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何振廷|懷才不遇只是藉口 要先問自己搏盡了沒有

撰文:袁志浩
出版:更新:

「我不相信懷才不遇。」22歲的何振廷斬釘截鐵地說。
這位現效力傑志的中場過去總是被遺忘的一個,走的路比別人迂回曲折,眼中卻沒半點妒嫉,「那是我抵死的。」
現實總在逼我們長大,有人會選擇逃避,但阿廷沒有。18歲那年,他的世界天翻地覆,卻在大學足球隊上了人生最寶貴的一課,也是他說出這番話的原因——在放棄之前,先要問自己搏盡了沒有。
攝影:黃舒慧

香港球圈近期誕生了一位「Youtuber」,來自傑志的何振廷透過鏡頭,讓大眾窺探球員在復賽後,如何在各種防疫措施限制下訓練及生活。雖然阿廷出片不算頻密,但隊友間互動等有趣「內幕」,一條片觀看次數逾兩萬,甚至比球會官方短片更高。

他說最初只是「人拍我就拍」,也好讓外界多認識香港足球,甚至有想過未來循Youtuber發展,但說到一個理由,卻令記者有點驚訝。

拍片最尷尬就是對鏡頭自言自語,阿廷卻衝破了這心理關口,「自己想做無理由唔做」。(YouTube截圖)

「拍片是想自己大膽一點。不怕老實說,我現在就算『出片』也要鼓起很大勇氣,按下『發布』鍵後甚至會暫時關上電腦、不敢看電話,怕立即看到他人反應。」

訪問是記者第一次跟何振廷私下見面,他主動撩起話題、對答如流,本感覺就是位平常不過的大學生,難以想像他以前竟是個「怕醜仔」。到底是什麼令他立志衝破心理關口?

大概是5年前開始的一切,他感覺自己是時候長大了。

家庭因素、投身職業舞台,成為了校隊隊長,一齊都在告訴阿廷,是時候長大了。(黃舒慧攝)

18歲那年 世界不再一樣

1998年出生的阿廷9歲起就加入「藍鳥」青訓,跟鄭展龍、顏卓彬、羅梓駿及播磨浩謙等屬同期隊友,曾出外參加西班牙地中海盃與曼聯超級盃等大賽,在香港也贏盡殊榮。2016年,眾人以18歲之齡於青年軍「畢業」,唯獨阿廷未獲一紙職業合同。

爸爸離開後,我不知道自己踢波是為了什麼。
阿廷跟顏卓彬(後排右三)、鄭展龍(後排左三)等現任隊友在青年軍時期已相識,更巧合的是當時教練正是目前「藍鳥」主帥朱志光(後排右)及副足球總監梁志榮(後排左一)。(傑志提供)
+4

那年,他還要為公開考試埋頭苦讀,誰料在備考期間,父親因病突然離世,「爸爸由入院到離開,就只有一星期,當年哥哥又到了外國讀書,家中突然由4個人變兩個人,落差太大了......」阿廷說起這創傷,聲音仍顫抖。

爸爸是阿廷的足球啟蒙,那些年就是他看到報章廣告,幫愛兒報名加入傑志。當日細節,阿廷仍記得一清二楚,「我最初很害怕(加入球隊),所以拒絕了,但他說,報了名再算吧。之後又是他帶我去選拔,記得那天還穿了國米球衣去(巴塞足球學校),哈哈......沒有他,我未必有今日。」

阿廷爸爸當年做餐廳夜更,周末也要工作,但就算每周只得一日假期,他都選阿廷跟哥哥的比賽日放假、到場打氣。即使錯過比賽,亦會跟阿廷通電話「賽後檢討」,甚至把兒子的比賽錄起來重溫,「他離開後,彷彿沒有人再睇我踢波。我不懂面對,也不再知自己踢波是為了什麼。」阿廷壓低了聲線。

爸爸在阿廷心中的地位舉足輕重,他的突然離開令阿廷頓失依靠。(受訪者提供)
就像是全部人都如常地向前,我卻走歪了。

過去順風順水,阿廷的人生就像有明燈指引,勝利的滋味在青年軍時期來得太容易,球會也會為他們定好計劃,球員只需慢慢拾級而上,反讓他忽略了當中最重要的一環——自覺、成長。

