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修復師】自學修復百年歷史古董鋼琴 認識皇家御用鋼琴價值

撰文:馬來西亞東方網
出版:更新:

黑白色的鋼琴琴鍵,按下後發出的清脆聲響,彈奏時的振動頻率,形成一首首悅耳的曲子。不過,在音樂家彈奏出每一首悅耳曲子的背後,都有一群默默耕耘的人,用他們的專業確保鋼琴的每一個按鍵、每一個音都處在正確的位置上,沒有絲毫偏差。

18歲開始投身鋼琴修復領域的李勇輝,如今入行已將近20年,是馬來西亞少有的古董鋼琴修復師。走入Kensington鋼琴修復行,裏頭擺滿了二手日本鋼琴和歐洲古董鋼琴。從進門起,李勇輝如數家珍般地介紹店裏的各種鋼琴,娓娓道來鋼琴的年份、高度、產地、品牌對音質的影響。

門口一進來就是形狀特殊的四方古董鋼琴,那是被譽爲現代鋼琴的奠基者Steinway出產的其中一台古董鋼琴。這台鋼琴蓋著的時候看似一張桌子,打開方式也與一般鋼琴不同,音質也與三角琴有著一些差異。另一間倉庫裏的收藏著上百年歷史的德國鋼琴,法國著名鋼琴品牌等極具歷史價值的鋼琴。

+7

他解釋,鋼琴製造始於德國,工業時代發展蓬勃的時候,德國打造了許多做工精細的鋼琴,如今市場上已無如此的工藝製品了。「以前的德國鋼琴品牌會把「皇家御用」的榮耀刻到鋼琴裏,而更早之前的版本則會把這幾個字科在鋼琴前面,品牌名字的下面,一眼就能看到它。」

他指著一台德國C.BECHSTEIN三角琴解釋,指那是德國鋼琴先驅品牌之一,為鋼琴界頂級品牌,如今該品牌全新的鋼琴要價上百萬。「有的人想收藏,但又不想花那麼多錢,那麼入手一台二手的古董鋼琴也是不錯的。」

黑白色的鋼琴給人的感覺就是氣質滿滿,而木色鋼琴給人則讓人覺得古樸低調,卻又有一股讓人想一探究竟的迷人魅力。古董鋼琴的外殼採用的是珍稀的梨花木、玫瑰木等材料,而琴鍵方面用的則是象牙,在燈光下輕易能看到其紋路。

「與現代鋼琴不同的是,古董鋼琴的內部製作會因產地不同而又很大的差異。德國派、法國派、英國派、意大利派等,每一國都有自己的做法。」李勇輝分享,第一次接觸古董鋼琴的時候,打開內部一看就已傻眼,不懂得如何下手。鋼琴在歲月的洗禮後,已簡化及統一其製作方式,而古董鋼琴的零件和組裝方式亦有巨大的差異性,需要慢慢摸索才能找到其發力點、支力點和接力點。

第一次接觸古董鋼琴時,他買入了一個貨櫃的古董鋼琴,但11台鋼琴中只有3台能修復,其他鋼琴的損壞程度嚴重,只能拆開來當備用零件。「虧大本啊!」即便事情過了這麼久,提起這件事時,他仍記得當時的慘痛教訓。他直言,當時沒有經驗,所選的鋼琴品質不佳,入手第二批時咬牙買了價格較為高昂的古董鋼琴,這才拿到品質較好的古董鋼琴,「當時最難的還是修復古董鋼琴的外殼。」

李勇輝透露,古董鋼琴到手時一般都是痕跡斑斑,少有保養得宜的,皆需要花時間去修復其外表,使之看起來如新的一般。然而,與現代鋼琴不同的是,採用上好木材製成的古董鋼琴,自然也是以木紋示人,要修復出與鋼琴本身木紋一模一樣的紋路,大大提升了修復難度。「黑色或白色的現代鋼琴噴漆修復方面我已經很拿手,但要做木紋修復還真沒頭緒,想請教做木工的朋友,但對方也說僅在做學徒的時候看過,並未接觸過。」

求助無門的他只能靠自己摸索,請教師公(入門時師傅的師傅),加上自己上網學習,從中慢慢累積經驗。「其實鋼琴修復的基礎都一樣,只是古董鋼琴的零件更多、工序也相對繁瑣,需要花時間再去研究一番。」在拆卸古董鋼琴的羊毛榔頭(hammer head)時,他才發現榔頭的長度、羊毛皆有不同,尤其裏面上鎖的螺絲與組裝方式都不同,需要熟記每一款鋼琴的差異。

修復鋼琴工序繁瑣 需要極大的耐心

鋼琴的外在構造只有88個琴鍵,但拆開後所需要處理的就不止88個鍵了。琴鍵下鏈接榔頭,榔頭敲打的琴弦上,才能發出各種美妙的聲音。李勇輝示範,有些琴鍵按下之後,會有彈力,所發出的聲音強而有力;有些琴鍵按下去依舊有聲音,卻平淡無力。「那就是需要修復了。」他解釋,鋼琴修復不是調音和打磨外殼那麼簡單,還需將鏈接琴鍵的88個榔頭全部取出,一個個打磨、修復、替換零件等,才能使鋼琴的聲音恢復如初。

羊毛榔頭分為不同羊毛,羊毛的等級越低,音質就越差,而羊毛也會在用久之後出現走形的問題,需要用砂紙將其打磨回雞蛋般的弧形。「打磨的砂紙也有講究,不是所有砂紙都適合用來打磨鋼琴,不同部位用的砂紙皆不同。」

