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美儀從小撐起頭家學堅強 抑鬱、離婚獨自療傷:我也想小鳥依人

撰文:梁秀雅
出版:更新:

曾聽說,從生活迫出來的女強人,煉成鋼鐵般的個性,內在卻是無盡心累。江美儀也許就是這種人。重提單立文(豹哥)在節目慰問她離婚一事時,她罕有淚灑當場的情境,坦言始料不及:「從來沒有人捉住我手,問過我這個問題。」不是沒有朋友關心,而是她愛把悲傷留給自己,報喜不報憂。「我的成長裡不懂何謂撒嬌。」

江美儀坦言工作中的她是個很難相處的人。(黃寶瑩攝)

自疫情以來,不少藝人工作量大減,江美儀也是其中之一,近期再次頻頻在影視圈亮相,有份參演近日上映的玄學電影《大運同行》,是瘟疫時代的自內證,以救港的心探索香港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發放正量,要愛護我們本有的特色,珍惜當下擁有的一切,令人共鳴。江美儀談起社會也顯得心切,坦言過去1-2年,沒工作時,曾胡思亂想,擔心不知能維持生計多久。疫情的衝擊,啟發了她的人生態度:「誰想到不能去旅行,吃飯只可以4個人,與海外朋友只能在網上相見,怎能不看化?從前擁有的東西,因為一件事化為烏有,人與人之間因口罩失去笑容的溝通,變得疏離。凡事別看得太重,也不要想太多,別說明天,下一小時會發現甚麼事都不知道。」江美儀自言從前容易情緒波動,易忟易嬲,現在有宗教,慢慢改變,學會平靜。對工作、人生如是,重提愛情往事,亦顯得縱容。

江美儀有份參演玄學電影《大運同行》,是瘟疫時代的自內證。她坦言疫情啟發人生態度。(《大運同行》主題曲MV截圖)

情緒病發前夫都在身邊:如果嫁給他都幾好

訪問當天,江美儀預早到場,沒有助手或化妝師隨行,獨自補妝、換衫,行動爽快,說話直接、有禮貌。「工作中的我很難相處,坊間常說我惡,因為我太投入,只想著做好件事,忽略了很多事,我也有反思改變。」她自言是一個好理性的人。然而,結婚卻是一次感性戰勝理性的經歷。

在結婚前的上一段感情結束後1-2年,江美儀遇上前夫吳君祥,二人戀愛初期,一次到餐廳吃飯,江美儀突然覺得餐廳好嘈,聲音不斷鑽進腦袋,她走出餐廳不斷哭,哭到喘氣,發現不對勁,後來看心理治療,才知受童年經歷與上一段感情影響,患上抑鬱症,其後演變成驚恐症。

「每次病發都不是有大事發生,記得一次看電影《2046》後不停哭,突然嘭一聲瞓低,醒來他就在我身邊,每一次有事時他都在我身邊照顧我,很感動。」相戀幾個月,吳君祥向江美儀求婚。「當有一個人出現,對自己很關心,為自己做的事情好感動,就覺得好冧,便想,如果嫁給他都幾好,就這樣結婚了。」二人秘密結婚10年,直到宣布分開時才被爆早已婚。

重提單立文(豹哥)在節目慰問江美儀離婚一事時,江美儀罕有淚灑當場的情境,坦言始料不及:「從來沒有人捉住我手,問過我這個問題。」(TVB USA Official@YouTube)

剎那感動未能維繫長久關係 不懂溝通陷婚姻危機

回想昔日最美好的時光,江美儀淺笑:「成日說:當我最需要你的時候在我身邊,便很足夠。當時真的覺得好夠,但這是一剎那,要維繫一段長久關係不只靠感覺,需要多方面配合。」事後發覺,她在兩段戀情之間的空白期只有1-2年,其實未夠。「(對再上一段感情的分開)未找到箇中原因,未完全走出當中的傷心。」二人結婚後,許多相處及溝通的問題陸續出現。

面對生活軼事,江美儀總先顧及對方感受,當對方為自己所做的事並非她心中所想,她都一一照單全收,表面風平浪靜,內裡暗湧愈滾愈大,直到一發不可收拾。「例如當對方為我做A,但原來我喜歡B,如果我告訴他,好似打擊了他的熱誠,傷害他,最後嗌交收場。有時就會算,要是每次都算,久而久之堆了很多問題,一方覺得奉旨,另一方覺得為何對方總是想不到自己想要的。不是對錯的問題,是溝通問題。」

「我不想別人批判這段感情,是誰對誰錯,有人說一定是你太惡、粗魯,哪有男人喜歡你?我看到的留言好mean。」江美儀說。(黃寶瑩攝)

後來前夫到北京工作,二人分隔兩地後發現各自生活原來更美好。「我沒特別不習慣,還覺得一個人幾好,沒有人嘈我,我喜歡怎樣就怎樣,不用擔心他夜歸,他也不多致電我問候,兩個獨立個體在不同的空間生活也不錯。」於是待前夫回港後一起討論二人關係。「我表面好像沒事,但內心其實累積好多不開心,不知如何表達又怕令對方傷心。太顧及對方而忽略了自己,最後受不了,對方也感到意外。」前夫亦自覺做不到江美儀的要求,不如做回朋友。