「有次港隊U13隊內友賽,我在場邊坐後備,感覺有點洩氣,就沒有再參加了。小時候自知體能差,卻從沒想過要練體能去進步;就連無法晉身(傑志)一隊也沒太大感覺,認為別人比我厲害是很合理的事。身邊的人、甚至是我自己,都覺得我其實不太想踢波。」

直至爸爸離去,加上轉讀副學士後初次踏足殘酷社會,阿廷的世界翻天覆地,「就像是全部人都如常地向前,我卻走歪了。」那一年,他閉上眼就想着要當「正常人」,卻不知從何做起,壓力大得讓他失眠,身體也在抗議,暗瘡滿臉。

周遭環境突然徹底改變,讓阿廷陷入迷茫。(黃舒慧攝)

港大校隊扶持 領略「付出」的真締

這時候,香港大學足球隊扶了阿廷一把——一群眼中只有足球的年青人,在沙灣徑的港大訓練場(何源燊體育中心)度過無數個練習的晚上,有笑也有淚,「有一年大專揭幕戰前,我覺得球隊練得不太好,很害怕會輸,就走到看台上哭起來。」

畫面重現於腦海中,阿廷才自覺想法幼嫩;然而隊友當時非但毫不在意,更紛紛上前安慰,彷如家人。「那時候因為失眠,我的體能下降,影響場上表現,但大家會幫我想各種辦法入睡;教練也一直讓我出場,所有人都是為我好。」

只是事隔兩周再回到港大訓練場,阿廷仍是百感交集,這裏扭轉了他的人生。(黃舒慧攝)

隊友們無條件付出,最能觸動阿廷內心。當年港大校隊為培養球員默契、爭逐大專盃冠軍,歷史性以「港大晨夕天旭」名義參戰本地乙組聯賽。隊員及舊生為此仆心仆命,硬着頭皮向外人借足總會籍、找贊助,就連本身在港甲或港超落班的球員都甘願「降格」入隊。

「甲組(每場)至少有5、600元車馬費,但這裏什麼收入也沒有,甚至要自己出錢買球衣,但大家為了球隊,都願意犧牲。」

港大晨夕天旭結果在乙組只踢了兩季,因大家都希望往更高水平挑戰。阿廷坦言這段經歷「可一不可再」,「隊員很難再有這麼多時間、金錢、心血去達成這件事。」(受訪者提供)

更熱血的,是球隊之後獲得全國賽資格,首度北上參賽時,在抵埗後卻面臨被DQ(取消資格)。然而球隊無教練或學校職員隨行,唯有靠自己化解連串危機。

阿廷憶述時,仍有一絲興奮:「大會說要交保險金,我們臨時『籌旗』;之後又要求每人交身體檢查報告,結果忙亂中傳了幾封電郵方過關;賽前兩隊職員要開會,我又跟隊友扮教練出席……而這些都是大家『舉手』、自願分擔工作,球隊才能如常比賽。」

全國賽是阿廷在港大校隊最深刻的經歷之一,他學懂了要成功,就必須付出。(受訪者提供)
+1

另一次,全國賽跟考試及大專盃撞期,球隊要「一分為二」,只得剛好11名球員赴內地作賽,連守門員都要做場區球員;即使有人受傷未癒,也要站在場上湊人數。

其實在全國賽,港大也說不上能爭冠,記者問阿廷:這麼辛苦值得嗎?他回答時仍熱切:「如果缺席,也許之後就會被取消資格。我們認為師弟很值得擁有這份回憶,所以想把它傳承下去。」

全國賽的獎牌仍掛在儲物間的鐵籠上,像是提醒師弟要把理念傳承下去。(黃舒慧攝)
如果你十分渴望達成目標,就要by all means(不惜一切)。

大概以上種種經歷,阿廷學懂了為別人無私奉獻,而其實對自己,也是同一道理。他指指身上印有「搏盡無悔」的短袖衫,那是港大的「潛校訓」:「原來想做一件事,付出就會成真。教練曾說過:『當你做到100%,會否願意再拿出1%,令事情變得更好?如果你十分渴望達成目標,就要by all means(不惜一切)』。」

