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一文睇晒功能界別6大戰場 泛民搶灘成功不是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立法會選舉9月舉行,不過選舉的戰幔已然展開,特別是各個功能界別,由推動選民登記起,已是選舉前哨戰。眾多功能組別當中,泛民有力挑戰建制派的,主要是6個界別,分別是:「飲食界」、「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工程界」、「進出口界」、「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以及「批發及零售界」。

這些界別的團體票或公司票影響力相對較少,建制派縱有不少社團、商會支持,亦未必可以壟斷議席。加上去年反修例事件推波助瀾下,不少原來沒有登記做選民的業界,都群起登記,令泛民「搶灘」這些界別、邁向爭奪立法會過半議席,不再只是癡人說夢。

飲食界:新登記選民符一條件即有權投票

飲食界一向是建制派的天下,2000年起一直是自由黨主席張宇人的囊中物;民主派上屆曾有傘兵挑戰,但慘敗而回。今屆中小企食店聯盟召集人、火鍋店老闆林瑞華加入公民黨,聲稱積極考慮參選,該議席會否變天備受關注。

飲食界為何有被民主派衝擊的空間?因為飲食界選民登記的入場門檻本身不高,只要是食物業牌照的持有人,並在登記為選民前一年內一直有營運業務,就有資格登記成為選民,而在有權在九月投票。於2016年,飲食界選民數目為5,543(2019年降至4,408),當時張宇人以2,438票,大勝伍永德的647票。

在經歷去年區議會選舉變天、今日社會「黃店」食肆林立的大環境下,政圈預料此界別的民主派選民或會大增,成為最有有機會衝擊議席的界別之一。

建測界:前年補選相差約600票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建測界)方面,上屆建制派在鹬蚌相争下一度失落議席,由民主派姚松炎勝出。後來因DQ事件,謝偉銓在補選中成功翻盤,重奪議席,料九月會爭取連任。民主派方面,本身是特首選委會選委的「Covision 16」召集人、建築師關兆倫已表明考慮參選。

建測界的選民資格方面,登記選民須是註冊的建築師、園境師、測量師及規劃師,或是相關專業學會的會員,計算個人票,2016年選民人數為7,371(2019年為8,026)。2018年立法會補選中,謝偉銓得2,929票,擊敗得2,345票的司馬文。

工程界:計算個人票 上屆盧偉國大勝

由經民聯主席盧偉國擔任兩屆議員的工程界,今次亦有作為政治素人的土木工程師黃偉信盛傳參選。

工程界的選民,須是註冊專業工程師,或是香港工程師學會會員,同樣只有個人票。2016年,工程界選民人數為9,406(2019年微升至9,441),當屆盧偉國得到3,906票,遠多於對手程明達(2,097票)和陸宏廣(1,039票)。

雖然謝偉銓、盧偉國在上次選舉都大比數票拋離對手,但外界評估,經歷修例風波及去年區議會選舉後,該兩界別以前未有投票的選民(分別佔逾2000票及逾2300票)中部分或會在九月投給泛民,加上新登記選民有增長,或會改寫選舉結果。這亦是民主派認為有機會一搏的原因。

進出口界:團體票佔六成 「翻盤」靠開拓個人票

進出口界方面,本身是民主派支持者的阿布泰生活百貨老闆林景楠,已表明有意參選。他曾因發表政治言論,在擔任見習海關關員期間被解僱,其後轉為經營百貨,品牌目前已有13間分店。此界別現任議員、過去四屆均自動當選的民建聯黃定光已表明去意,屬意交棒身兼全國政協委員的中華出入口商會副會長黃英豪。

2016年,進出口界的選民總數只有1,400,當中有865張,即逾六成是團體票;2019年,選民總數縮減至1,299,當中817張是團體票。從數字看,此界別以團體票佔多數,看似難以撼動。

進出口界的選民登記資格,團體票包括領有進口、出口或進口及出口應課稅品牌照的公司、領有進口或進出口飲用酒類牌照公司、進口汽車至香港使用的公司,以及領有輸入或輸出受管制化學品牌照的公司;政府亦有指定16個進出口商會(見下圖),成員都可登記為選民。選民所屬的公司必須在緊接提出登記申請前的12個月內一直維持運作。

個人票方面,上述提到的16個商會會員都可登記。同樣地,選民提出登記申請前的12個月內,須一直是該團體的個人成員或會員。如果民主派要搶攻此界別,動員現有合符資格人士登記為選民,很可能會是重要戰場。

政府指定的16個進出口商會。(選民事務處文件截圖)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組成結構複雜 團體票佔逾八成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民主派目前未有明確參選人選,僅傳言香港藝術發展局委員兼填詞人周博賢,以及灣仔區議會主席兼香港文化監察主席楊雪盈,分別都有興趣落場,當中周博賢更曾經參選過。這界別建制派現任議員,是新論壇馬逢國,暫時未聞他公開表態是否競逐連任。

顧名思義,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由4個不同的界別合組而成。這界別的選民組成複雜,4個小組的選民登記資格各異,例如演藝和出版界容許個人選民登記,但體育和文化界只有團體票,而文化界更規定,要曾獲政府資助的藝術團體、或屬憲報列為現正有效的《藝發局條例》指定藝術團體、選舉事務處指定的16個地區藝術文化協會、或者另外21個藝術團體成員,符合任何一項,才可登記做選民。

於2016年,此界別有2,920名選民,當中2,525張(即超過八成半)是團體票,馬逢國以1,389票擊敗得809票的周博賢;2019年,此界別有3,164名選民,當中2,616票是團體票,即約八成二。

批發零售界:現時加入已太遲 個人票取向成變數

批發零售界現任議員為自由黨邵家輝,目前同樣暫時未有消息指他放棄連任。此界別的選民登記資格,需要是指定82個相關團體的成員或會員,所以此界別可計算個人票。

然而,新登記的個人選民,必須在緊接提出登記申請前的12個月內一直是該團體的個人成員或會員;團體選民則需要在提出申請前的12個月內一直維持運作。簡言之,此界別不能「臨急抱佛腳」,現時才加入相關團體已太遲。

不過世事無絕對。2016年,此界別選民總數為6,727,當中4,874張是個人票(即約七成二),當時邵家輝以2,290票,擊敗得1,231票的區諾軒。換言之,該屆未投票的選民仍有3,206名。2019年,此界別選民總數為6,621,當中4,868張是個人票(即約七成三)。

因此,如何動員現有的個人票選民,爭奪潛在的支持者,將會成為民主派能否搶灘成功的關鍵。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