終於有一次他自己買禮物送給我,是在我們分手後。真的太遲了。
江美儀

夫妻退回朋友位置 解開溝通的心結

「有些人以家人為第一位,有人將朋友放第一位,他就是後者,我退後一步做回朋友,是否更好?」江美儀笑說離婚前她常指丈夫不給她送小禮物。「終於有一次他自己買禮物送給我,是在我們分手後,他與家人去英國旅行,買了一對耳環給我,但我覺得:唉,真的太遲了。為什麼你不早一點?」江美儀唏噓。

其實只要我們仍在一起時,他開口提出想我讚他,最後可能沒那麼大件事。
江美儀

「他曾跟我說為何我成日不讚賞他,當時想,我為什麼要讚你,但現在冷靜下來回想,有誰不渴望別人鼓勵及被認同?分手後有一次我讚他,他對我說:『你知不知道這是你第一次讚我?』」連自己都不知道,就是溝通問題。「其實只要我們仍在一起時,他開口提出想我讚他,最後可能沒那麼大件事。」

當關係變質,又很想念當初打得火熱的感覺,然後常常問,為什麼會變到這樣,我們何時開始有問題?在想無限個為什麼。
江美儀
「可能我需要年紀再大一點,或一個比我更成熟的人,他能照顧我,而不是我照顧他。」江美儀說。(黃寶瑩攝)

要令自己開心 別執著問太多「為什麼」

彼此的心結都解開了,可是婚姻無法挽回。面對離婚,江美儀獨自療傷。「最難捱的是,不捨得自己曾經放了很多時間,而結果並非預期,會失望。當關係變質,又很想念當初打得火熱的感覺,然後常常問,為什麼會變到這樣,我們何時開始有問題?在想無限個為什麼。」

江美儀說,女人容易陷入情緒危機,就是執著問「為什麼」。然而,世事哪有太多解釋?不如調整自己。「現在因為宗教,反而覺得遇到是好事,早日償還,償還了就不用帶到下一世,心態不同,看事物沒從前負面。」要令自己開心。

10年感情,有問題2-3年,都開心過6-7年,這些時間不是白過。兩個人性格不合分開,我不覺得是失敗。
江美儀

「有時自己看不到自己缺點,不懂溝通表達,問題一路累積,自己愈來愈難受,如果我早點懂得處理,早點跟他溝通,也許結果會不一樣。」道理明白了,一切也無悔。「10年感情,有問題2-3年,都開心過6-7年,這些時間不是白過。兩個人性格不合分開,我不覺得是失敗。」

【按圖看】江美儀秘密結婚到離婚的心路歷程,從前她對婚姻有何憧憬?離婚令她有何成長?如再遇上下一段感情又會有何不同?

+11

家中長女習慣撐起頭家:我也想小鳥依人

在經歷離婚的過程,江美儀以工作麻醉自己,亦要與情緒病共處,朋友心痛她有苦自己知,「我不喜歡將不開心的事告訴別人,為什麼別人要將你的負面情緒帶回家?」無論對愛情還是朋友、家人,江美儀都習慣顧及他人感受,也許出於長女的性格。

我都想做小鳥伊人,但有時環境不許可。
江美儀
自從接觸信仰,江美儀學會改變心態看待事物,遇到不如意的事也當是好事,「早日償還,償還了就不用帶到下一世。」她更有份參演風水學電影《大運同行》,在新光數碼戲院上映。(黃寶瑩攝)

「從前我移民到加拿大,父母及妹妹移民到美國,父母以往是幸福的打工仔,沒多經歷風浪,我在加拿大很辛苦,正當想向爸爸撒嬌時,爸爸突然爆哭,我即刻強忍淚水,跟爸爸說不用擔心,沒事的,有甚麼我飛過來。」到現在又是江美儀撐起頭家,大喊好累,然然哈哈大笑。

每個女人都要打定底,如果有一日,真的要離開伴侶時,你可否獨立生活?
江美儀

「我都想做小鳥伊人,但有時環境不許可,當時我爸爸快塌下,如果我也塌下怎辦?我真的要撐起頭家,要做中心角色,指揮大局,這是上天的安排。」從原生家庭回想感情,爸爸教會她獨立自強。「每個女人都要打定底,如果有一日,真的要離開伴侶時,你可否獨立生活?凡事都要依賴伴侶,你不能說走就走,可能只有死忍。」面對感情危機,女人要自強才有選擇權。

「人生有很多東西,感情只是其中一部份,你可以控制到開心與否,在乎自己選擇。」江美儀說。世事太多不似預期,唯有勇往直前,才能開闢更美麗的風景。

採訪、造型:梁秀雅

攝影:黃寶瑩

髮型: Ivan Lee @ headquarters

服裝提供:MARELLA、Iris & Ink @THE OUTNET

場地:Fjaka

同場加映:【按圖看】向海嵐(Anne)頂著「香港小姐冠軍」頭銜,卻沒別人想像般順利,直言港姐名銜成感情障礙。46歲孑然一身,更自信自主,拒絕迎合,等待能接受她全部的那個人。

+3

【按圖看】林夏薇(薇薇)擁有演員、餐廳老闆、人妻三重身份,曾不斷衝事業忽略與老公相處,停工1年放慢腳步始知要求變。

+4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