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民主派大狀反思法治 梁家傑:當權者才最有能力破壞法治

最後更新日期:

有人說,香港近半年的社會衝突嚴重損害法治;也有人說民主派在今場風波中,未有譴責「暴力」行為,助長破壞法治。不過示威者一方會認為,香港法治早已被政府破壞殆盡,甚至有人火燒法院門口、攻擊法官。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前日(13日)出席2020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時,則指法治等香港核心價值飽受衝擊,近日暴力橫行和破壞行為猖獗,是「暴徒統治而不是法治」。

《香港01》記者專訪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討論對「法治」二字的看法。作為一名資深的民主派人士,梁家傑指,香港人所堅信的法治,真正核心並非「人人守法」,而是用法律保障個人的權利自由、限制公權力的行使,但今日香港明顯不是朝這方向走。他說:「最有能力破壞法治的人,只會是當權者,不會是反抗者。」

他又直言,不會如部分年輕人的期許般,宣告香港「法治已死」,因為「一旦真的『攬炒』,香港就再無利用價值」,非香港之福。

解讀法治精神:用法律保障個人權利、限制公權力

「法治」相信是示威浪潮中,被討論得最多的詞彙之一。有部分人,包括有法律界背景的人指出,法治就是要所有人都守法,梁家傑在訪問中駁斥說:「我們(香港人)相信的一套法治,行之已久的一套法治,是用法律來保障個人的自由、人權,以及用法律限制公權力的行使。」他認為,這就是香港和中國內地的「深層次矛盾」來源之一:港人理解的一套法治原則是限制當權者,內地的法治則是限制人民而賦權政府,「我們實行那套法治,和內地那套法治,雖然繁簡體字都是這樣寫,但內涵是天壤之別、南轅北轍。」其中一個關鍵,他認為是當權者是否懂得自我制約其「絕對無上」的權力。

亦因如此,梁家傑認為今日香港法治受到很大衝擊,但核心原因是政府「官逼民反」,因為從來最有能力破壞法治的人,只會是當權者,不會是反抗者:「違反憲法,人民是做不到的,只有當時當刻的政府才會違反憲法,而對於法治可造成最大傷害的人,一定是有權力的一方。」

▼2020元旦遊行▼

+111
+111
+111

指政府包庇警暴 講法治無說服力

現時民主派其中一個非議焦點,在於有充足證據顯示雙方都有涉嫌使用暴力,但示威者、普通市民一方被捕人數逾七千,警察則完全無人被捕或停職受查,遑論檢控,現行監警制度亦被指欠缺實權。於是出現一種說法:有部分人犯法後可以不用負責,「法治」只會懲罰其中一方。

梁家傑就是持上述看法的其中一人。他指,真正的法治至少包含立法、執法、司法三大元素,「今日的情況,則是立法會受到親北京勢力把持;司法權力因多次人大釋法被削弱;執行法律的人不公正、部分人帶頭違法而無後果。」梁家傑認為,當叫人守法的人(政府、警察)自己違法在先,他們就失去執行法律的正當性、道德力量。

為方便解釋,他舉例指:「(有人)打劫銀行不會破壞法治,但你放走那個劫匪,甚至把他送上天安門看升旗、閱兵,那就是破壞法治了。」他又認為,即使有人違法,只要公正地將其逮捕、檢控、毫無合理疑點下將其定罪,法治仍是無損分毫,但今日香港有一部分人受到包庇,執法者(警察、律政司)自己的法律操守出現問題。

梁家傑律師樓的辦公室門口,貼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海報。(羅君豪攝)

談攻擊法院行為

訪問進行之時,正值法院成為示威攻擊的目標,更有法官被指親建制而被指名道姓辱罵。梁家傑指出,自己不會支持並明顯反對這些行為,但表示理解:「我理解為何一些爭取同一個目標的同道中人會有這樣的行動。」因為不少人,尤其年輕一代,見到上文提到的法律執行狀況,會對法治感到相當絕望。

儘管如此,梁家傑表示未能認同「法治已死」的說法,因為香港仍有一批法律界的精英,在人大釋法時會站出來黑衣遊行;大律師公會所發的聲明,所依據的仍是上述「用法律個人權利、限制公權力的行使」的原則,不少人都在努力「掙扎」,不讓法治死透死盡。在這時候為法治「簽發死亡證」,他認為未必妥當:「我明白他們(年輕人)的想法,但我覺得一旦真的『攬炒』,香港就再無利用價值,到時就真的和中國共產黨『攬住死』,這是我們想要的嗎?」

6.12金鐘衝突是往後暴力浪潮的開端。但梁家傑認為,如無當日事件,修例早已通過。(張浩維攝)

談「暴力」抗爭:掌權的人應該避免人民用暴力解決問題

說到暴力示威,反修例運動其中一個特點,就是和理非一派拒絕譴責武力抗爭行為,被政府、建制派指控「縱容暴力」。梁家傑本人,去年7月以港大校友身份出席與校長張翔的對話會期間,也曾提及「暴力有時或會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梁家傑說,其實是有人斷章取義,嘗試將他渲染成「暴力之父」。他指,當日這句說話的語境是對話會中張翔提到「暴力在任何時間都是不能解決問題」,但他指當時大家身處的陸佑堂,國父孫中山也曾在此演講,而孫中山正是主張武裝起義,於是提醒張翔別把話說得太過絕對。他所強調的是,掌權的人應該盡可能避免人民要用暴力解決問題。

單論含暴力成分的示威行為,梁家傑首先表明「不能百分百肯定」在人群中暴力破壞的是什麼人,因他認為有頗多證據顯示有喬裝、臥底警察參與破壞行為。但即使假設暴力行為是示威者所為,他亦沒有完全否定,而是保持「不支持但理解」的立場,並相信許多民主派人士都和他持類似想法:「雖然我是不會用暴力,但我不會不理解為何有些人會被你惹怒。」

他反指,現時政府面對暴力行為,才是有明顯的雙重標準:對於示威者所用暴力仔細描述,但對於警察或「藍絲」使用的暴力,則輕輕帶過甚至隻字不提。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