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號房|犯人一時衝動?受害人大多穿得性感?關於性侵的常見誤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周前,韓國爆出了一場令人震驚的兒童色情犯罪行為,「N號房事件」。有26萬男性利用社交軟件的聊天室,進行女性私密照片買賣和性剝削,人數之多、規模之大,使整個社會嘩然!這個數量幾乎佔整個韓國男性的1%,有網友說韓國共有26萬的士,你在街邊碰到的士的概率,就是周圍出現N號房間會員的概率。而受害的女性高達74人,其中有16名未成年少女,年齡最小的受害者才11歲,還在讀小學。

【相關圖輯】N號房|逼少女拍性虐影片 會員26萬 一個圖輯看清案情重點及「博士」真面目(點圖放大閱讀):

+11
+11
+11

編輯:譚伊白(一条)

性知識、性教育的缺失,在近幾年的東亞社會暴露出的問題,已經不允許我們再繼續忽視下去了。性教育,其實更應該說是一種生命教育,它影響了青少年的視角、價值觀,以及處理親密關係的方式,這是它最該受到重視的原因。

今天,我們整理了三組嘉賓,有中國第一批性教育工作者,研發第一款性教育遊戲的00後,和詳解性侵誤區的法律及心理學者,希望我們在尊重自己和彼此的同時,不再談性色變。

Sex Education in China 性教育要從0歲開始

方剛,從事性學研究20多年,是北京林業大學性與性別研究所的所長。他從2009年開始從事青少年性教育,至今有十餘年。

在做性教育之前,他是從事性學研究的學者,那個時候他覺得做性教育是很低級的事情。真正開始之後,他發現這裡邊門路很深,性教育理論的派係不一樣,每個孩子情況也不一樣。越做性教育,他越有如履薄冰的感覺。

在他們家,性不是一個迴避的話題。在方剛兒子小時候,家裡就有很多性學的書,家人平時也自然而然地談性。他們有很開放的態度,包括對於自慰。兒子很小的時候自慰,都不會阻止他,會跟他分享自慰是私密的,只要不讓自己受傷,它不會有害處。他中學時候談戀愛,方剛也不反對。

相比之下,他們更會強調兒子的人生目標。他相信有遠大人生目標並懂得對這個目標負責的人,也會做出有意義的選擇。所以性教育其實是人格成長的教育,對自己的人生負責的教育。

【相關圖輯】湖南56歲淫魔掘地下室禁錮16歲少女性侵24天 遭判死刑(點圖放大瀏覽):

+4
+4
+4

方剛曾總結中國性教育常見三個誤區:

一個錯誤觀念:自慰有害。自慰本身對於身體沒有傷害,除非使用了錯誤的方式。方剛在教學中強調:自慰這件事,就算孩子現在沒有,將來也可能會有,但也有人一生不自慰,每個人情況不同。自慰不是壞事。提早跟孩子們科普,是防止未來外界對自慰的負面看法讓他們有過多的心理負擔。性教育不是亡羊補牢,性教育應該防患於未然,讓孩子提早成長。

第二,反性侵教育不等於性教育。在方剛看來,單純講反性侵是有害的。因為它傳達的都是性的負面的價值觀,有可能讓一些沒接觸過性的孩子產生對性的羞恥感、罪惡感,甚至影響他未來的親密關係。

第三個常見誤區是把性教育分開男女來講。因為這樣不但強化了男女的區別,也進一步強化了性的神秘感。方剛倡導的性教育是,既給男生介紹月經和乳房發育,也給女生介紹遺精。把性的晦澀包袱去掉——性和其他身體部位一樣,是可以公開談論的。

有一次他做節目,李銀河老師問他現在中國的性教育處於哪個階段。他回答:「調情階段。」——總是說我們要做,但就是不做。中國學校性教育在方剛看來幾乎等於零,國外的性教育也不是鐵板一塊。其實學校性教育最大的優點可以對所有學生講,而且可以系統地從初一講到高三,但是中國沒有任何一個學校這樣做。一是沒有師資,二是沒有體系和課時。最重要的是觀念問題:只要有一個家長反對,就沒辦法做。

2015年,方剛出版了《中學生性教育教案庫》,在山東培訓了400個老師,讓他們回學校對學生進行性教育。但是培訓以後,有很多自稱家長的人抗議說你這個性教育太前衛,會毒害我們的孩子,結果那以後山東的性教育就停止了。這個事件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方剛給青少年講課使用的《我從哪裡來》的課本來自荷蘭。他看過無數本關於「我是哪來的」的繪本,只有這一本他說挑不出毛病,而且很完美(點圖放大瀏覽):

