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由炮打郭榮鏗到林鄭大換班 「大鬥爭」階段在狼煙中降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反修例風波到區議會選戰,建制陣營滑向兵敗如山倒的深溝。其後,1月4日駱惠寧上任中聯辦主任,2月13日夏寶龍亦接手港澳辦主任,港澳系統及中央對港政策必有調整。

近日港澳辦、中聯辦接連發炮,矛頭對準「半癱瘓」立法會的公民黨郭榮鏗及民主派議員,接着是林鄭月娥內閣大換血,多名盛傳處理公僕反修例及去年區選不力的官員被撤或調職;與此同時,中聯辦衝破《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的界線,表明代表中央在香港行使監督權。這些都非獨立、偶發的事件,而是北京的系統性進攻,對行政、立法兩大戰區左右開弓,要炸開九月立法會選舉的血路及選舉後一旦民主派「奪權」的死局。「大鬥爭」階段已在狼煙中降臨。

駱惠寧早於2月21日提出有人要「奪取香港管治權」,比起戴耀廷3月10日提出「35+」泛民立法會議席過半時間更早。(中新社)

短期任務:攻取九月立法會選舉

4月13日,夏寶龍執掌港澳辦剛滿2個月,港澳辦與中聯辦雙雙向民主派發炮,其中點名炮轟公民黨郭榮鏗阻撓立法會正常運作,想將香港「攬炒」,為北京新一輪攻勢轟出第一響炮聲。可以說,九月立法會選舉前哨戰已由此拉開序幕。

據聞,在此前一星期,本地建制派陸續收到有關方面的「通傳」,以後一律稱呼民主派為「攬炒派」。加之「兩辦」新聞稿的炮火,顯而易見,北京想以「攬炒派」這塊大牌匾拖纏民主派在九月立法會選舉的選情。

一場突如其來、兇猛無匹的新冠肺炎疫潮,已把香港經濟沖得七零八落,無數市民的生計正陷入水深火熱之中,這是去年區議會選舉後沒有人能預計到的噩夢。據聞北京的「內參」報告評估,港人面對着未見盡頭的經濟困境,不會希望政治生態再踩多一腳,真的變成全香港「攬炒」,尤其中間派或「淺黃」選民會猶疑起來,未必像去年區選般一往無前投給民主派。

當然,北京要攻取立法會選舉,不會只是打「反攬炒」口水戰這般簡單,必然輔以其他行動。港府內手握分配地區資源大權的民政事務局,原局長劉江華被建制派私下批評,「沒有做好本份」,令建制派失去許多「搶分」的先機。此外,民政事務專員操DQ候選人生殺大權,惟去年區選有人傳出拒絕向民主派候選人落刀。原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在這個時候「掉官」,換上形象更「有幹勁」、更「有作為」的接任人,並非無因。

另一方面,去年區選後,遭遇重挫的建制派多次公開投訴選舉不公,例如有議員辦事處被破壞、派發選票程序有問題,甚至質疑有票站職員偏幫民主派候選人等。與此同時,「DQ」的閘門,即是否符合確認書上聲明效忠特區及擁護基本法等,亦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把關。局長聶德權此時被調走,取而代之的是紀律性強、勇字當頭的入境處處長曾國衞,箇中考量不言而喻。

炮打民主派與林鄭換班子,從某個角度,其實是一套選戰「連環拳」。

徐英偉掌管民政事務局,操調撥地區資源大權。(張浩維攝)

長遠部署:防民主派「奪權」後衝擊特區管治

建制陣營的連串行動,亦為部署防止民主派一旦搶灘成功,在立法會奪得過半數議席後,嚴重衝擊特區管治的局面。

港澳辦於4月21日再發稿追擊郭榮鏗,指其「蓄意違背誓言、嚴重濫權行為涉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質疑其是否擁護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更引述2016年人大就基本法104條的釋法內容,指「立法會議員如果違反誓言,就必須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有關「違背誓言」的指控,被視為DQ民主派的「新法」。不難想像,民主派在下屆立法會倘真完全癱瘓議會,北京便可指示港府入禀控告有關人等「違背誓言」進行DQ。北京擁有《基本法》的釋法權,民主派難擋其鋒。有指這是北京防範民主派「35+」後衝擊特區管治的撒手鐧,不惜與民主派「踫硬」。

 

曾國衞3月接受《紫荊》訪問。(《紫荊》片段截圖)

毛澤東主張以鬥爭求團結,認為以鬥爭求團結則團結存,以妥協求團結則團結亡。從最近開炮攻打民主派,以及落刀撤換林鄭內閣的多個機要政策局局長,北京顯然想用大鬥爭來「求團結」,而非以大妥協來「求團結」。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