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專題.港超產業3|足球價值遠超想像 產業化才是出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地球市持續低迷,《審計署署長第七十四號報告書》早前批評足總門票及贊助收入多年未見顯著改善,僅倚靠政府及賽馬會資助營運。

振興香港足球,非單憑足總力量就可做到,各支本地球會及所有持份者都有責任。近年業務橫跨足球及籃球界的東方龍獅,有意推動本地波產業化,希望為香港足球創造更多價值。

攝影:歐嘉樂

審計署今月初揭露香港足球總會的營運情況,報告指足總收入愈來愈倚賴政府及體育機構的資助。在2017至2018年球季,資助佔足總全部收入的73%;而門票與贊助收入,則各佔僅5%。

足總在營運上遇到的困境,其實正是本地球會的縮影。然而球會若要改善收入,上一集所提及的青訓模式是「遠水不能救近火」,必須盡快循其他途徑尋找解決方法。

對此,足總行政總裁溫達倫早前指會方正計劃以各種方法改善球迷的比賽體驗,以增加門票收入,包括提供更多飲食服務,並調整球隊對球場的管理權等等。而主席貝鈞奇則透露,目前港超球會東方龍獅已有計劃推行相關建議。

香港足球比賽的入場人數及贊助收入持續低迷。(資料圖片/鍾偉德攝)

東方體育會於2016年由中國南海能興集團入主,並以龍獅冠名旗下足球隊及籃球隊。能興業務覆蓋珠三角地區的地產、金融服務、生物製藥、對外投資、貿易採購等。集團更經營體育文化事業,擁有CBA球隊「廣州龍獅」,於佛山建有可容納15,000人的籃球館,同時也在2018年涉足電競業。

論體育產業的覆蓋度,東方比任何一間港超球會都要大,自然可借助在其他體育事業的資源及構思,為香港足球注入更多元素。

能興集團擁有CBA球隊廣州龍獅,在內地亦有建有籃球館及訓練中心。圖為集團董事長鍾乃雄(中),東方龍獅籃球副領隊蔡芳裕(左)及前東方龍獅足球行政經理司徒文俊(右)。(資料圖片/任祉羲攝)

整體踢法比球星更重要

本地足球聯賽水平未能追趕周邊地區,一直被指是比賽入場人數低迷的主因,即使近年南華曾邀得前英超球星畢特及基士文來投,傑志前季更有前世界盃金球獎得主科蘭坐鎮,球市整體也未見顯著反彈。

東方體育會副主席游永強認為,球星對刺激門票收入固然重要,但足球屬於隊際賽事,球隊的整體行軍風格也是重要考慮,「進攻足球的可觀性較高,但東方早一段日子的打法未如理想,今季在堅sir(李志堅)加入後希望改變踢法,特別收購攻擊球員,希望在前線配搭出不同組合。」

科蘭職業生涯最後一戰,代表傑志對元朗。(李澤彤攝/資料圖片)

重溫科蘭效力傑志半季,代表藍鳥上陣及告別香江的經典時刻:(按圖放大)

+14
+13
+12
如果球賽水準一般,為何球迷要山長水遠坐車到球場,再花數十元睇兩小時的比賽?
東方體育會副主席 游永強

球賽是娛樂節目 嘉年華化有助提高叫座力

游永強續稱,球賽說穿了也是娛樂節目,面對電影及卡啦OK等其他娛樂的競爭,球賽要精彩之餘,也要令球迷享受過程,「我也經常問自己,如果球賽水準一般或是一面倒的,為何球迷要山長水遠坐車到球場,再花數十元去看這差不多兩小時的比賽?打造比賽成為一個派對或者親子節目,才能提高入座率。」

所以除比賽本身之外,球場內其他周邊活動、配套甚至氣氛也可增加球迷入場意欲。每年舉辦的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營運方法一直是港足持分者值得參考的例子。比賽成功營造嘉年華氣氛,觀眾能在著名的南看台手執啤酒隨歌起舞,叫座力甚至比觀看場上球隊肉搏來得更高,而此賽事每日吸引40,000名觀眾入場。在現時港超聯球迷基數到達瓶頸下,足總需要吸引新球迷入場,似乎就必需為比賽加入新元素。

每年七欖最精彩的除了是列強互碰的戲碼,還有充滿玩味和酒精的南看台。(余俊亮攝)

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成功吸引上萬名觀眾入場,前年負責主辦賀歲盃的香港飛馬會長羅傑承,就直言希望參考其嘉年華化的舉辦形式。(按圖放大)

+19
+18
+17

現場感無可取替

可是當局似乎未有認真思考問題所在,體育專員楊德強日前在立法會公開聆訊中,就將本地波入場人數下降歸咎於「足球全球化」,辯稱香港球迷能透過各種途徑觀看世界各地賽事,令港超的吸引力大減、球迷對本地聯賽更缺乏歸屬感。

不過正如香港樂壇早年因版權風波而受重創,歌迷在網上非法下載歌曲令唱片銷售量大跌,歌手轉而向演唱會發展,以現場演繹刺激觀眾官感,也能殺出血路。足球也一樣,「現場感」絕非隔著電視就可感受。