2013年,有些受過性教育培訓的家長找到方剛,覺得自己雖然對性教育有了解,但跟孩子講性教育,還是有些困難。於是他就有了開展夏令營的想法,到現在已經有19期了。

有的家長擔心孩子們知道性、安全套、自慰之後就去嘗試。安全套不是鼓勵做愛,像學校教孩子使用滅火器也不是鼓勵他們放火,道理是一樣的。

也有的家長非常糾結於為什麼不告訴孩子們成年之後才可以有性。因為方剛認為,自主、健康、責任比18歲更重要。有很多人就算到了20歲也承擔不了責任,不懂得健康和自主,18歲在他來看不是一個標準線。

Sex Education by the Millennials 當00後自己來搞性教育

18歲的Sharon,是中國第一款性教育遊戲《自我性賴》的開發團隊隊長。據《2015大學生性與生殖調查報告》,15至24歲的青少年中,35.1%遭受過不同程度性騷擾和侵犯。

他們在高二時動起了做這款遊戲的念頭,那段時間網上一直出現高中女生懷孕或被性侵的新聞,讓人揪心,身邊很多同齡人性知識都很缺失。但是另一方面,學校請婦產科醫生來做講座的時候,好多人都在哄笑,可能這種教學的方式過於嚴肅和直白,和青少年有距離。

《自我性賴》團隊:安志,A lvin,N iketa,Sharon,Yingyi,E lven,Angela(一条授權使用)

當時他們就想,如果用一種更私密、更有趣的形式來講解性知識,大家會不會更有學習的慾望?性教育遊戲,國內可以說沒有先例,國外案例也很稀少。在全球知名的steam遊戲發行平台上,只有一款美國的性教育遊戲,和一個瑞典的。但這兩個遊戲都是動畫形式,不是特別有參考價值。

後來Sharon發現一個特別火的美國真人電影互動的戀愛遊戲,叫《超級情聖》。這個遊戲是教大家怎麼談戀愛,全部真人實景拍攝,設置各種戀愛情境,讓玩家做選擇題。通過選擇的結果揭示情節的下一步走向,從而把戀愛的方法技巧教給玩家。Sharon覺得,這種遊戲的製作成本和技術難度相對較低,容易上手,而且真人扮演的互動方式讓玩家更有代入感,就決定借鑒。

Sharon的團隊一共7個人,5個女生2個男生。劇本是一起頭腦風暴策劃的,同時參考了《國際性教育技術指導》及各類文獻,設置了四個章節:第一集,過早發生性行為;第二集,性行為傳播疾病;第三集,男女生青春期性別差異;第四集,性騷擾。

遊戲以一種看小電影的形式展開,會有日常的情景為選項點:在男朋友家玩到很晚,是回家還是住一晚?和男朋友親熱,下樓買避孕套還是不買?一個月後身體不適,是買驗孕棒檢查、向媽媽坦白、還是算了?玩家做出不同的選擇,會導向不同結果,一旦做了錯誤選擇,會導向一段性知識科普環節。

為了攢劇情,Sharon和團隊跑去婦產科醫院做採訪、發布調查問卷、在qq好友空間、微信朋友圈轉發,問一些類似於「你在學校有沒有接觸過性教育」 、「有什麼渠道獲取性知識」這樣的問題(點圖放大瀏覽):

結果劇本寫好了,最大的問題是找不到演員。身邊的同學都不太願意參與到這種「性」話題的拍攝。於是他們騙了一個男性好友,把他弄上了滴滴,然後才說是找他演戲。人已經上車了,那男生就硬著頭皮答應了,當然最後還是花了200塊請他吃了個飯表示感謝。

整個遊戲從開發到上線,一共花了四個月,基本上沒怎麼耽誤學業。Sharon和團隊也在邊拍邊學習很多性知識,比如:以前不知道白帶是什麼,現在知道了;原來避孕除了用避孕套,還有多種不同的方式。遊戲做出來,周邊的同學試玩之後,發現真挺有教育意義的,大家就爭著要來當演員,後面的拍攝就不愁找演員了。

去年,他們進階了,做了聾啞人手語版的性教育視頻。整件事老師一直都很支持,但一些家長很疑惑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說為什麼要花很多時間在性教育這件事上,會不會影響不好。

Sharon覺得,有時一些家長更需要性教育,反倒是很多成年人覺得這個話題骯髒、羞恥。北師大劉文利教授說過一句話:性教育不應該以年齡劃分,而應該以認知為基礎劃分。Sharon期望隨著未來80後、90後當家長時,性話題可以更平等、開放地被接受。

Say No to Sexual Abuse 性侵的10大誤區

一条採訪了心理諮詢師隋雙戈博士和資深律師徐維華老師,為我們解答了性侵的10大常識和誤區,希望我們能保護好自己和身邊人。

【1分鐘精華版】大部分受害人衣著保守 八成以上熟人犯案 性侵10大常識與誤解(點圖放大閱讀):

+5
+5
+5

以下為10大常識與誤解詳細解說:

