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晚晚夢到兇殘女鬼嚟「割肉」 醒後真係有傷口 真相極恐怖

撰文:爆料公社
出版:更新:

經朋友同意,我來分享朋友他們的幼稚行為差點讓他們送命的驚嚇過程。朋友共花了四個多月的時間,事情才處理好,在聽完朋友的陳述後,我害怕了好幾天,甚至也對自己養的哥基有了戒慎感。

文:李姓女網友(發表於靈異公社)

是否要分享到社團,我之前考慮了好幾天,最終願PO到社團,是因隨著疫情趨緩,朋友會出來相聚,想勸告不信邪的人,需懂得尊重!

我和一些好友都有養哥基,每個月都會以野餐的方式,辦一次狗老大的交流聚會。因為疫情的關係只好停辦,但私下還是會分享各自覺得好吃的食物點心,並送到朋友家。8月時輪到我送點心給朋友們,我載著我家哥基到朋友阿駿家時,阿駿一開家門,我先是感到一陣冷風吹出來,身體抖了一下,隨及頭暈並發出嘔吐的聲音。阿駿看到後,才走出門口幾步,我家哥基就從車裡衝了出來,對著阿駿很兇的狂吠,甚至想咬阿駿。我和阿駿都嚇了一跳,點心拿給阿駿後馬上就上車離開了。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思考剛才發生什麼事了,我家哥基對阿駿又不是不熟,之前見到面都還會撒嬌(因為只要主人要出遠門,都會請有養哥基的朋友代為照顧)。

10月初,阿駿在聊天群組裡,留言說要去外縣市避一下別找他,說不是債務問題別擔心後,就沒再上線了。直到11月中旬阿駿通知我開了群組視訊,我和朋友看到阿駿手腳打了厚厚的石膏,臉頰包著紗布,得知阿駿之前出了車禍,被我們逼問後,才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說出來……

【精華節錄】一班無神論朋友去墳場BBQ 其中二人亂講嘢下場超得人驚(點圖放大閱讀)▼▼▼

+53

7月中阿駿在國外唸博士班的好友阿澤回台灣,頻表示太久沒嚐到台式碳火烤肉,因當時店面不開放內用,阿駿就約了共同朋友共四人自己烤。在苦於不知到哪裡烤肉時,其中一位朋友阿宏說:「我知道某個墓區前有塊不小的空地,不管平時還是假日都沒啥人,可以去那裡烤肉。」阿駿和另外兩人沒多想就同意了。

過了幾天的假日,租了一台休旅車,準備好食材,帶了幾件童玩及桌遊,下午跑到台南郊區,阿宏所說的那塊墓區前空地開始烤肉。烤肉烤了一陣子,阿駿和阿宏想上廁所,就有說有笑的走進後方的草叢裡,在烤肉台的朋友還有聽到阿駿說:「我們來比賽誰射的遠。」阿宏說:「來啊!誰怕誰!」之後兩人便哈哈大笑的走回到烤肉台。其中一個朋友阿政看了手機,問說:「已經五點多了,大家也快吃不下了,還要繼續烤嗎?」阿駿說:「當然繼續啊!吃不下的話就休息,我們來玩桌游。」一邊說著一邊走到車子那裡,搬出了露營燈組,說:「牛排和棒棒腿還沒烤完,晚點再配氣泡飲品當宵夜。」

四人嘻笑打鬧玩著童玩及桌游,玩了一段時間後已是晚上七點半,大家開始覺得餓了,阿駿就走到一旁的烤肉台,把牛排和棒棒腿拿出來,在切掉多餘的油花時,對著還在玩桌游的朋友們開玩笑的說:「好吃的肉等等就上桌,看我把你們的肉一片一片割下來烤。」阿宏回說:「好啊好啊!腿部我先預約,你們別跟我搶。」過段時間肉品都烤好了,四人再次邊聊天邊開吃,阿澤用猥索的表情說:「嘿嘿~這裡那麼安靜又都沒人,搞不好可以帶妹來約會哦!」其他人則哈哈大笑。

阿政肚子突然痛起來,有想拉肚子的感覺,因不想打斷大家聊天的氣氛,拿了一盞露營燈就自己找了可以遮避的草叢,想快快的上完。阿政在拉肚子的過程中,感受到後方冷風一直吹過來,頻起雞皮疙瘩。突然聽到有人很生氣的說:「滾出去。」阿政轉頭看,發現後方黑鴉鴉的沒半個人影,就在要擦屁股時,背部被推了一下,阿政褲子還沒穿好就大叫的跑出來。其他人聊天的話題,被阿政的叫聲給打斷,紛紛問阿政怎麼了,阿政發抖的說:「我們還是快離開吧!這裡怪怪的。」並把剛才發生的事說給其他人聽。其他人帶著懷疑的態度,走向剛才阿政上廁所的地方,用手電筒照了照,阿駿說:「阿政你也太沒膽了,後面就只有草叢你怕什麼,難不成會有鬼怪跑出來哦!我只覺得你的屎味才恐怖。」笑笑的走回烤肉台。

