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松泰專訪|從政難顧大眾喜惡 國旗案教訓深刻:政治非請客食飯

撰文:吳倬安
出版:更新:

熱血公民鄭松泰因登記成為選委會當然選委,被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裁定無效,連帶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未能完成延任後的第六屆立法會任期,不少人提到醫學界陳沛然未有登記為選委,巧妙避過DQ一劫,形容鄭松泰「行錯棋」。鄭松泰接受《香港01》訪問時反駁此說法,指假設今次能避過資格審查,參選第七屆立法會同樣要面對審查,認為「唔能夠避」,又指選擇登記為選委是不欲自己成為其他派別的鬥爭籌碼,形容是在「被動中做較主動嘅角色。」
回顧五年議會生涯,鄭松泰重提五年前倒插國旗案,形容國旗案是一個深刻教訓,讓他知道政治不是請客食飯,也讓他直接、清晰知道,2016年後的議會政治不再是舉牌、「嗌兩下被抬走」,而是一場既殘酷又現實、動刀動槍的「生死決」。

鄭松泰的議員辦公室有不少風水擺設,老鷹面向中環灣仔繞道的「蛇口」,麒麟則對著龍和道。(羅君豪攝)

鄭松泰的議員辦公室位於立法會10樓的「尾房」,飽覽添馬艦和維港景致,議員房的角落放了不少風水擺設,老鷹擺設面向中環灣仔繞道的「蛇口」,一對麒麟擺設面向龍和道。本身曼聯球迷的鄭松泰曾在房中掛上一件雲佩斯的紅色球衣,如今已換另一件紅衣,原來也是風水擺設。被問到是否篤信風水命理,鄭松泰直言:「我點可以唔信」,「呢邊翼嘅民主派,8樓(公民黨)、9樓(民主黨)、10樓(陳志全等獨立議員)全部唔見晒喎,好似Avenger(復仇者聯盟)咁,一啪手指就得返我一個,我點可以唔信」。

資格審查「遲早要面對」 作為少數派化被動為主動

可是,覆巢之下無完卵,去年選擇留任的鄭松泰因登記成當然選委,正式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議會內只剩下陳沛然一名非建制派。談到登記選委的決定,鄭松泰指其個案不能與陳沛然比擬,他解釋自己作為熱血公民黨主席,須思考政黨往後的道路,指該黨能否發展下去,很大程度取決於他能否繼續參選和保留立法會議員身份。他假設今次能避過資格審查,參選第七屆立法會同樣要面對審查,認為「唔能夠避」,「遲早都要面對你留唔留、去唔去(立會選舉)嘅問題,如果我呢一刻唔登記,我用沉默、偷偷地嘅做法,去到12月,但事情無解決到。最基本係我無理由做其他人嘅鬥爭籌碼,所以希望件事為自己寫落註腳,喺被動中爭取較主動嘅角色。」

鄭松泰續指,登記選委的決定是不欲自己成為其他派別的鬥爭籌碼,因其議會角色較「獨特」和「麻煩」,不同政治勢力對其留任都有看法,有建制派認為他傷痕兼案底累累,不應留在議會;亦有一批意見認為若他不留任,議會或變「清一色」。因此,他自己研判處於被動角度,基於這個背景下,他決意登記成為選委。

鄭松泰指登記做選委接受資格審查是化被動為主動,不同政治勢力對其留任各有看法,不欲成為其他派別的鬥爭籌碼。(羅君豪攝)

倒插國旗案體會深 「一剎那知道政治好殘酷」

被問到如何為其政治生涯作總結,鄭松泰指,熱血公民在2016年之前只是壓力團體,2016年正式變成政黨,當時自己仍在大學教書,直至不獲大學續約,於2018年正式成為一個「純政治人」。

