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超聯.李文恩專訪|疫情過後設基金救市? 望足總多溝通減爭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反覆,各行各業飽受衝擊,港超聯球會亦一樣難捱,球會與球員教練減薪、解約、甚至退出下半季賽事 ,比比皆是。

理文足球會在疫情中似乎未受太大衝擊,班主李文恩(Norman)接受《香港01》訪問,談及疫情中理文如何自處、對足總的期望,同時提出兩個建議,支持、刺激在疫情過後必然倒退的球市。

最近幾個月,港超聯與許多其他行業一樣愁雲慘霧:和富大埔及愉園先後傳出欠薪,香港飛馬及標準流浪球員需減薪或被提早解約,佳聯元朗是否續戰亦不明朗,連一向相當穩定的傑志,亦向高薪球員作小幅度減薪。

李文恩說到這情況亦表示理解:「搞球隊不是拿來賺錢,而是拿其他行業的收入補助球隊,相信大家的事業都受很大影響,收入大減、放在球隊的資源自然少了……其實大家都不想、不是壞心腸,不是走到最後一步都不會這樣做」。

猶幸理文暫未要走到這一步,「好天斬埋落雨柴」,Norman解釋道,「我一向劃了一筆錢做球隊支出,就算『冇飯開』都不會動這筆錢,所以頂得住」,他強調會尊重合約精神,「若球員主動不練波、遲到、拒賽,就是違反合約,我可以解約,但現在是不可抗力,其實球員都不想」。

理文班主李文恩大談疫情之下,本地足球應如何自處。(盧翊銘攝)

失業者眾 投資勢減 李文恩:需要新思維

目前港超聯僅得6隊落實會在今季復賽後繼續參賽,佳聯元朗、和富大埔等亦未必續戰下一季,意味失業球員不少,Norman透露:「只計這兩隊已有約50名球員,球員多、需求小,薪金必然下降」。另一令人憂心的,就是球市投資必然回落,「現在情況是悲觀的……投資者本身收入少,對本地足球的投資自然會少,發展也會停滯,需要一些手法去刺激球市」。

在李文恩眼中,本地足球的不穩定源於市場小,需要「新思維」。理文足球隊受疫情影響較小,主要是因為早已有一筆穩定的預算,李文恩認為其中一個可以思考的做法是設立一筆基金:「我常在想,能否由足總牽頭,不是投資、而是籌辦一個基金,讓有心投資足球的本地企業幫一把?」

和富大埔上季歷史性奪得港超聯冠軍,未料翌季即陷入財困,日前退出復賽及亞協盃,能否續戰新球季亦是未知之數。(資料圖片)

Norman指出,在甲、乙、丙組聯賽,有心搞波者眾,「一百幾十萬,香港其實很多人付得起,再多或許拿不出來,但若能集腋成裘,這基金就可以補助一些欠缺資源的有心人士……長期有這樣一筆錢,成為一個保障」,他又引大埔為例,「若有這基金,球員可能至少不用失業」。但近日有關足總的管理爭議不絕,他又會否擔心若設立基金,又會引起新的爭拗?「有資源就一定會有很多爭拗,這就是董事會為何存在,需要集思廣益」。

他的另一想法,是談論多年的「開放聯賽」,引入外來競爭。

投資香港足球已十多年的李文恩不諱言,本地球圈若只規限於本地發展,「塘水滾塘魚,我不看好」,尤其在疫情之下可預期投資進一步縮減,他認為若能引入日、韓球會一同參賽,「可以令競賽更多元化,韓國的速度和體力化、日本則技術細膩」。他又以規模相若的新加坡聯賽(S.League)為例,「他們有新潟天鵝參加,現在的情況,就是要想盡辦法吸引外面的人參與」。他又可會擔心外隊參賽引起球迷反彈?他坦言:「現在只能想盡辦法,大家的生意都受影響,要盡量減低影響,就是要越多人參與越好」。

新加坡聯賽近年有來自日本的新潟天鵝(白衫)參賽。(SPL)

橫濱FC(香港)曾出戰港超聯,福田健二是代表球星。(HKFA)

談足總爭議 「制度的靈活就是災難的開始」

足總近期連環爆出管治爭議,李文恩說足總的確有明文制度,初期改革加入行政總裁、董事會,亦是一間健康公司應有的架構,他引參觀其他公司時見到的一句話:「制度的靈活就是災難的開始」。

他無意再加批評,認為既發現問題,就向前看、努力改善,「貝生(足總主席貝鈞奇)好有心令香港足球好,希望大家圍繞這心態去做,爭拗是少不免的,人人都有自己意見,看看如何妥協吧,不要『對人』就好」。

不過作為班主,他直言足總對港超球會的支持「其實是零」。

理文班主李文恩直言,足總對港超球會的支持「其實是零」。(盧翊銘攝)

最教他無奈的是老掉牙的場地問題,「超聯球會為何要與人爭場?練波時間上午或下午也好,我們職業球會應該有場吧,為何要跟人爭?」他引理文的情況為例,「FTC(賽馬會香港足球總會足球訓練中心)也不一定訂到,為何不為每間球會定一個固定時間?或是給我們3小時的訓練時間,不用被趕,讓年輕球員可以加操?現在去寶翠(公園),練個半小時又開始灑水,真的好不合理,這方面我真的很不滿意,希望足總可以向康文署爭取」。

李文恩說,足總希望球會未來能負起更多青訓責任,「足總也說可能會有資源給球會,這是好事,但其他配套也要做得足,若場地能穩定,我們就能做到自己應該做的事。」

理文已打入今季高級組銀牌決賽,對手將是東方龍獅,然而足總對於港超在8月復賽後的球員上陣資格有所調整,李文恩坦言,球會內部仍在商討如何處理:「當然覺得,不知道他們(足總)為何這麼做?事前也沒有徵詢過我們意見。大豪(陳偉豪)也說過,足總為何有時做了決定會有那麼多人不滿?足總既是港超聯的管理者,我們作為持份者,足總卻沒諮詢過就好倉促地做(決定),情況並不是急着開賽,卻轉個頭就有決定,就覺得為何會這樣?自然會覺得不舒服」。

不過他亦指出,足總並非作全部決定都缺乏諮詢,「某些事處理得不錯的,例如疫情下的停賽和復賽」。

延伸閱讀:足總放寬盃賽上陣限制理文轟不公:賽例不應變動

理文在今年2月的高級組銀牌4強擊敗和富大埔,首度打入銀牌決賽。(資料圖片)

理文在銀牌4強擊敗和富大埔:

+6
+5
+4

疫情後的理文 青訓成績之間的平衡

經濟下滑、管治機構問題,即使疫情過去,本地足球的發展實在不容樂觀,不過在李文恩眼中,「香港足球一定要繼續落去,大家都受影響,英超、中超都要減薪……但這件事一定要有。身為香港人的話,就看看如何令香港更好」。

談到理文的未來,李文恩稱會繼續在青訓和成績之間取得平衡,「難也要做,所以就要撥出一筆錢、不要隨意加減,資源不能太少,但也不能突然花一筆錢簽球星,這不是我們的宗旨,我們的宗旨仍是幫助香港足球,長遠的夢想,是有一天能踢亞洲賽」。

幫助香港足球,更希望見到香港踢入亞洲盃決賽周,「上次差一點,可能下次就可以,有了這心態,做什麼都能正面一點……希望理文做好自己、其他球會出力、足總也做好自己,我相信,香港足球就不會太差。」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