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第二大腦】肥胖、糖尿病、關節炎 腸道原來是慢性病禍首!

撰文:書摘
出版:更新:

香港公立醫院長期人手不足,為紓緩決療系統「爆煲」問題,財政預算案建議增加醫護及專職醫療學額,在18/19年度的經常資助提高近60億元,以應付未來需要。
增加醫療資源固然重要,但要減輕醫療費擔,預防更勝於治療。都巿人普遍有過敏、肥胖、糖尿病、關節炎等慢性病,一般以為病因來自身體不同器官,但台灣鴻馨診所院長、臺大醫院家庭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吳佳鴻引述外國醫學研究發現,許多慢性都巿病的罪魁禍首原來是腸道,而腸道的重要性仿如我們的第二個大腦。一旦出現「腸漏」情況,就如防火牆被攻破,影響健康,因此關注腸道健康才是治本之法。吳醫師把對腸道的醫學心得,寫成新作《腸漏,發炎的關鍵》,呼籲民眾關心腸道健康。

以下內容節錄自吳佳鴻醫師著作《腸漏,發炎的關鍵》:
腸道有自己的腸道神經系統,而神經系統可以自行調控整個腸道的活動,包括蠕動、收縮、分泌、循環、免疫、發炎等生理功能,不受大腦的控制。換言之,腸道神經系統就像是一個獨立的大腦,可以獨立運作。(視覺中國)

整個腸道表面,每天都要面對我們吃下去的外來物,不管是食物也好、微生物也好、藥物也好,所有從外面環境進入口腔的物質,最後都會跟腸道面對面接觸,接受腸道的調控。

因此可以說,腸道正是我們身體內部組織與體外環境接觸的最大介面,是一道重要的屏障,絕對不只是單純的運輸、消化吸收和排泄而已!

腸道是第二大腦

「腸道是第二大腦?怎麼可能?大腦在頭骨裡,腸道在肚子裡,怎麼會相像?八竿子打不著吧?」

為什麼說腸道是我們的第二大腦呢?因為腸道有自己的腸道神經系統(Enteric nervous system, ENS),這些腸道神經細胞分布在整個腸道的管壁裡,腸道的神經系統含有將近上億個神經元細胞,數目相當於中樞神經脊髓的神經細胞數亮,功能與多樣性也跟中樞神經很相似。此外,腸道神經系統可以自行調控整個腸道的活動,包括蠕動、收縮、分泌、循環、免疫、發炎等生理功能,不受大腦的控制。換言之,腸道神經系統就像是一個獨立的大腦,可以獨立運作。

腸道的神經系統看似獨立運作,不受大腦控制,但事實上,腸道的健康跟大腦的功能彼此互相影響、緊密關聯。腸道出問題,會影響大腦功能的表現;而大腦功能運作不正常,也會回過頭來影響腸道,這就是所謂「腸腦軸線」(Gut-brain axis),是近來非常熱門的研究議題。

腸道的神經系統,可以直接或間接地透過自律神經系統(包括交感神經及副交感神經)、內分泌細胞、免疫細胞、腸道菌的代謝產物、細胞激素等等來與大腦溝通,大腦也會給予相對應的回饋。

腸道與大腦之間的網絡雖然錯綜複雜,卻和諧運作,影響著我們的飲食與能量代謝、腸道屏蔽功能(gut barrier function)、發炎反應、壓力調適、內分泌系統的平衡、心理情緒、行為表現、大腦的思考、認知、感覺、記憶等等。牽一髮動全身,中文常說的「直覺」,英文叫作「gut feeling」,若以「腸腦軸線」的角度來看腸與腦之間的緊密關聯性,還真有點道理呢!

腸道原來是許多慢性都巿病的罪魁禍首。(視覺中國)

腸子怎麼會漏?──何謂腸漏(Leaky gut)

腸道的黏膜,是由一層薄薄的黏膜細胞(enterocyte)構成,黏膜細胞會分泌黏液到黏膜表面,而黏膜細胞底下則是黏膜固有層(lamina propria),再往下則是黏膜下組織(submucosa)與肌肉層等。

黏膜細胞雖然只是一層薄薄的單細胞構成,卻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有如身體裡一道重要的防火牆,細胞彼此之間靠著緊密連結(tight junction)連結在一起。

這層黏膜細胞不但會分泌腸道黏液,同時也會接觸到腸道管腔中的所有物質,包括我們吃進去的食物、水分、微生物、毒物、藥物,不管是對人體健康有益或有害,都會跟這層薄薄的黏膜細胞直接接觸。

