【本文獲「電影舖子」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movpuzi】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