外殼受損的鋼琴在修復時同樣有不少工序,先是將外殼磨平,上色數層、再打磨、再上色,同樣的動作重復數次,才能使二手鋼琴的外表看起來光滑如新。偶爾,遇上內部問題較為嚴重的鋼琴,還需要將所有琴弦放掉,重新修補、清理,再將琴弦綁回,一一調音。「這個步驟是比較繁瑣的,放掉後再綁回琴弦的鋼琴,是需要經過6至7次的調音,才能完工。」他笑說目前工作量太大,若是情況允許,會盡量設法修復,而不拆完所有琴弦。

創業意外開啟古董鋼琴修復之路

「以前我的家鄉沒有鋼琴班,家裏也沒多餘的錢送我去學樂器,剛好教會有免費教樂器,我就到那裏去學。」李勇輝的樂器啟蒙是源自於家鄉的教會,他說雖然自己對鋼琴和結他都有興趣,但鋼琴似乎怎麼學都學不好,把老師和牧師都給氣壞了。反而在入行當了修復師後,為了確保所調的音正確,才真正學會彈鋼琴。

從學徒開始一直做到「頭手」,除了師傅稍微指點,其他的都需要靠自己去摸索。或許是上一代人會抱著「教會徒弟沒師傅」的想法,因此在教導學徒時也不會太仔細,一般只會飛速地示範一次,不會手把手教學。「以前師傅教我們怎麼做,都是很快地示範,還沒看懂他怎麼做,示範就已經結束了。又不能請他重復一次,否則是會被罵的。」

靠著微薄的領悟和師兄的指點,才慢慢摸索出自己的那一套。偶爾遇到一些問題解決不了時,他也會嘗試請教同行,碰碰運氣,看對方是否肯分享他們的解決方式。

雖然如此,他認為自己已經算是幸運的了,至少師傅願意示範給他看,根據他師叔的說法,對方的年代在學習修復鋼琴時,來到關鍵的部分,師公就會把鋼琴推到一個小房間裏,關上門自己修,不讓學徒「偷師」。「他們(師叔)的那個年代要學修復鋼琴更難,哪天師傅心情好或看得上哪個學徒的話,才會叫對方進去,允許他觀摩整修過程。」

學習了好幾年,李勇輝認為自己已經攢足資歷創業,於是與太太一起開設了Kensington。創業後,兩人一起到國外參觀音樂展,發現古董鋼琴也在其中,於是萌生引進及修復古董鋼琴的念頭。「引進的門路已經有了,問題是會不會修?」從第一次進貨虧本,第二次的摸索,到第三次正式掌握古董鋼琴修復技巧,兩人就膽粗粗地跑到中國參展,成功把當時帶去的所有鋼琴賣完,從此開始走上古董鋼琴修復之路。

保持匠人精神 依舊對鋼琴修復抱有熱誠

從2017年開始接觸古董鋼琴至今,他坦言中國市場對古董鋼琴反應熱烈,反而本地市場對其的接納度不大。他認為是因為價格的緣故讓不少人卻步,但相比起國外,本地修復的古董鋼琴已經較歐美國家的古董鋼琴來得化算。「同樣型號的古董鋼琴,在修復後,外國的售價可能是15萬,而本地的售價是10萬。」不過,本地市場如今漸漸出現接納跡象,雖然緩慢,但已有小部分的市場。在他修復的古董鋼琴中也曾有從第一世界大戰時期保留至今的鋼琴,因此他認為古董鋼琴價格雖然高昂,但極具歷史意義與收藏價值。

「新鋼琴的價格要數萬令吉,二手鋼琴的價格可能在數千到一萬令吉左右,可以減低家長的負擔。」除了古董鋼琴,李勇輝也延續入行時做的二手日本鋼琴修復工作,將已經「上了年紀」的現代鋼琴翻新、修復,賣給本地的鋼琴行。許多家庭都有想學鋼琴的孩子,但礙於鋼琴價格高昂,家長無法負擔而放棄這門興趣,他認為自己從事這個行業,能幫助更多對鋼琴感興趣的孩子圓夢,也是對社會的一種回饋與貢獻。

「熱忱在哪裏,靈魂就在哪裏。」修復鋼琴對入行多年的李勇輝來說,不僅是一份工作,亦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年少懵懂時期,他對自己的前途感到迷茫,曾經離開了鋼琴修復工作2年,從事過裝修、燒焊等工作,兜兜轉轉又回到原點。「回來之後,我才發現這就是我想要的方向。」即便現在已經是老板,手下有員工及學徒,但他仍熱衷於修復及調音工作,他笑說那是自己的興趣。

「平時應對客戶覺得很煩躁、很壓力時,我就會放下電話,坐到鋼琴前面專心地去調音,全身心地投入到音樂的世界裏。這是我沈澱自己的方式。」雖然已經對修復鋼琴瞭如指掌,但李勇輝仍希望能繼續遇到不同問題的鋼琴,讓自己越挫越勇,精益求精。這或許就是匠人的一種不屈不饒的精神吧!

延伸閱讀:

善用屋苑後花園 建立一個屬於社區的交流空間

【冷門行業】搜证、寻人跟踪、婚外情取证 正義感私家偵探出列

【本文獲「馬來西亞東方網」授權轉載,原文:【冷門行業】古董鋼琴修復師李勇輝 找到二手鋼琴的價值】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