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衝擊】民主派促公開對話 劉佩瓊籲學生與衝擊者「割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反《逃犯條例》修訂人士於七一回歸當日衝擊立法會大樓,造成多處損毀,其後特首林鄭月娥邀科大學生會進行閉門會議,惟被學生會拒絕。新思維主席狄志遠、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劉佩瓊、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及科大學生會臨委會外務副會長吳一嗚今(7日)出現香港電台節目《城市論壇》時討論立法會衝擊事件。

席上5人均認為目前社會局面下,政府與反修例人士對話具必要性。但吳一嗚認為學生會無法代表所有市民的意見,重申對話應在公開及有各界人士參與的情況下進行。區諾軒則指,政府一方面邀請與年青人對話,但另一方面警方則展開一連串的搜捕,形容「好矛盾」;劉佩瓊就呼籲學生與衝擊者「割席」。

劉佩瓊呼籲學生要與衝擊者「割席」,不要站在「極端的一邊」。(資料圖片)

7.1立會衝擊行為有違法治 吳秋北:香港最黑暗的一天

吳秋北認為,7.1當日的衝擊立法會行為已超越法治、道德及政治淪理底線,認為立法會具有一國兩制的象徵意義,示威者破壞立法會等同破壞一國兩制,形容當日為「香港最黑暗的一天」。又指有議員不斷美化示威者的行為,企圖將其「暴力」行為合法化,甚至有示威者提出越多人越安全的說法去企圖保護衝擊者,故呼籲和平示威者認清風險。吳秋北又以「小朋友」去形容示威者,指現時的局面就如「小朋友要粒糖,家長唔俾就破壞屋企」,認為對立法不滿應在立法會解決,而非衝擊立法會,表示對示威者的法治精神感到不可思議。

劉佩瓊表示理解市民對修例的擔心,認為為通過《逃犯條例》而犧牲一國兩制並不值得,相信立法或不立法亦是港人在高度自治制度下的權利。她在席上不斷強調法治的重要性,形容7月1日有「失控的一小撮人」衝擊立會,呼籲學生要與衝擊者「割席」,不要站在「極端的一邊」,又指立法會衝擊造成不少立法會無法正常運作,導致不少關乎民生的議案無法通過,問示威者「點計社會成本?」。吳一嗚反問指,既然劉強調法治的重要性,在6.12警民衝突中,警方在驅散示威者的過程中涉嫌違法,問其「點解警察不用調查?」,劉則回應「你可以」,但未有正面回應是否同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狄志遠認為今次事件反映中央政府在處理香港事務時採用強硬手法,形容今次事件為強硬手段下的「後遺症」,斥政府收集民意失敗。又指雖然政府可以透過議會控制立法,但始終無法掌控民意,最終造成反效果,失去民心,認為政府應好好深思社會反響。

吳秋北指現時的局面就如「小朋友要粒糖,家長唔俾就破壞屋企」。(資料圖片)

至於林鄭期望與學界對話,吳一嗚認為學生會無法代表所有港人的意見,可以對話但要求包括各界人士,對話內容亦應該公開讓市民了解,避免「死無對證」。他又指今次政府提出對話是公關技倆,讓政府可以向大眾交代已與青年人會面溝通。又強調學生5大訴求已經很清晰,不會讓步,呼籲任何人如受林鄭提出對話請求應拒絕。

示威者5大訴求中要求撤銷所有反修例人士的控罪,劉佩瓊則反駁「咁都得你咪大哂?」,指「林鄭都無權啦,警察拉你咪上法庭,你咪搵律師打」,不同意特赦示威者。吳秋北亦指,學生拒絕對話不明智,反駁既然學界無法代表所有市民的意見,「怕咩表達?」,而且今次示威行動在沒有「大台」的形式下推行,反問「所以咪個別傾,個別傾你又不滿咁點傾?」。

7月1日有大批反修例示威者衝入立法會,令大樓設施嚴重損毀。(資料圖片/羅國輝攝)

狄志遠同意現時局面下,學生與政府對話是最重要,針鋒相對無助解決問題,認為林鄭應謙卑的行為解決問題,以及重新思考以寬容的態度聆聽聲音,又指開放對話可以代表政府向示威者釋出善意,2014年雨傘革命時已為公開對話創下先例,不明白政府為何不接受。

區諾軒認為,政府一方面要與年青人對話,但另一方面警方則展開一連串的搜捕,形容整個氣氛環境「好矛盾」,強調現時5大訴求尚未有回應,根本難以令社會正常運作。他又指示威者對對話沒有信心,是基於當年利東街殺街及2014年雨傘革命時,政府亦有與示威者對話,但兩次對話都是沒有結果,形容對話「無法處理問題,傾完又唔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