鄭松泰重提五年前的倒插國旗案,形容國旗案是一個深刻教訓,令他知道議會政治的真面目,「事件令我直接清晰地知道議會政治唔係舉牌、得閒去遊行,或喺議會度嗌兩下被抬起。老實講,嗰刻我以為我係搞緊裝飾品,我以為嗰班建制派會因為我搞一件咁重要嘅裝飾品(國旗、區旗),佢哋(建制派)會入返嚟(會議廳),就唔會流會、俾到其他人宣誓,當時我以為(議會)係一個Performance(表演),但最後原來係有人揸雙刀,話你搞旗仔、要劈你,呢個係我一個幾深刻嘅教訓。」

鄭松泰又說,「旗仔案」讓他知道政治不是請客食飯,也讓他直接、清晰知道,2016年後的議會政治是一場既殘酷又現實、動刀動槍的「生死決」,「你話佢(當時他倒插的國旗)係國旗,但都根本唔係跟國旗嘅法律格式,但現實政治係唔會同你講法律條文,嗰一剎那就知道政治可以去一個位、係好殘酷嘅現況,係一場生死決嚟。」

鄭松泰重提五年前的倒插國旗案,形容國旗案是一個深刻教訓,感嘆議會政治是一場既殘酷又現實、動刀動槍的「生死決」。(羅君豪攝)

黃絲慶祝被DQ 鄭松泰不解謾罵:從政難單顧大眾喜惡

不論黃、藍,都不視鄭松泰為同路人,當傳出他被DQ的消息,不少黃營支持者歡喜若狂,重提他與本土派的恩恩怨怨,揶揄他「可以去美心買散水餅」等。被問到如何看待這些批評,鄭松泰坦言不明白網戰、謾罵的意義,又認為政治人不能純粹依從普羅大眾喜惡行事,「去到今日仲講侮氣說話、網戰、謾罵,我最唔理解嘅係,其實除咗出咗啖氣,仲有乜係可以幫到自己......你個人梗係唔開心、有冤屈,但我哋(政治人)如果純粹依從普遍大眾喜惡、好惡,好老實咁講,我唔好去做姜濤?當然我做唔到啦(記者:Mirror Stanley?)我唔好去做Stanley?」

不論黃、藍,都不視鄭松泰為同路人,DQ後不少黃營支持者在網上揶揄,鄭松泰笑言從政難單顧大眾喜惡。(羅君豪攝)

與黨友商前路最重要平安 禁選五年後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熱血公民尚餘兩名區議員,被問到未來的前路,被禁選五年的鄭松泰指未考慮解散選項,又指正安排與內閣成員會面,討論未來的工作方向和目標,又指該黨9月將召開黨員大會,屆時會有決定,「我哋本身既有工作已經有安排,唔會因選舉有太大影響,好直白講,我哋做到嘅,就係慈善工作、社會福利範疇工作,自己(黨員)生活就係自己嘅考量」,但強調最重要是身邊人、持共同理念的「手足」能夠齊整和平安,「呢一刻最緊要身邊人安頓好生活,希望身邊人整整齊齊、平平安安。」

離開立法會後將與黨友商前路,鄭松泰指最重要身邊人平安。(羅君豪攝)

至於未來個人路向,他表示將繼續從事教育工作,同時會研究搞生意。被禁選五年是否意味代議士之路走到終點?鄭松泰認為不能斷言,指五年後的政治形勢或與現在有很大分別,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經歷DQ過後,被問及對有意出選立法會選舉的泛民主派有何寄語,鄭松泰呼籲切勿只單純看選舉,「我諗最重要唔係單純考慮政權俾唔俾你選…...香港係一個共生環境,如果大家希望香港係有一個可以生活到嘅環境,就要諗有無空間可以投入,但唔好單純睇選舉,要幫香港唔係淨係得議席。」

鄭松泰議員辦事處門後貼有熱血時報仝人送贈的「保住議席」祝賀,但來到本屆立法會最後兩個多月,議席最終都是保不住。(羅君豪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