阿政被這麼一嚇,沒吃東西的心情了,就躲回車內聽音樂壯膽。又過了一會兒,阿駿突然覺得噁心很想吐,想跑到旁邊吐卻來不及,在起身時差點吐在阿澤身上。阿宏對著阿駿說:「你是不是吃太多了?」阿駿沒回答,頻打手勢要其他人把東西收一收,又跑到一旁去嘔吐了。十幾分鐘後,阿駿像快虛脫般慢慢的走到車旁,手扶在車窗,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因阿駿不舒服,阿宏就大聲的叫阿政快出來幫忙收拾,就在這時阿宏和阿澤一起聽到了「滾出去」的罵聲,兩人互看後加快手上的工作。而阿政才剛打開車門走出來,一陣冷風從他的臉頰吹過,像有髮絲滑過的感覺,還聞到一股燒焦味,便腿軟的坐在地上,一直說著:「隨便收一收,快離開這裡啦!」開心的辦烤肉派對,琅狽的回程,一路上阿駿都是昏昏沉沉的靠在車窗休息。

隔天早上,阿駿被媽媽叫起來,唸說:「7點多了,你今天不用上班嗎?」阿駿一起床,昨晚的噁心感還在,在思考著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跟媽媽說:「我肚子不舒服,幫我請假。」隨及倒在床上要繼續睡。阿駿媽媽因要上班就離開了。一連幾天,阿駿都以肚子不舒服向公司請假,只窩在房間裡,也不去就醫。晚上總是做夢,起床就很疲倦,加上沒吃什麼東西,臉色變的很難看,媽媽最終受不了阿駿的消極態度,請假帶阿駿去醫院。在醫師檢查後,判定只是吃壞肚子,打完點滴後就能回家了。阿駿到公司上班時,因那種噁心感會不時出現,頻頻擅離職守跑廁所,公司為了環境衛生,也因疫情關係要減少員工人數,就讓阿駿先留職停薪,回家把疾病醫好。

養病的期間,白天都是阿駿自己在家,想著前幾天太難受沒陪狗狗玩,拿著狗點心要到客廳找狗狗,卻看到狗狗好像跟他不熟般,一直避開他的手,幾次想觸摸狗狗的頭部都差點被咬。阿駿覺得很灰心,但身體不舒服,把狗狗點心放在地上就回房了。吃了藥沒多久就想睡了,這天又做了夢,夢裡又回到之前烤肉的地方,不一樣的是,周圍站著許多人,有的流著口水,有的用兇狠的眼神,在看著他和朋友烤肉,周圍不知名的人們一直靠近他和朋友,這時一張生氣的女人臉撲向阿駿,阿駿就被嚇醒了。這時已是傍晚,聽到狗狗一直在叫,打開房門時,發現狗狗是對著他的房間叫。阿駿因為覺得煩,就把狗狗關進陽台的狗籠裡,放了水和狗糧就不管了。晚上媽媽回來,告知了阿駿明天中午後要出差,配合隔離政策,可能要一個多月才會回來,讓阿駿好好顧家及狗狗。

過了兩天,阿駿晚上又做夢了,夢裡出現的是當時租的休旅車,朋友們陸續上車,而在阿駿上車後,身旁坐著一個女子,皮膚是灰白色的,臉被頭髮遮住看不清楚。一連幾天做著同樣場景的夢,只是那位女子慢慢的把頭轉過來,瞪大著眼睛,惡狠狠的看著阿駿。阿駿總是被嚇醒,而狗狗一樣不跟阿駿親近,甚至想咬他,這讓阿駿越來越煩躁,幾乎每天都把狗狗關在籠子裡。(我是在這時送點心到阿駿家。)媽媽不在,阿駿也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為了讓自己好睡,就去買了安眠藥。這天阿駿又做夢,夢裡看著自己躺在床上,身旁站著一個人,仔細一看就是前幾天夢到的女子,耳邊聽到:「呵呵呵~不是說要把肉一片一片割下來嗎?」隨後那名女子伸出手上的指甲,一直在刮著阿駿的手和腳,阿駿在夢裡痛的哇哇叫,痛到昏了過去,而阿駿驚醒後,也覺得手腳隱隱有痛感。

幾天下來,阿駿有點受不了了,吃了兩顆安眠藥,就想著應該可以好好睡一覺了,誰知這晚阿駿又做了同樣夢境,承受著手腳被刮肉的痛感。只是隔天驚醒後,看到狗狗在咬著自己的右手,床套上已有血跡,這下阿駿爆怒的把狗狗甩到地上,狗狗發出哀嚎聲就跑出去了,阿駿隨便拿了毛巾止血,打電話給朋友阿宏求救。到醫院後,發現右手上有好幾處被咬的傷口,醫師怕阿駿會有感染問題,就讓阿駿住院觀察三天,阿駿這時想的是,狗狗是如何進到房間裡的。在醫院的期間,阿駿只要昏睡,都會看見狗狗,齜牙裂嘴生氣看著他的畫面,這讓出院後在家的阿駿,看到狗狗時就會害怕,而狗狗也真的都盯著阿駿看,眼睛會隨著阿駿的移動而移動,阿駿索性開了一大包狗糧,放了一個臉盆大的水在客廳,之後就長時間躲在房間裡不出來。

