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政彥】曾擊敗Hélio Gracie 讓木村鎖成爲尊稱的日本柔道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巴西柔術和綜合格鬥中,木村鎖(Kimura)可以說一招常見的降服技,也是大部份初學者都會接觸到的招式。不過,這招在柔道稱為腕緘的招式之所以在巴西柔術中被稱為木村鎖,原因卻是因爲日本柔道家木村政彥曾以這招擊敗了巴西柔術傳奇Hélio Gracie,而讓這招以木村鎖之名廣爲流傳。

木村政彥。圖片來源:https://bit.ly/389WRGD

木村政彥(1917—1993),出生於日本熊本縣。他從九歲開始就練習柔道,六年後便考取了四段資格。1935年,木村政彥在經歷了人生僅存的四場柔道敗仗後,成功以18歲之齡獲得了五段資格,成為了當時最年輕的柔道五段。據聞他每天都會在東京警視廳及講道館的道場內苦練,其中尤以大外刈一式最為純熟。他的練習拍擋甚至要求他不要再使用大外刈,以防造成人命傷亡。

1947年,30歲的木村政彥成功考取七段資格,之後他獲邀四出教學,足跡遍及海外。1949年,當木村政彥結束夏威夷的訪問後,他與另外兩位同行的柔道家山本利夫、加藤幸夫去到了巴西,參加由當地日媒《サンパウロ新聞》安排的一場挑戰賽。他們的比賽對手,便是巴西柔術的奠基人之一Hélio Gracie。

巴西柔術奠基人之一Hélio Gracie,圖片來源:http://bit.ly/2GDD6s4

*延伸閲讀:【名家】巴西柔術傳奇——Hélio Gracie

巴日對戰

比賽以「Gracie Rules」進行,即投技和壓制技術不能得分,只有降伏技方算勝出。加藤幸夫率先接受挑戰,在馬拉卡納運動場(Estádio do Maracanã)與Hélio Gracie進行三回合、每回合十分鐘的比賽。結果比賽以和局告終。事後加藤幸夫認為Hélio Gracie的寢技確實舉世無雙,但他有信心用摔技可以戰勝Gracie。於是他立刻要求重新對賽,Hélio Gracie亦欣然接受。

三周後,兩人於聖保羅的伊比拉布埃垃(Ibirapuera)重賽。雖然加藤幸夫成功幾次摔倒對手,但還是被Gracie擅長的Cross Choke勒至失去意識:

木村政彥請纓出戰

賽後Hélio Gracie繼續向日本柔道界發出挑戰,山本利夫原是他的下一個對手,但木村政彥卻自動請纓,兩人遂於1951年10月23日、在馬拉卡納運動場作賽。比賽當日全場坐無虛席,巴西總統瓦加斯(Getúlio Dornelles Vargas)亦是座上客之一。據聞當時無論巴西或日本國內的武術界,俱不看好木村政彥。Gracie一方甚至帶了副棺材到場,「預示」著木村的結局。

按照現時流傳的文字記錄,比賽仍以「Gracie Rules」進行,總共有三個回合、每回合十分鐘。首回合雙方都未能構成威脅,次回合木村政彥憑著體重優勢(木村比Gracie重近二十公斤),用盡全力扣緊Gracie的頭頸,之後再把握機會,用他著名的「腕緘」折斷了Gracie的左手。本來Hélio Gracie仍沒有絲毫放棄的打算,但他的兄長Carlos Gracie卻適時拋出毛巾宣布棄權。木村政彥成功勝出這場經典對決,而他那記廣為傳誦的「腕緘」,則被人更名為「木村鎖」(Kimura):

+7
+7
+7

Gracie Insider為木村鎖在巴西柔術中Guard位置進行示範:

木村政彥與力道山的恩怨

成名後的木村政彥於50年代轉戰職業摔角,他受力道山(1924-1963,日本職業摔角界的奠基人,被譽為「日本職業摔角之父」)邀請加入日本職業摔角協會(日本プロレス協会)。這次轉向令木村政彥與講道館交惡,此後他只能一直停留在柔道七段。事實上,木村政彥在日本職業摔角協會的日子也不愉快。

按他記述,他本來安排與力道山進行一場內定的重量級比賽,但力道山卻不按「劇本」作賽,接連出重招把他擊昏,事後木村亦沒有獲得任何重賽機會。比賽詳情可參考:【摔角】豬木及巨人馬場恩師 創造了日本職業摔角風潮的力道山

氣憤的他立刻退出日本職業摔角協會,另在家鄉熊本成立國際職業摔角隊(英譯International Pro Wrestling Force)。雖然國際職業摔角隊最後還是遭到日本職業角協會吞拼,但它卻成為了墨西哥式摔角(Lucha libre,其比賽形式詳見《摔跤?摔角?角力?》一文)在日本的先驅。而與木村政彥結怨的力道山,亦在1963年被黑道組織「住吉會」刺殺身亡。坊間一直盛傳是次事件與木村政彥有關,但近年的輿論已經否定了這種說法。

決戰Waldemar Santana

Waldemar Santana,圖片來源:http://bit.ly/2Fnohu4

1959年,木村政彥再次去到巴西,進行他武術生涯中最後一場公開比賽。他的對手是當時如日中天的巴西柔術及Capoeira冠軍Waldemar Santana。Santana同樣擊敗過Hélio Gracie,那場比賽進行了超過三小時,乃近代武術史上另一場經典。然而,Santana與木村的比賽卻非常短促。後者憑藉背負投、跳腰及大外刈等摔技,就迫得Santana主動棄權。

其後Santana要求以Vale Tudo規則重賽,而這場比賽亦是木村政彥畢生罕見的苦戰。蓋因木村當時已經滿身傷患,坊間甚至傳言主辦方以威嚇方式迫使木村強行作賽。結果大部份時間木村政彥都處於劣勢,他的背負投未能建功,反不斷被Santana擊打頭部。但木村政彥卻成功把握機會,打斷了Santana的鼻樑,最終以分數勝出比賽。

淡出職業賽事

經此一役,木村政彥開始淡出職業柔道界,轉到拓殖大學柔道部擔任監督,訓練出名將岩釣兼生等人。1993年4月18日,木村政彥逝世,終年75歲。他被安葬於熊本市南區野田的大慈襌寺。

時至今日,木村政彥仍然在柔道界享有極其崇高的地位。他被譽為日本「柔道之鬼」,甚至有人稱他為「史上最強柔道家」,可謂「木村之前無木村,木村之後無木村」。

延伸閲讀:

【掌底打擊】MMA傳奇Bas Rutten成名絕技 裸拳打擊外的另一選擇

【Vale Tudo】巴西「所有都可行」的格鬥 如何啟發 MMA運動興盛

【UFC】Royce Gracie - 以巴西柔術顛覆格鬥界

【名家】巴西柔術傳奇——Hélio Gracie

【名家】巴西柔術的崛起——Carlos Gracie

【摔角】豬木及巨人馬場恩師 創造了日本職業摔角風潮的力道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