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課程改革3】壓力爆煲 中學生食營養代餐:早睡感愧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那天是7月9日,放榜前夕。Eugenia綁一頭高高的馬尾,穿一件貼身墨綠色上衣,臉上常常掛着笑容,一笑,那雙閃亮的眼睛便彎成兩道新月。笑靨如花背後,藏着一段只有白紙黑字的時光。

問她:「明天放榜了,緊張嗎?」她笑得燦爛,兩邊臉頰的蘋果肌高高隆起,「暫時未緊張,但不知道今晚會否睡不着覺。」

失眠,早在數個月前學校出最後一次考試成績時她已經失眠,即使睡得着覺,也是夜闌人靜的凌晨3時。壓力大得如此,問她會否同意刪去中文聆聽及說話卷,她卻毫不猶豫地說不同意,「考少兩份卷,多出來的時間不會用來放鬆,而是會溫其他科,壓力依然存在。」

她輕輕攪拌桌上的抹茶鮮奶,慢慢墮進那壓力滿滿的回憶旋渦之中。

攝影:黃桂桂

問她:「明天放榜了,緊張嗎?」她笑得燦爛,兩邊臉頰的蘋果肌高高隆起,「暫時未緊張,但不知道今晚會否睡不着覺。」

最早係12點瞓,冇得再早,再早會覺得愧疚。最遲試過3點先瞓,溫唔晒書,真係瞓唔着。
Eugenia

早睡會愧疚

一年前,Eugenia踏入中六課室,同時踏入了文憑試的倒數階段。自那時起,她每天便過着這樣的生活:早上7時多起床上學,下午3時40分下課,放學後留在學校做功課,因未到補習時間。晚上7時15分,到補習社補習,如果補習班沒有超時,便於8時30分下課,回到家已經9時多。這時她方能坐在餐桌安靜地吃一頓飯,洗完澡後已經差不多11點。短暫休息一會兒後,便要拾起課本,埋頭背誦白紙上的黑字。直至12時許,方上床睡覺。

「最早係12點瞓,冇得再早,再早會覺得愧疚。最遲試過3點先瞓,溫唔晒書,真係瞓唔着。」她用手輕輕掃一掃自己那一襲黑髮,說:「試過夜晚攰得濟,冇洗頭就上床瞓,但第二朝又因為太攰起唔到身,結果頭都唔洗就返學。」反正紥一頭高高的馬尾,頭油、異味都束在橡皮圈內。

記者問:「溫習DSE期間,你最遲幾點睡?」Eugenia笑說:「不如講最早幾點吖!我最早12點上床,早過12點瞓會愧疚。」

失眠、營養代餐的日常

直至今年一月,學校舉行最後一次校內考試,她便由「遲睡」變「失眠」,「考試前夕,有幾次緊張到瞓唔到覺。」但原來她已是「幸運兒」,「有同學長期失眠,緊張到胃痛,有人為咗慳時間,仲轉食營養代餐。」

進入文憑試前最後一個月(Study Leave),壓力直線上升。「嗰時係全日溫書,除咗食飯同瞓覺之外。最多試過一日溫13個鐘,真係溫唔晒!」壓力瀕臨爆煲邊緣,她亦曾把心一橫蓋起厚重的書本,「算啦,溫嚟有咩用!」這時內心又會響起另一個聲音:「呢個時間可以拎嚟煲劇、打機,但如果最終考試成績唔好,我會感到好愧疚。」於是她又默默打開剛剛合上的那一頁……

Eugenia說,她試過幾次因考試前夕太緊張而失眠,但有同學長期處於失眠狀態。

因為功課做極做唔完,溫書溫極溫唔完,媽咪話:『你太忙喇,停曬佢啦!』冇辦法,喺呢個社會之下,學業同興趣只能二選一。
Eugenia

為學業放棄興趣

「好多人覺得,DSE考得唔好就玩完喇!」學生、家長及學校都這樣覺得,因此學生一天24小時,除了吃飯、睡覺,都被學業填滿了,上課、小息、午飯、放學後、放假時,都要低頭啃掉書本內一個一個方正的黑字。「試過最多一日三個測驗,冇可能溫得曬!」

回到家,偶爾想放鬆一下,又要面對父母的質問,「爸媽返屋企見到我瞓覺,就會話:『你做咩喺度瞓覺?唔洗溫書啊?』又會言語暗示問:『你會唔會考慮讀醫啊?』好大壓力。」Eugenia就讀小學時,曾學唱歌及跳芭蕾舞,升上中一後都放棄了。「因為功課做極做唔完,溫書溫極溫唔完,媽咪話:『你太忙喇,停曬佢啦!』冇辦法,喺呢個社會之下,學業同興趣只能二選一。」