這番話一直在他腦中縈繞,「我發現自己仍很想踢、很想踢職業。與其羨慕,我知道要額外做點事,每次練習後我都會想,如何可以做得更好?」以往操練從不早到的小伙子,終於踏出第一步,提前到場跟隊友加操,空閒時也到健身房鍛煉。這些看似基本不過的事,卻是他故事新章的開端,所以說港大校隊扭轉了阿廷的人生、甚至足球生涯,一點也不為過。

加入港大5年,球隊今屆終贏得大專盃冠軍,阿廷當日哭成淚人。他解釋自己是被舊生、教練及隊友的笑容感動,「多年來大家一直為這目標奮鬥,付出很多,終於第一次有成果了。」(受訪者提供)
+3

戰友離隊閃放棄念頭 「我沒資格」

不知是運氣還是努力的成果,機緣巧合下,阿廷再度披上「藍鳥」戰衣,為傑志舊生隊於紀念賽中擊敗廣州恒大U19。比賽後沒多久,他收到了青年軍時期恩師朱志光來電,告訴他一個期待已久的消息.

「他說傑志想簽我再外借。那一刻好開心、好正!一直以來,職業球員是夢寐以求的事,現在終於可一嚐那份感覺,就像收到大學offer一樣高興。」縱已事隔3載,阿廷嘴角仍不自覺上揚。

阿廷記得收到朱志光電話當日,正跟一班港大隊友在唱K,隊友得悉消息後為他歡呼,他高興不已。(黃舒慧攝)

兩年間先後外借到凱景跟和富大埔,阿廷踢了至少30場頂級賽事,對很多同齡球員來說,這已是「天文數字」;也讓他首度體驗「弱隊」的攻守模式,體能與對抗力都有所增強。

可是今季回歸「藍鳥」之初,他仍苦無上陣機會,數月前陸建鳴與王子聰兩名港大師兄毅然結束職業生涯,他也閃現過放棄念頭,「他倆背景跟我相若,也還有合約在身,但選擇接受現實離開。當時我踢得不算開心,也為將來而擔憂,反問自己:為何要這樣辛苦?有沒有必要再為足球付出?」

阿廷跟王子聰(右)同屬港大校隊,「王子」今年頭選擇離開傑志,一度令阿廷也有放棄的念頭。(受訪者提供)
我還未付出所有,說什麼放棄?

正是那兩年外借生涯,把他在懸崖邊拉了回來。「過往覺得職業球員就只是每日練波、踢波有觀眾睇。但見識到原來職業球員也有很多種,有人為出場,寧願減人工踢下游;份糧不夠便教波兼職,最終卻仍可能被淘汰。」

他效力過的兩間球會都不約而同散班,翻開今屆港超球迷季刊,阿廷愈數愈心悒,「今季8支球隊中,只有8位球員曾踢過凱景。陳文輝、許嘉樂等不是沒有能力踢,只是際遇問題。」

何況傑志擁有自家基地,球員能避免練習後被無情的康文署職員「準時」趕走;球衣波襪也有幾套,無需自己打理清洗;且有水有運動飲品有蛋白粉提供,一切都來得比別人幸福。阿廷也想通了,當別人想踢也沒得踢,既然自己可以,更不應讓機會溜走,「我還未付出所有,說什麼放棄?要好好珍惜才是。」

既然自己已是幸福的一群,還有資格說放棄嗎?(黃舒慧攝)

世上沒懷才不遇 無悔走冤枉路

不過「珍惜」講易做難,重覆犯錯甚至走上不歸路的大有人在;記者追問阿廷,在他眼中如何才算「珍惜」?他托腮沉思良久,一臉認真地答:「享受做足球員的感覺,而不是每日當『返工』就算,亦要讓自己繼續做下去。」