1. 性侵的報案率極低:國際數據顯示,性侵受害者10個人中只有1個人會選擇報警,中國大陸的統計顯示嚴重性侵犯的報案率為7.3%。

2. 性侵85%以上是熟人作案:早些年的報道中,性侵基本上都發生在月黑風高的晚上,性侵犯也都是陌生人。後來隨著媒體的曝光,我們發現越來越多是認識的人,包括朋友、教練、老師、家長。很多加害者會為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比如一個性侵女兒多年的父親,他說女兒向他表達了自願的想法,而自己是為了和女兒變得更親密,甚至在看守所裡都不願為自己的違法犯罪行為低頭。也有校園性侵的老師,他們的辯解是關心孩子,孩子對我特別依賴,我是因為喜歡他/她才這麼做。國際上有統計,大約85%以上是熟人,而裡頭比例最高的是家庭成員。

3. 未成年人性侵56%是家庭作案,15%是鄰居:近幾年來,校園性侵更是社會最關注的話題之一,特別是在一些邊遠地區或留守兒童當中發生的頻率更高,一般一發現性侵案件就是10個、20個的孩子受到侵害。在廣東、重慶等很多檢察院裡的數據我們看到,針對未成年人的犯罪案件裡,至少75%以上是性侵案件。香港有統計數據說,0到12歲的未成年人遭遇性侵,56%是家庭成員作案,還有另外15%是鄰居,陌生人只佔到17%。

4. 被性侵者大多衣著保守:美國堪薩斯大學的《What Were You Wearing》(「被性侵時,你穿什麼」)展覽中,陳列了18名性侵受害者在性侵當場所穿的衣服,只有一件當事人的衣服是我們看來比較暴露的衣服(點圖放大瀏覽):

我們必須要明確一個概念——遭遇性侵絕對不是被害者的錯。無論他/她做了什麼事,穿了什麼衣服,甚至喝了酒,都不是被性侵的理由。

5. 大多數性侵都是有預謀的:從很多案例裡我們能看到,大多數性侵都是有提前預謀的。特別是當我們發現熟人作案率越來越高時,就更可以推測出,在作案前,性侵犯會進行一系列的準備。加害者從最開始物色目標,到開始接近,再想辦法獲得對方的信任、解除對方的戒備,最終實施性侵行為,以至於實施後還要想辦法讓對方保守秘密,這整個過程它不像激情殺人或犯罪,預謀的過程會持續幾個月或幾年。

6. 年紀大,一樣有被性侵的危險:河南發生過一個案子,一個人性侵村裡很多人,他性侵的對像中,最小的75歲,最大95歲。很多人覺得年紀大了,沒有性吸引力,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但是其實性侵並不只關乎性,而是關於控制和權利。

7. 男性被性侵後取證更難:男性被性侵後造成的傷害和影響,往往比女性更大。而且從目前的立法來說,男性被強姦沒有被列入強姦罪的規定範圍內,所以男性受到性侵以後取證特別困難,立案也非常不容易,要推進它更是存在難度。

8. 被性侵後,容易抑鬱、自殺,甚至變為性侵犯的實施者:當事情發生之後,一般人更容易把原因歸結到自己,也感覺到自己受到侮辱,不停地後悔自責。不同人的反應也是不一樣的。比如小朋友可能會有突然的性格轉變,變得非常乖或非常不乖,有些孩子會在畫畫時畫出性器官等等。

大一點的青少年,可能行為舉止都會發生變化,不願意上學、逃學、成績下降,更嚴重的,他/她可能會對性行為產生興趣,以至於後來成為性工作者,甚至性侵犯的實施者。有研究發現,監獄裡服刑的男性,他們在監獄中遭遇性侵的比例達到50%之多,所以遭遇性侵之後,人性發生扭曲比例是很高的,會對社會造成很多危害。而對自身而言,最嚴重的就是自殺,這種情況並不少見。

9. 醉酒不是免罪的理由:在刑法上,只要是違背對方意願的,採取了暴力、威脅等手段進行的與性有關的行為,包括動作、言語,都可以認為是性侵害。而酒精作祟,更不是可以為性侵行為作開脫的理由。

10. 專家提示,遭遇性侵時,我們可以這樣做:首先,如果發生了性行為,千萬不能洗澡。要保留所有的證據,包括能取到的精液、內衣內褲、身上的傷痕等等。如果有可能,手機收集錄音,也能作為很有效的證據使用。之後,應該儘早地去尋求法律援助和必要的心理諮詢。作為家人,不責備是底線,被害者在此時最需要的就是家人的依靠和理解。作為媒體人,要保證受害人的隱私受到保護,我們無數次發現,很多報導中被害人的信息被扒了個光,而侵害者卻被打上了馬賽克。這無疑是對被害人造成的最嚴重的二次侵害。

【相關圖輯】中國版「N號房」:網上群組交流迷姦手法 直播性愛過程(點圖放大瀏覽):

+6
+6
+6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