更何況,外地聯賽與本地賽事不一定有衝突,不少東南亞國家都流行英超,本地聯賽仍有可觀入場人數,氣氛絕佳。如何利用足球的現場氣氛創造更多價值,是一大課題。

足球比賽講求現場氣氛,惟一切難以完全透過屏幕傳遞,只有親身入場才能感受。(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球場非由球會管理 政府康文署難配合

東方籃球隊今季在東南亞職業籃球聯賽(ABL)的主場賽事中,破天荒於修頓室內場外增設售賣啤酒、熱狗及爆谷等小食的攤位,銳意加強嘉年華元素;而球隊也增加網上售票系統,一改以往球迷需於下午4點到球場排隊買飛的傳統。游永強稱:「一切都為了讓球迷更方便、更有意欲入場,希望這些做法可慢慢在港超也實行,也可以在球場外賣紀念品、玩遊戲換禮物等,增加娛樂性。」

其實港超大多場地一直設有小食部,惟多屬「獨家經營」,種類也離不開燒賣、魚蛋及雞脾等,因康文署及足總的限制,也難以像外國球場般以美食車招徠。現時部份球會雖在場外設置紀念品或遊戲攤位,惟大多佈置簡約,形式也相對單一,難以直接吸引球迷入場。

游永強透露,球會若需加強場外娛樂,絕對需要政府配合,惟康文署在場地上限制甚多,因此贊成足總向對方探討將球場交予球會自行管理的可行性。他道:「傑志邀外隊訪港、香港隊比賽等,都證明香港可以有很多球迷捧場,如何吸引他們入場才是重點。賽前、半場或賽後能加入元素讓球迷享受比賽的話,效果會更佳,但這些都需要場地配合,由球會管理球場的話,可行性大大提高。」

足總目前每季按成績向各支港超球隊分派所屬主場,東方龍獅今季獲發將軍澳運動場,惟球場管理權仍屬康文署所有。(東方龍獅足球隊Facebook圖片)

球會如舉辦聚會,提供更舒適及輕鬆的環境讓球員跟球迷互動,既能加強球迷歸屬感,也能善用球員的價值。
東方體育會副主席 游永強

向外國球會借鏡 善用球員價值

近年Netflix跟英格蘭傳統球會新特蘭合作,拍攝電視紀錄片《Sunderland 'Til I Die》,當中凸顯新特蘭透過定期安排職球員跟球迷會面,維繫兩者關係。而球會一方面能促進兩者交流,同時亦能藉活動賺取收入。

游永強認為,香港球會可考慮舉辦同類型活動,「每場比賽之後,場外都有很多球迷聚集,希望待球員離開時跟他們合照、交談,十分熱情。球會何不在賽後舉辦酒會或聚餐,在一個更舒適及輕鬆的環境讓雙方互動?這樣既能加強球迷的歸屬感,也能善用球員的價值,有助吸引更多球迷入場。」

香港球迷愛於賽後跟球員合照及交談,若球會願意舉辦賽後聚會,相信球迷定必歡迎。(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ABL模式值得參考

體育產業化也不限於此,以傑志擁有自家訓練中心為例,如何管理物業與各種硬件、營運場地也是一門生意;球會也可從運動科學、市場宣傳及舉辦邀請賽等方面入手,嘗試開拓收入來源。游永強透露東方過去曾考慮承辦賀歲盃,惟最終放棄,「除了很難邀請球隊訪港,也考慮到東方當時曾在亞冠盃遭受大敗,若舉辦賽事,球隊參賽難有氣勢。」

他稱參考現時ABL的模式,未來球會或可與東南亞足球隊組織邀請賽;同時也希望推動港、澳、台、中的足球員流動,「現時ABL內的華人籃球員,在這4個地區的球隊內皆可被視作『本土球員』。如果足球界也實行的話,無疑是促進四地交流,也提供更大的機遇予香港球員北上發展。」

游永強以東方籃球隊稱霸ABL的紀念小獎盃盛載他大大小小的比賽證件及門票,他認為部份ABL的經驗及構思,或有助港超發展。(歐嘉樂攝)

職業足球這個行業,並非有球會負責出糧、有球員全職踢波這麼簡單,它的價值應該比我們認知的還要多。
東方體育會副主席 游永強

香港足球站正值發展路途上的十字路口,經歷思想上的新舊交替,要振興長期積弱的球市,必需有人為固有體制及文化帶來新衝擊。曾任職於投資銀行的游永強,坦言自己對足球認識不深,正正可讓他站在另一個角度,為本地足球提供意見。

「有些人常懷念香港足球過去的光輝歷史,也有些人是既得利益者,他們不願意跟上時代的步伐。可是我卻沒有這種傳統包袱,我認為職業足球這個行業,並非有球會負責出糧、有球員全職踢波這麼簡單,它的價值應該比我們認知的還要多。或許要等到有人成功,其他人才會仿傚,但東方很樂意負起這個帶領港足改革的角色。」

東方龍獅希望為香港足球文化帶來新衝擊,振興長期積弱的球市。(歐嘉樂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