因此,黏膜細胞一方面必須能夠吸收人體需要的營養素、水分、電解質;另一方面又得確保將毒物、有害微生物、過敏原、無法消化的食物大分子阻擋在外,以免進入人體,引發不當的免疫及發炎反應,危害健康。

腸道會透過免疫、神經、內分泌系統,與其他組織器官如胃、肝臟、膽囊、胰臟、中樞神經等相互溝通,如此複雜的生理機制二十四小時進行,並隨著外在環境(也就是腸道管腔裡的食物、微生物和毒物)而不斷調整,直接或間接地影響我們的健康。

正常健康的情況下,薄薄的黏膜細胞彼此間靠著緊密連結,緊緊結合在一起,形成一道防火牆,黏膜細胞負責吸收我們需要的營養,同時也阻擋有害物質的入侵。然而,一旦緊密連結這道關卡鬆脫了,防火牆屏障就會出現問題,導致功能異常,有如牆壁上原本緊緊堆疊的磚頭間產生了縫隙,髒東西壞東西就容易入侵。

緊密連結的破獲或功能異常,造成細胞間的縫隙變大,腸道通透性因而增加,這就是所謂的「腸漏症」。由於緊密連結鬆脫了,造成細胞間的縫隙,讓許多有害物質可以鑽進人體內,一路進到黏膜細胞底下的黏膜固有層。黏膜固有層內有免疫細胞,一旦跟這些外來的有害物質接觸,便會針對這些入侵者啟動一系列免疫反應。

可以想像,緊密連結這道開關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也非常複雜,它不像水泥,只要把磚塊彼此黏緊就不動了;實際上,隨著外在環境的不斷變動,攝取的食物、藥物、微生物、毒素等的不同,緊密連結也必須隨時不斷作出適當的動態調節與反應,以應付各種狀況,什麼時候該吸收、什麼時候又該阻擋,都精過精密地調控。

注意均衡飲食和培養良好的生活習慣,再加上定期做身體檢查,有助保持腸道健康。

「腸漏」一詞早就出現

事實上,腸道通透性增加的現象及其與疾病之間的關聯性,並不是新發現,也不是最近幾年才被提出來。在1950年代,甚至更早就有學者提出。到了1980年代,英國的 Ingvar Bjarnason 醫師在權威醫學期刊《刺絡針》發表文章,描述喝酒患者的腸道通透性增加,導致有毒物質進入體內造成組織的傷害。在該篇文章裡,Bjarnason 醫師把腸道通透性增加的現象,稱為「腸漏」,並在文章標題使用了這個詞。換言之,「腸漏」一詞在三十多年前就已正式出現,之後也有許多研究探討腸道通透性對健康的影響。

但直到二十世紀末及二十一世紀初之際,義裔美籍學者 Alessio Fasano 醫師及其研究團隊才發現了調控緊密連結的分子「連蛋白」(Zonulin),並進一步說明「連蛋白」引起腸道通透性,增加造成腸漏的機制,該研究發表在醫學期刊《刺絡針》後,與腸漏相關的研究如雨後春筍般大量出現。

《腸漏,發炎的關鍵》(時報出版)

書名:《腸漏,發炎的關鍵》

作者:吳佳鴻醫師

鴻馨診所院長。臺大醫學系醫學士、臺大醫院家庭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臺灣肥胖醫學會肥胖專科醫師、中華民國肥胖研究學會副祕書長、臺灣醫用營養醫學會會員、美國功能醫學研究院(IFM)醫師會員、美國功能醫學研究院核心課程訓練、美國抗衰老醫學會(A4M)專科醫師考試通過。

吳醫師認為身體的組織、系統、器官的生理運作,都是彼此緊密相關、互相影響,而非獨立運行。面對慢性病的趨勢,我們可以試著跳脫以「疾病為中心」、器官各自獨立、單純治療症狀的框架,融入以「創造健康」、「人為中心」的全人整體照護思維,透過生活形態中飲食營養、運動活動、睡眠休息、壓力管理、周邊關係、心理情緒心靈等各面向的調整,讓身體各系統間的生理功能和諧運作,進而達到理想的健康狀態(Optimal Health)。他主張每個人都可以從自己做起,進而影響周邊的人,讓大家一起變得更好、更健康。

出版社:時報出版 

《香港01》獲出版社授權轉載,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