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遺體統籌師嘆疫情無情失去尊嚴離世 盼替逝者畫上圓滿句號

撰文:夏子婷
出版:更新:

【遺體統籌師/100種女生】「未知生,焉知死?」在華人傳統社會上談論死亡一直都被視為不吉利,始終談論生死忌諱,儘管今時今日大眾仍然有人選擇迴避「死亡」的話題。90後遺體統籌師Label從對死亡有關事物感興趣變為人生職業,每一次工作只希望先人「好好睇睇」地離開塵世,有一個圓滿的結尾。對她而言,死亡純粹是身體沒有生命,而人是可以精彩地離別。
攝影:鄭子峰

遺體統籌師Label(鄭子峰 攝)

90後遺體統籌師 Label 無懼談論「死亡」

一般人向來忌諱談論死亡,華人文化中從不提及人生過程的基本概念,亦沒有真正的死亡教育,在文化影響下,大家都對此感到「啋過你,大吉利事!」,更何況從事有關殯葬行業?Label投身遺體統籌師前對於自己離別早存有想法,她人生某時期曾經遇上迷惘,曾經無懼試過獨自前往「赤柱軍人墳場」,雖然殯儀館、墳場、喪禮等地方從來都是給人沉重感,但Label走過墳場後,卻給她不一樣的感覺,那處平靜且和平,當時身於此地使她萌生了投身殯葬行業的念頭。

遺體統籌師Label投身前對於自己離別早存有想法。(鄭子峰 攝)

遺體統籌師抱著「情感」心態 別人家人猶如至親

Label曾經從事文職工作,當時工作遇到不少的挑戰,但是對工作本身的意義未能真正投入。直至成為遺體統籌師後,由處理文件(死亡證、申請火化);從主家談話中了解先人生前的習慣(需戴假牙、喜歡這套衣服、某些珠鏈要佩戴);再根據宗教儀式或主家的要求安排一切,之後替先人更衣、化妝完成所有事,直到入殮至火化,由頭到尾都要親自打點,付出的一切只是單純讓先人風風光光離開。入行僅僅一年的Label透過每次的工作經歷讓她感到意義重大,對自己的人生亦有一個新想法。談及首次接觸遺體時,相比避忌,她更擔心自己笨手笨腳而影響到先人的遺體。

成為遺體統籌師後,Label由頭到尾都由自己親自打點,使她真正投入工作當中。(鄭子峰 攝)

更衣、化妝看似簡單的動作,原來當人死去一切都變得困難。Label憶述首次替先人更衣時,當人不能再動時,需要二人合力才能夠替先人更衣,尤其是需「過頭笠」的服飾或高領服裝難度更高。一般替先人更衣由數分鐘至數小時不等,視乎衣服多少或者是先人的狀況而定。傳統上一般先人都會穿著壽衣,壽衣的穿搭亦是十分講究。其實由領體至裝身後,先人的外貌上是有很明顯的分別。經過化妝更衣,佩戴好所有金器,一連串的裝身後變得雍容華貴,使先人變回更貼近車頭照的容貌 。

遺體統籌師Label憶述首次替先人更衣時,當人不能再動時,需要二人合力才能夠替先人更衣。(鄭子峰 攝)
當記往是別人疼愛的媽媽,當面對她或替她更換衣服時,並不會感到不習慣。
Label
一個喪禮或一個殯葬最核心的是對於先人的情感及愛。
Label

Label見證生死 感慨人生在世珍惜眼前

「做人做事有始有終,我們生命如此。」每一次的工作使Label明白最核心的價值與意義,當初入行任遺體統籌師,家人稍微感到不安,先入為主認為殯葬業有種陰沉感,然而家人並沒有微言,反而一次親臨Label工作地方,親自了解遺體統籌師的工作日常後,明白Label現時工作甚具意義,因而全力支持她。

自投身接觸遺體變多,為了不帶遺憾離開,Label漸漸學懂珍惜眼前人,感恩家人、朋友一直都在身邊。奈何人終有一死,這是萬物的迴圈規律!當人生命終結的一刻,喪禮並不是單純生命的完結,家人花時間為先人舉行喪禮能夠藉此跟他真正道別。Label直言初時認為:「我要死得好好睇睇」,從中看透「死亡」純粹是生理上的東西,在心靈或情感層面上存有一個更宏偉且豐富的議題。

自投身接觸遺體變多,為了不帶遺憾離開,Label漸漸學懂珍惜眼前人。(鄭子峰 攝)

疫情的無情 逝者家人留下難以彌補的傷痛

近兩年深受疫情影響,全球人的生活因社交距離限制而產生了巨大變化,各行各業都大受打擊。疫情下人情冷暖Label更肯定了自己投身殯葬業的決定,疫情剛爆發她曾遇上一個心酸的個案,適逢疫情伯伯的家人無法回港為其處理後事,等了10個月遺體出現了變化,她只好代替家人為伯伯處理喪事,遺體的變化讓她感到心酸且無奈,盡力把先人重現最舒服及最美的狀態,最終家人只能通過ZOOM(直播)跟伯伯道別。

疫情下人情冷暖,遺體統籌師Label更肯定了自己投身殯葬業的決定。(鄭子峰 攝)
其實對於家人而言是一種難以彌補的遺憾,家人只有一個,最後一刻都無法道別是相當惋惜及難過。
Label

政府曾禁止替先人更衣、化妝,直接把先入放入棺木中。遺體統籌師就如同醫護前線人員一樣,他們同樣穿著了裝備照顧病人,而Label認為自己亦無藉口、無理由不替先人及其家人完成心願,人死去都必須受到應有的對待,Label能夠替不理想的遺體重回最完美的狀態,一個轉變的過程滿足感最為大,而且先人親口交託,自己又可以按照他的意願親手幫他履行到,整個過程才是最有意義。

遺體統籌師就如同醫護前線人員一樣,他們同樣穿著了裝備照顧病人。(鄭子峰 攝)
乾乾淨淨地離開是對家人及先人一個好一點及具尊嚴的處理。 
Label

反璞歸真 承傳遺體統籌師精神

「我並不怕死亡,但知道無法再延續那個關係會感到難過。」入行前充滿天馬行空的想法,曾想像自己的喪禮是一餐飯;每一道菜如同她人生的一部分,而來臨的賓客如同跟他們分享這個味道及一生的甜酸苦辣。經歷多,接觸更多,反而想反璞歸真,重新回到最原始的情感。Label以水龍頭比喻遺體統籌師這職業:「水龍頭是可以替很多東西沖乾淨,但水龍頭本身不能沖乾淨自己。」就如同她現時可以幫先人處理遺體整理一切,但到了自己人生的最後一刻都是需要別人替自己打點生後事。

殯葬、喪禮這回事是人生的終結。
Label
Label以水龍頭比喻遺體統籌師這職業:「水龍頭是可以替很多東西沖乾淨,但水龍頭本身不能沖乾淨自己。」(鄭子峰 攝)

面對死亡確是讓人難過心酸,不過亦是人生無法避免的過程。每一個生命都有完結的一刻,有開始便有完結,死亡本來是不沉重,死亡的意義便在於我們如何賦予它的意義,一切都由自己定義及決定。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