這天傍晚,阿駿的媽媽出差完坐著公務車回來,因之前把客戶資料落在家中沒帶出去,就請同事在外面等一會兒,一開門聞到家裡很臭,原來是狗狗的大小便都沒清理,而狗狗像好幾天沒吃東西似的暴瘦。媽媽生氣的跑到阿駿房間,發現阿駿就是不開門,就請同事進來幫忙撞開門,看到阿駿昏睡的趴在書桌上,右手還滲著血,阿駿開口說了一句:「媽媽妳回來了哦!」就又趴著昏睡。同事在走出阿駿家時,小聲的跟阿駿媽媽說:「妳兒子不對勁,家裡也怪怪的。」給了媽媽一張電話號碼後,就急著離開了,連客戶資料都沒拿。一連幾天,阿駿媽媽在幫阿駿換藥時,總感覺房間裡,有眼睛在盯著他們看。而狗狗只要阿駿房門打開,就會跑到房門前狂吠,阿駿一天還是會吐個1~2次,最終媽媽受不了家中一連幾天的異味,打電話約了廟宇師父。

這天白天媽媽利用中午休息時間,載著阿駿到師父那,才快騎到廟口,阿駿在機車上就開始亂動,表示不想進去廟裡面,媽媽怕機車不平衡會摔車,只好停下來,這時阿駿想往反方向跑,還好媽媽及時把阿駿拉住,拖著阿駿進廟宇。(這段是阿駿媽媽的陳述)阿駿一進廟宇就發狂的亂叫,引起一陣騷動,師父連忙出來,拿了一把木尺打了阿駿頭頂,口中喃喃自語後,阿駿就攤軟的倒在地上。廟中志工幫忙將阿駿抬進到內殿,師父做了些動作,阿駿吐出一些難聞的水後,人清醒些,也舒服點了。阿駿及媽媽都以為事情已處理好了,就開始正常生活,但阿駿不時還是會夢到那名女子在床邊看著他,而狗狗依舊不跟阿駿親近,過了一陣子阿駿也習慣了。

這天下午阿宏到阿駿家慰問,阿駿在廚房準備飲料水果,發現阿宏從他的房間走出來後,就吵著要去散心,拉著阿駿就往門外走,這時阿駿隱約覺得阿宏眼神怪怪的。兩人互載騎在濱海公路上,阿宏沿路都沒說話,直到快騎到台南時,阿宏開口說:「我們之前去烤肉的墓區空地,就是走這條路上去的。」騎著騎著,阿駿發現越騎,周圍的人車越少。正想著叫阿宏折返時,前方出現一台農用貨車,阿駿頻叫阿宏快靠邊停,但阿宏反而加速了,眼看阿宏要朝貨車的方向騎過去,阿駿大力捏了阿宏的手,阿宏這時才反應過來,打算轉方向停下來,卻因機車搖晃不好控制,撞上路邊的電線桿,而阿駿被拋飛,摔進一旁的排水溝裡。貨車司機幫忙叫了救護車,阿宏經檢查後胸口有挫傷,腳的膝蓋有點骨裂,手部有擦傷。但阿駿有腦震蕩,手部開放性骨折,大腿骨折,右側臀骨骨裂,需在加護病房觀察幾天。

出了加護病房後,阿駿媽媽馬上找了廟宇師父到醫院,師父看著阿駿沈默了一小段時間,嘆氣的說:「唉~這要請神明做主了,對方是帶著惡意來,想帶走你兒子的,起因是你的兒子先去招惹對方,而你們又是拖了一段時間才處理,目前只好先放幾張軀煞符在床上,等出院後在準備儀式,先讓對方找不到你兒子,然後請神明來做主了。」出院後,由於阿駿不敢回家住,到廟宇做了些儀式,媽媽就安排阿駿到屏東親戚家住一陣子。之後師父通知阿駿媽媽說:「對方經神明溝通後願和解,但除了到事發現場道歉外,還得做功德迴向給對方,每年得祭拜對方一次。」

其實阿宏那次回家後也沒好到哪去,經常夢見一個老人在打他,是因遇到靈異體質的朋友提醒,才知道要去拜拜。出車禍那天,阿宏也不知為何,就是想騎回之前烤肉的地點。遇到貨車前,耳邊就一直聽到「往前騎」的聲音,之後就不受控了。一問才知,阿駿、阿駿媽媽、阿宏、阿澤及阿政,都是無神論者,才敢去那種場所烤肉。阿駿媽媽會接觸到廟宇,要感謝同事的牽線,不然阿駿後果不知會如何。而阿駿在屏東的這段期間,狗狗某天在阿駿的房間裡暴斃死掉了,當時阿駿媽媽依然住在家裡,在下班回到家才發現,狗狗已死亡一段時間,身體都僵硬了。阿駿媽媽為了讓阿駿能安心靜養身體,就沒在一開始時說出口,等阿駿回到家才知道。

這次內容很長,謝謝大家耐心看完。

【本文獲「爆料公社」授權轉載。】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