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新水神」積素賽前小習慣 埋藏與恩師之間窩心故事

撰文:吳慕兒
出版:更新:

「新水神」美國泳手積素(Caeleb Dressel),每次比賽前均有一個突兀小習慣:披着一條藍色圍巾,然後走向他的起跳台前蹲下來,拿起圍巾喃喃自語一輪再輕吻一下,施施然將它放入選手物品籃內,才開始預備比賽。
一條圍巾,將這個看似冷酷的大男孩真正一面展露出來。

積素的游泳生涯並非一帆風順。自小跟哥哥、二姐和妹妹一起習泳,8歲開始全年訓練,初中時期開始顯露天份,15歲那年進步神速,入圍2012奧運選拔賽,在167名泳手中最年輕,即使50自排145,100自並列152位,卻賺得寶貴經驗。

2013年,他在杜拜舉行的世界少年游泳世錦賽100米自由泳奪金,並打破菲比斯保持的美國17-18歲組分齡紀錄。幾乎每次大賽,均有新紀錄落袋,泳壇又一顆矚目新星誕生了。

正當他名氣漸響之際,出現意想不到的轉折,幾乎提早終結他的游泳生涯。18歲那年,他要做一個鼻腔小手術,原先計劃只休戰一段短時間,可是這段期間他忽然對關於游泳的一切感到厭倦,康復後連泳池也不肯踏足.積素憶述:「我當時也不知道自己要停止多久,甚至連會否繼續游泳也成問題。」

▶▶▶緊貼2020東京奧運 最新賽程及消息

積素多次在比賽中,將麥古太太的名字寫在臉上,支持她與癌魔對抗。(影片截圖)
麥古太太生前展示積素送給她的游泳獎牌,背景是積素送給他的比賽照片相框。(網上圖片)

Mama

在他最迷惘的時候,常常去找數學老師麥古太太(Mrs. Claire McCool)傾吐心事。麥古在積素高中第一年教他的班級幾何學,之後是統計學。兩人年齡相差一大截,但親切的麥古漸漸跟積素感情親厚,2016年麥古接受《佛羅里達時報聯盟》訪問時稱,「他在高四那年經歷過一些艱難的日子」,「我們本身已經很親近,但在那時曾認真討論一些關於人生和什麼才是重要的議題。」

得到麥古的耐心開解與無限支持,離開泳池5個月的積素以更強姿態和決心重投訓練,升上佛羅里達大學,開始舉重和進行更嚴格體能訓練,在美國大學錦標賽(NCAA)屢創佳績。

2015年9月輪到麥古有難,確診患上乳癌。積素為鼓勵恩師,出賽前在臉上一邊寫上她的名字,另一邊畫上代表乳癌的粉紅絲帶,並將照片和訊息傳給她,「我真的很感動,我有如他真正的媽媽一樣,為他的成就感到很驕傲。事實上他有一對很棒的父母,他們把我當成家族的一份子,對我意義重大。」對積素來說,麥古就是他的另一位母親,並以「媽媽(mama)」稱呼對方。

積素與數學老師麥古太太在困難中互相扶持,成為忘年好友。(Instagram@Caeleb Dressel))

勇氣泉源

「她幫助我找尋游泳以外的自己,讓我知道即使沒有游泳,我還是一個人,那對成就今日的我,意義重大。」積素當時說,「我想讓她知道,整個比賽期間我也是跟她在一起」。

麥古是個運動狂熱粉絲,大力支持她任教的Clay高中棒球和美式足球隊,自然也是積素頭號支持者,積素將一面NCAA100碼自由泳金牌送給她,還矢言:「那是她應得的。她有份參與我的旅程,付出跟我一樣多,所以她應得的榮譽也應該跟我一樣。」

運動員往往把同行前輩視為偶像,積素只崇拜麥古,「她是一個士兵,永不放棄。」積素身高1.9米加上一副壯碩身軀,與身材嬌小的麥古對比強烈,他卻說:「運動以外,很多事情人們也會陷入困境,你不需要是個運動員什麼的才能堅強。她深深地啟發了我。」

數個月後,積素入選2016奧運美國游泳隊,預選賽的時候她已病重,只能在佛羅里達看直播,不能到現場觀戰。麥古的丈夫邁克說,「就像所有母親一樣,她滿腦子也是Caeleb,他每次出賽也感到興奮。」領着兩面奧運接力金牌回家,積素又將它們掛在恩師身上。

積素在2016奧運贏得兩面金牌,回到家鄉立即將獎牌掛在麥古太太身上。(Instagram@Caeleb Dressel)

藍色圍巾

2017年夏天,積素在世錦賽連奪7面金牌,追平菲比斯創下的紀錄,麥古的病情卻急轉直下,他們一家人常到她家探望,4個月後,62歲的麥古病逝,直至生命最後一刻,她依然在影響積素,「她死亡那天我有去探望她,她依然是我見過最堅強的女人。」

她丈夫邁克將太太生前化療時戴在頭上的藍色圍巾送給積素留為紀念,他賽前帶點奇異的小習慣自此而來。邁克說,「Claire有數條常用圍巾,我給每個女兒(三個)一條,我希望Caeleb擁有一點屬於Claire的東西,於是在葬禮那天給他。」

麥古太太生前與丈夫邁克合照。(Instagram@Claire McCool)

每次比賽,他都會帶住這條圍巾出場,記者問起,他臉不紅氣不喘地坦白:「這是麥古太太的圍巾,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實體物品。能夠以實體形式在跳台後帶着她實在太好了。」

他說圍巾給他力量、信心和冷靜,「我知道它曾包裹住她的頭部,我可以觸摸它,嗅它和親吻它,我天天擁着它入睡」,又認為圍巾的存在有如麥古陪伴他四出比賽,對他意義重大,更揚言:「它會陪伴我直到退役一刻,在這段時間,請你們習慣圍巾的出現。」

積素來自佛羅里達州不足七千居民的Green Cove Springs小郡,在2020東京奧運惹來萬眾期待,大放光芒。即使麥古無緣親自目睹愛徒站在世界頂峰一刻,屬於她的藍色圍巾,已不停在游泳館出現。積素出戰100米自由泳準決賽,池邊準備時,圍巾不離手,遙遙告知恩師。一幕幕來自他的窩心舉動,不用Fact Check,天上的她必定感動又自豪。

積素在東京奧運技驚四座,那條意義深重的圍巾,依然在手。(Getty Images)

陪伴積素左右的藍色圍巾

+8
+2

積素在東京奧運取得金牌後情緒激動:

認識香港飛魚——何詩蓓:

何詩蓓奧運奪銀|土生土長的飛魚說 「我與香港有種attachment」

何詩蓓奧運奪銀︱她進步神速的秘密——泳術訓練營密歇根大學

何詩蓓奧運奪銀︱一塊游泳獎牌猶如千斤重 它的歷史意義與價值

何詩蓓奧運奪銀︱美媒150米轉池已睇死女水神 密歇根大學又贏

何詩蓓奧運奪銀|她演繹令人震撼的世界級 那是超越獎牌的自若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