除了家人,朋友的影響亦很大。Eugenia就讀傳統名校,自她中一入學開始,同學已處於戰鬥狀態。「同學之間會互相比較,出成績時,如果自己成績麻麻,但朋友考得好高分,就會怯一怯,甚至懷疑自己:係咪我溫唔夠?係咪我唔夠努力?我同佢真係差咁遠?」直至文憑試前夕,身邊的同學不斷說:「就嚟DSE喇!」懸着的心久久放不下。她說,這是一埸心理戰。

中學生的壓力來源源自四面八方,有自己、家人、同儕、學校等等。Eugenia笑說,幸好她是一個比較樂觀的人。

刪卷後壓力仍在

上月「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專責小組)發表中小學課程諮詢文件,建議DSE中文科刪去聆聽及/或說話卷。專責小組認為,現時四科主修科的課程及評估內容過多,導致學生承受太大壓力,期望透過減少考試卷數紓緩學生壓力,以發展其他興趣。刪去聆聽及說話卷,是否真的能夠減輕學生壓力?Eugenia毫不猶豫說:「不可以。」

她喝一口抹茶鮮奶,咧嘴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說:「如果我未考DSE,會好開心唔洗考,但唔係因為壓力。作為一個考生,時間一樣係咁多,考少兩份卷,多出來的時間唔會拎嚟放鬆,而係會用嚟溫其他科,壓力依然喺度。」

Eugenia說她一有壓力,便會聽音樂讓自己放鬆下來。

癥結在於閱讀卷

她又說,中文是「死亡之卷」,因此她特別多花時間溫習中文,「操晒咁多年past paper」,她說中文四份卷中,閱讀卷的壓力最大,「因為佔分多,又係最大未知數,白話文及文言文都估唔到佢點出,只可以不斷操卷。」而聆聽及說話,其實佔用的時間並不多。她說若中文只考閱讀及寫作,考生的壓力會更大,因為「死亡卷」的佔分比重提升,要花更多時間溫習。

為溫習範文,Eugenia把補習老師朗讀範文的錄音檔儲存在手機的音樂歌單之中,隨機播放,播到範文錄音時,會強迫自己去聽及背。

處理壓力是人生課題

她又認為說話卷不只是空談、吹水,而是需要學生對時事、社會及歷史有一定的涉獵,在小組討論時,亦要具備即時分析的能力。她說,她向來不是健談的人,更害怕與陌生人交流,「好驚尷尬、dead air,成日擔心『死啦,我要同佢講咩好?』後來大概因為要練說話,我就逼自己諗嘢講,多啲觀察身邊的人事。」

經歷過失眠、崩潰邊緣,她知道壓力的可怕。但她說:「不能因為有壓力就不考說話,說話有存在的必要」。與其刪卷把壓力轉移,不如教導學生如何處理壓力,「每個人都會有壓力,這是一個人生課題。」

年紀輕輕的Eugenia有一個成熟的靈魂,她認真地說:「處理壓力是一個人生課題。」

家長:刪卷解決不了問題

「綠腳丫」創辦人柯佳列(Kenny)是兩名孩子的父親,長女來年升小六,幼女升小三。課程改革後,其長女勢將受影響。向來主張愉快學習的Kenny,知道專責小組建議刪去聆聽及說話卷後,卻馬上投下反對票。「如果刪卷,學校就不會教,這不是真正、完整的語文教育,亦未能回應社會需要。」

Kenny說,如果刪去聆聽及說話卷真的可以為學生鬆綁,他會考慮支持,「但事實唔係咁。」

學校行政工作過多

他認同學生壓力太大,「但減壓不是把有價值的試卷刪去,而是減輕學生工作量。加上,聆聽及說話根本不是學生壓力所在,要改也不應改這兩份卷。」他認為,現時的學校有太多行政工作,這些工作綁住了學校、老師以至學生。

他記得以前有一中學出現學生輕生,Kenny到校了解情況時,有老師告訴他:「我哋都冇辦法、好無奈,但學校要升banding。」

他嘆了口氣,說香港的教育制度由考試主導,學生的一切都圍繞着考試。要為學生鬆綁,中文科應改的是校本評核、課程內容,以及「死亡之卷——閱讀卷」的問題模式。

Kenny認為學生現時的功課壓力太沉重,建議訂定《家課與測驗指引》,規定學生每日最高功課時數。

(公眾人士如對諮詢文件的初步建議有任何看法、意見及建議,需於2019年9月16日或之前,以郵寄、電郵或傳真方式把書面意見交予專責小組秘書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