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櫃》影評:恐怖片的孩子常「消失在衣櫃裡」?因缺愛而被吞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挾着《與神同行》(신과함께: 죄와벌)系列再次喚醒觀眾的銀幕型男河正宇,這回挑大樑撐起《凶櫃》(클로젯)恐怖電影作品。恐怖電影最厲害之處,就是在觀眾未預料到的時刻出現意想不到的鬼魅,而既然是韓國電影,肯定就該有它獨特的喻意所在。這也是讓本片結局出乎意料的原因之一。乍看之下,本片也許和一般恐怖電影大同小異,不過《凶櫃》中最讓人畏懼的不僅僅是「鬼」,同時探討「鬼」為什麼而來?並且花費了許多篇幅來提醒觀眾「不要忘記」…

大概導演也發現只有一位男主角和一位女主角的電影很難加入更多元素進行鋪陳,所以安排了在2017年《殺人者的記憶法》(살인자의기억법)中的金南佶,搭檔飾演號稱靈媒界第一把交椅慶勳。河正宇飾演的父親尚元是個鬱鬱寡歡的男子,偏偏金南佶的角色個性與電影海報裡的冷酷帥氣形象完全背道而馳,這也讓《凶櫃》在緊張刺激的氛圍中增添一絲「溫馨」的感受。

尚元是個屢獲設計界大小獎項的設計師,和妻子育有一獨生女伊娜,兩人寵愛備至。伊娜在很不錯的家庭環境中長大,學習了小提琴等才藝,不過大多陪伴在女兒身旁的都只有妻子,因為尚元花費很多心力在工作上。偏偏在一次伊娜表演會時,尚元再次因為「工作」而缺席,伊娜雖然覺得難過可也終究是習慣。

一天晚上如往常般,尚元又再為自己的「遲到」道歉時,前方迎面而來一輛大卡車,而尚元駕駛的私家車剎掣不及,釀成意外。途中,妻子為了保護女兒伊娜,整個將伊娜抱緊緊地擁入懷中。在母親的擁抱下,伊娜宛如奇蹟般毫髮無傷的活下來了,可是從未特別和女兒保持互動關係的尚元,反而從妻子過世那刻起愈來愈不知道該如何和伊娜相處。尚元希望儘快的回到原有的工作崗位上,因此在心理醫師好友的建議下,帶着伊娜遠離市區的繁榮,轉而到一處幽靜的小山區裡生活。

+2
+2
+2

無奈的是即使搬家了,尚元仍只將專注力留給工作,沒有多花時間陪伴還沉溺在失去母親傷慟中的伊娜。伊娜雖然話變得很少,但就像是會讀心術般知道爸爸並不想與自己多交流,總是安靜的躲在房間裡。尚元已經想不起來伊娜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奇怪和令人不安的行為,只是開始發現家中遭遇離奇無法解釋的現象。就在一日尚元依原定計劃請保姆到家裡陪伴伊娜,準備赴工地監工時,一場臨時的驟雨伴隨手機鈴聲響起:「伊娜不見了。」

就在一日尚元依原定計劃請保姆到家裡陪伴伊娜,準備赴工地監工時,一場臨時的驟雨伴隨手機鈴聲響起:「伊娜不見了。」(《凶櫃》劇照)

《凶櫃》開場短短幾分鐘,就已經利用模糊不甚清晰的手持錄像帶放映出那個神秘的衣櫃。只見一位中年女巫熟練地辦起法會,並且隨着手中搖晃的響鈴,一步步地從客廳走進旁邊的小房間。左手拿着的法器噹噹噹地作響,像是引導女巫去靠近什麼,接下來是自動突然敞開的衣櫃門,而女巫則像是被誰定住不動般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只能任由右手上那把鋒利的刀刃果斷地朝着自己的頸部割下,圍觀的親友一陣尖叫,鮮血噴濺在屏幕和牆面上…

《凶櫃》這部電影其實很兩極,一是觀眾被嚇的膽顫心驚、一是就是覺得故事的來龍去脈連枝微末節都交代的清清楚楚。可是坦白說,其實該有第三種是綜合上述兩點的總結,而且是最好的。一方面被劇情緊張氣氛包圍得喘不過氣的同時,又會為逐步剝開揭曉的謎心感到不可思議。《凶櫃》想帶給大家的不只有恐怖電影這個選項,為什麼孩子總是「消失在衣櫃裡」?這才是更值得大家細心思考、再三回味的。

《凶櫃》想帶給大家的不只有恐怖電影這個選項,為什麼孩子總是「消失在衣櫃裡」?這才是更值得大家細心思考、再三回味的(《凶櫃》劇照)

【本文獲「恰恰愛啾咪」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