也許用行動證明便最好不過,3月底阿廷獲教練團派遣鬥天水圍飛馬,是他首度為傑志正選披甲。就在步出元朗大球場之前,助教金東進在更衣室說了一番話,他到現在仍記在心裡,「金東進說,今日機會難逢,傑志有許多人在爭位,若今次把握不到,就不知道何時才有下一次。」

這句話猶如擊中內心最深處,使他猛醒過來,「我為這個時刻已經等了這麼久,加上有直播、有很多現場觀眾,我一定要踢好今場,告訴大家我有能力踢港超。」阿廷說到做到,那場比賽他不算突出,但總算沒什麼過錯,贏得了教練信任,連續7場擔正,收穫了在傑志一隊的首個入球,更獲提名角逐今屆香港足球明星十一人及最佳青年球員。

我從來不相信懷才不遇,走冤枉路是因為我沒有付出,是抵死。
阿廷兩周前犯錯連累傑志失波,被理文於最後一分鐘絕殺。他相當落莫,跟慶祝的理文職球員形成強烈對比。(袁志浩攝)

然而在爭標組鬥理文時尾段犯錯導致失波、影響球隊爭標形勢,是他近來最大的考驗。阿廷那夜反覆難眠,自責辜負教練跟隊友信任,「之前在凱景跟大埔都有同類失誤,會問自己何解兩年後仍是這樣?」

可是他知道不能讓這種思緒拖累自己,太陽升起又是新一天,「繼續去想也沒用,沉澱過後就重新出發。只要記得,不要讓這再次發生。」鬥東方龍獅的聯賽終極一戰,他重返正選之列,助球隊順利捧盃,總算圓滿結束了自己在「藍鳥」的首個職業球季。

在休息的日子沉澱下來,方發現所有事來得突然,卻很美好。阿廷兜兜轉轉,也可謂重回正軌了。看着同齡甚至更年輕的球員早已比自己爬得高,他內心沒丁點不忿,倒覺得光陰並非虛耗,「我從來不相信有『懷才不遇』,最多是一、兩次吧,不會長期都是這樣。我小時候沒有機會,是因為我從不付出,是『抵死』;花時間經歷這些考驗,都是值得的。」

有人說,「懷才不遇」只是失敗者的藉口。阿廷坦言人生推倒重來,寧願再走過重重難關,否則相信自己仍會是個被剎那光輝沖昏頭腦的小子,「老實說,我還未有站穩傑志正選的能力,不想生涯就只得這幾場正選。所以我不會就此停步,要努力朝前輩的方向進發。」

阿廷感覺跟兒時隊友仍有一段差距,但他相信大家可以攜手進步。(黃舒慧攝)

阿廷自少已定下目標——做個「有人叫得出我個名」的球員。可是一直以來,他卻像「被隱形」,明明在傑志青年軍待了9個年頭,職員卻對他印象模糊;明明當年是香港U16歷史性參加亞少盃(亞洲足協16歲以下錦標賽)決賽周一員,外界提起「黃金一代」又往往數不到他的名字,「唯有再盡力點,『叻』一些,令大家記得我。」

近期透過Youtube令更多球迷接觸自己另一面,走在街上也被認出「呢個好似拍片喎」,目標算是達成了一半吧?但阿廷始終希望將足球跟網上世界分開,「想別人喜歡我踢波,多於他們喜歡我的影片。寧願他們問:『你幾時有得踢?』,而不是『幾時出片?』。」

↓↓↓阿廷親自拍攝加剪片的YouTube Vlog,記得睇到尾有彩蛋↓↓↓

拍片只為紀錄當下,他強調絕不會讓它耽誤足球生涯。而就像每次拍片前的籌備功夫,他心中對未來早有一份草稿,希望慢慢建立獨有風格,「踢足全場、坐穩正選、入香港隊、出外踢波,我都很想做,但會逐步逐步來。這就要看自己有多努力,如果努力後仍失敗,也沒有遺憾。」

原來,他從不是個有計劃的人,唯二拍片跟踢波例外,「為想做的事,我會搏盡全力。」

他不是想搏出名,而是希望透過足球,讓大家記得自己。(黃舒慧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