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圈風聲│消息:許智峯岑子杰等5人本亦遭DQ 民主黨非必然過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政府上周四(7月30日)公布DQ12名立法會換屆選舉參選人,翌日隨即宣布押後選舉一年,最終未有其他參選人再遭選舉主任「落刀」。據了解,原來其他「倖存」的民主派參選人中,社民連岑子杰、民主黨許智峯、新界西朱凱廸、人民力量陳志全和前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本來亦很大機會被DQ,只因選舉主任未下最終決定,港府已宣布押後選舉,才避過正式落閘。

消息指,各人被DQ的原因,亦屬政府上周四發稿提及的五個理由,例如邀請外國干預香港、反國安法等。消息又指,有關參選人即使今次被DQ,亦不代表日後無法參選,屆時有關選舉主任會重新評估提名是否有效。換言之,曾因逾越該五條政治紅線而被DQ的參選人,如果來年避開觸踫紅線,仍有機會一戰。

許智峯認為,政治紅線隨時改變,民主派位置被動,還是應該做好份內事,同時不要讓港府有明顯的藉口對付他們,應「be water」地應對。

知情人士透露,港府內部本來認為跌入DQ線內的不僅12人,另有多人亦「中招」,至少包括現任議員陳志全、許智峰、朱凱廸,以及岑子杰、張崑陽,全因相關選舉主任未及下最終決定,特首林鄭月娥便在上周五提名期結束後宣布押後選舉,所有選舉程序隨即終止,才令五人避過公開DQ。

過去經驗,有參選人在提名期後才收到選舉主任的裁定提名無效通知。

其中7月25日才報名的許智峯,沒有收到選舉主任去信查詢,但原來他本來亦身陷DQ危機,理由是曾要求外國干預香港事務。事緣他在2月時曾參與「北歐香港代表團」,到丹麥丶挪威丶瑞典等地,講述香港反送中運動及人權、民主狀況,代表團亦有呼籲北歐政府和國會採取行動,支持香港爭取人權和民主運動。據悉港府內部已認定其有關行動己足以構成被遞奪參選資格,「雖然須由選舉主任作終極裁決,但今時今日的政治氣候,選舉主任會與港府高層背道而馳嗎?」

許智峯接受查詢時表示,他本就認定自己會被DQ,因為連公民黨都有不少參選者被DQ,而相對溫和的民主黨當中,以他的風險最高。他亦估計,自己曾參與北歐香港代表團會是DQ理由之一。許智峯認同,政府現時列出五個原因DQ後,再押後選舉一年,似乎有劃下政治紅線的意味。不過,他認為DQ的政治紅線可以隨時改變,他們的角色相當被動,而在複雜的政治博弈下,「民主派只能盡量做該做的事」,同時不要讓政府有明顯的藉口對付他們,大家應「be water」地應對。

岑子杰參加民主派初選時稱,他無懼被DQ風險,在「港版國安法」立法後仍會繼續原有的抗爭行動。(資料圖片/歐嘉樂攝)

反國安法成DQ理由「大戶」 逾380區議員曾聯署聲明表態

至於朱凱廸、陳志全被DQ的理由,相信與兩人都曾參與抗爭派的聯合記者會聲明有關。該聲明指他們會義無反顧地反對「港區國安法」,亦是抗爭派參選人何桂藍、梁晃維、袁嘉蔚及岑敖暉等人被DQ的理由之一。

岑子杰方面,雖然他沒有參與上述聲明,但亦被選舉主任問及他曾參與十八區民主派聯絡會議聯署回應國安法草案的聲明,該聲明有超過380名區議員參與;又問他是否意圖藉否決所有政府向立法會提出的法案、議案及財政預算案迫使特區政府回應訴求;以及反對國歌法,是否代表他現時無意真正及忠誠地接受和履行擁護《基本法》及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信上述3點將是他被DQ的原因。

今日被DQ,明年參選會否也難入閘?消息指,選舉主任每次都會參考參選人過去一段日子的表現,從而評估其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政府,「次次都重新評估,不排除會推翻上次決定,好似(前眾志成員)袁嘉蔚,2018年她退出眾志後,沒有踩政治地雷,反而做地區工作,所以去年區議會選舉便成功入閘;但今年她公開反國安法,觸踫了政治紅線,結果被落閘。」

消息又指,今次DQ12人,目的是要亮出一條清晰的政治紅線,警告民主派知所進退,而非為斬斷抗爭派的參選之路,否則會「等埋張崑陽」才宣布押後選舉。「同樣道理,如果朱凱廸、陳志全、岑子杰、許智峯等繼續觸踫政府列出的五條紅線,明年參選時會照樣被DQ」。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