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只唱G調的Graphicker 想像粉紅色世界和唱出《休憩時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生活節奏急促的香港工作,連呼吸也要爭分奪秒。在這個慢一點也怕被追上的社會之中,到底要如何將色彩帶入生活,走過一個個陰霾?今次KKBOX請來本地樂隊Graphicker接受訪問,了解他們的顏色音樂理念。

6位繪圖師的Graphicker

Graphicker,意譯為繪圖師、設計師,6位成員各有特色。樂隊一開始是由低音結他手Anson、使用音效合成器(Synthesiser)的Tiger及結他手Kik為主要成員,後來結他手Rhys加入,成員們於創作期間發現,女主音的存在能大大提升歌曲的感染力。於是找了主音Angel,再加上最後加入的鼓手Mamui,形成了現時的班底。

用顏色繪出世界觀

作為「音樂繪圖師」,Graphicker每次的創作都會以顏色作基調,加上一條條簡單的旋律線條,一筆一劃,勾出整首歌的框架。「例如在我們新歌〈休憩時間〉的創作初期,我們先想像出一個淺粉紅色的世界。」Rhys道。

在這個輕快而舒適的世界中,想像出一個在細味品嚐著香檳的女生,味蕾感受到由微澀到一絲絲的甜意,又或從口袋裡取出那表面有不少痕跡、黑銀灰色的打火機,點起香煙吸一口氣,再緩緩呼出白煙⋯⋯透過描繪那種放慢腳步才能感受到的氛圍,發展成〈休憩時間〉的整個音樂故事。

用顏色作首要想像空間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比如〈同一太陽下〉,就如同一個淺黃色的空間,以柔暖的光線包圍著整個世界,在男女和唱的副歌中更是鮮明。簡單來說,Graphicker這個名字,與他們的創作過程,確是完全相襯。

【相關圖輯】〈終於好天氣〉、〈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方皓玟7年7首精品勾起香港人的共情,走過艱難的日子:

+10
+10
+10

回到人類基本:男與女的相互交流

Graphicker的一大音樂特色,就是他們男女聲混合、和唱及伴唱的演奏方法。「一首歌,一個人唱」這個一般樂隊常有的現象,在Graphicker中鮮有出現。Rhys形容,男女聲在同一首歌中出現,就如回到「人類的基本」。每個人生活上總會遇到異性,要相處磨合的時候,以男女聲和唱就能更突顯兩個性別之間的溝通與交流。

在〈休憩時間〉中,以淺粉紅色的世界作基準的他們,在編寫歌詞時認為以女聲演譯這類型的氛圍更能扣緊主題,因此歌曲中Angel的聲音佔了大多數的部份。與此同時,Rhys的男聲就能於Rap部份作為男性角度的回應。一呼一應,一唱一和,更能提高歌曲完成度的同時,亦能站在雙方的角度帶出另一種看法。

問及有男聲的好處,Graphicker認為男女混聲其實更能突破各種創作的框框和界限。他們表示,男聲比女聲較渾厚有力,在強烈的情感表達上更勝一籌,帶動整個歌曲氣氛,不會「凹」下去。女聲則可在細膩和柔弱的情感上,塑造一個立體的形象,令聽眾更投入。

G調上的創作

達至一個目的的渠道可能有許多,音樂創作亦然。走進某大廈的頂層,找到兩間樂隊練習房,其中一間其實就是Graphicker自己的「Idea Room(概念室)」。他們說,在創作一首歌曲,那怕只是一段短短的副歌,6個人都可以各有自己的構思。為免大家因意見不同而產生矛盾,很多時候的創作過程,都會在練習室旁的概念室進行。

「我們其中一個有基本概念的,會先拿出一個參考的歌曲給其他成員聽聽,「品嚐」並了解大家的想法後,開始尋找適合的音色(例如以清聲編寫的旋律、採用聲音較雄亮的小鼓、故意用撥片代替手指摸索低音結他的聲音等等)。」

如果細心研究Graphicker的樂曲,會發現他們從一開始到現在一直只以G調作為創作主調,亦是他們所稱的「G調的洗禮」。除了可以讓成員習慣用同一類的元素創作,節省每次轉調後要研究和弦和編曲所花的時間外,亦能訓練成員如何「以同一堆材料炒出不同味道的蛋炒飯」。可能有人會問,這不會令歌曲全都聽起來一樣嗎?他們卻能透過對「顏色世界」的想像力,以及運用其他元素,例如速度、音與音之間的距離和排法、甚至歌詞密度等等,完全改變聽眾對整首歌的印象。他們亦笑道,到某天在G調的概念都用光時,就轉為Graphicker的「A調」吧!

【本文獲「KKBOX」授權轉載,立即下載KKBOX App收聽4000萬首中外日韓歌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