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頭大戰|童年玩意成為日本全國大賽 軟布料可成為兵器防身嗎?

撰文:衛爾良
出版:更新:

相信不少讀者小時候都曾經頑皮地拿起床上的枕頭,跟朋友或兄弟姊妹互相打鬧。不說不知道,原來「枕頭大戰」這種童年玩意,在日本居然成為正式競技比賽,甚至舉行全國大會!其實,軟呼呼的布料真的可以成為兵器嗎?

「全日本枕頭大戰」競技

「全日本枕頭大戰」於2013年2月在日本伊豆半島的伊東溫泉發起,最初由伊藤高中宗崎分校的學生為了吸引年輕人到該市遊覽而研發。從2018年開始,大會增加地方資格賽的數量,並將「全日本枕頭大戰」作為一項商業活動來推廣。

+3

大會在2020年邀請到日本藝術體操運動員畠山愛理作為代言人,拍攝活動宣傳品。在2021年,大會更跟老牌紅白機遊戲熱血躲避球聯乘,做出了宣傳圖片跟模擬「枕頭大戰」的遊戲影片。

其實「枕頭大戰」比賽方式非常簡單,跟「閃避球」方式十分相似。

「全日本枕頭大戰」場地配置圖。(圖片擷取自︰https://makuranage.jp/posts/1)

比賽場地為4.5米×7.2米(20個榻榻米),與對方隊伍的場地相距2米。遊戲分三回合進行,每回合兩分鐘。

每隊有8名身穿浴衣制服的隊員,在分開兩邊的場地上互相投擲枕頭,並試圖通過用枕頭擊中對方隊員來使其入睡。

比賽開始前,雙隊員要在各自的「被褥」中準備。當裁判吹響哨子示意比賽開始後,他們才可活動。

+3

遊戲中有四個職位:「大將」是球隊的領導者;「自由人」能舉起被子保護隊友;「攻擊者」負責在榻榻米上投擲枕頭使對手睡覺;「支援者」負責把場外的枕頭回收給隊友使用。

當其中一方「大將」被擊中,回合便會即時結束,擊中對方大將的隊伍勝出該回合。假如在回合時間完結時,雙方大將仍然生還,則以生還隊員數分出勝負。若兩隊剩餘人數相同,該回合則為「平手」。

比賽中還有一個「必殺技」可供兩隊使用,那就是「老師來了」功能。「老師來了」每一隊每場比賽只能叫一次,一回合中只能有一隊使用。當某隊的「支援者」呼叫「老師來了」時,所有參賽者必須原地暫停,呼叫隊伍可直接到敵方場區取回所有枕頭。

「全日本枕頭大戰」的浴衣制服和榻榻米場地,使比賽有一種非常強烈的日本感覺,活像日本版枕頭版「閃避球比賽」一樣。

下次大家到伊豆伊東溫泉旅行時,不妨觀摩一下。

雖然枕頭軟呼呼的難以成為兵器傷人,但其實現實中的確有以軟布料作為防身工具的例子。

現實中以軟布料為武器的例子

在中世紀歐洲劍技中,亦有以衣服或斗篷作為兵器的例子。(網上圖片)

在中世紀西洋劍技中便有以斗篷作為兵器的例子。在Camillo Agrippa 在1553年出版的書籍《Trattato Di Scientia d'Arme : con un Dialogo di Filosofia》中,就有介紹斗篷(披風)。在當時被拿作西洋劍的輔助武器使用,起初可能是無意間發現,後來才扶正成為正式的西洋劍劍招。除撩撥彈開敵劍或封鎖敵劍以外,還可以用於攻擊之用。

斗篷主要是捉住肩口部分,將斗篷纏在手腕部位。早期劍士會將斗篷纏得比較緊,後來就捲得稍微寬鬆點,像是掛窗簾般垂在身體前方,作為遮蔽敵方視線的障眼道具。一般防守用法會以斗篷撥開對方攻擊,甚至把持敵劍。

而攻擊方面則有拋斗篷的招式。當時斗篷的質地遠較今天的厚實,重量亦相對較重。假如斗篷掛在西洋劍上,除非順利將斗篷甩掉,否則對方的西洋劍基本等於無法使用。據說斗篷拋得好的話,斗篷就有可能纏住對方的手腕或刀劍,讓對方你法甩開。此外,亦可拋向對方面部,趁機進擊。

著名菲律賓武者伊魯山度示範用Sarong。(圖片來源:http://maelstromcore.com/?p=3448)

另外在東南亞武術中,亦有以Sarong,又譯為「紗籠」,作為兵器的技術,分別具有奪兵器、拉扯、套頭、負重等功能。詳細說明可參見《【Silat/席拉】東南亞軟兵器:Sarong》

+2

在早前介紹過的《實測MMA拳手目睹襲擊會否挺身而出 分析朝倉未來五種應對手法》中,日本MMA拳手朝倉未來便曾被團隊設計,測試他遇見街頭襲擊的本能反應。修練「零距離戰闘術」的演員格鬥家坂口拓亦曾拍片分析朝倉未來的應對手法。他認為脫衣是確實是不錯的應對手法。衣服既可以干擾對方視線,增加逃生或反擊機會,亦可以當作防護之用。但他亦指出,脫衣的距離及時機必須掌握好,因為對方不會乖乖等你脫完才展開攻擊。

所以大家千萬不要小看軟布料的威力呢。

武圖App2

你知道日本弓道中的「射法八節」嗎?點擊圖片觀看說明:

+4

你一定好奇的「印度八大兵器」,點擊圖片觀看文字說明:

+4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