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眼中不存在的老人性生活 79歲雅慧:兩周一次 仍有性高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前不久我們在微博上發起了一項調查,調查名為《你的父母還有性生活嗎》,一共收到近1,000份有效問卷。有85%的年輕人認為,他們的父母已經沒有性生活。而根據潘綏銘《給「全性」留下歷史證據》:在中國55-61歲的老年人中,53%的人每月有一次性生活,有39%的老年人可以達到每月3次。老年人普遍怕孤獨,需要情感慰藉。

到相親角找「老伴兒」,是因為性需求還是愛的陪伴?中國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可是為什麼羞於提及和關心老年人的性問題?我們採訪了三位依舊有性生活的老年人,和性學專家馬曉年教授。

編輯:張翔宇、倪楚嬌(一条)

年輕人眼中的老年性生活:我的父母早就分房睡了

我們的調查顯示,85%的年輕人認為父母已經沒有性生活了,而他們的父母很多還尚在中年。「父母早就開始分床睡了。」「從來沒有聽到過他們有性行為。」「他們身體不太好,應該不行了吧?」「應該沒有那個衝動了吧?」而絕大部分的被調查者表示:「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直到看到這份問卷,才意識到,這是個問題。」彷彿有一道天然的結界橫在年輕人與中老年人中間,年輕人對另一頭在發生什麼毫不知情。只有15%的年輕人因為偶然的機會,一窺到了另一頭的世界。

幾個因突然發現家中長者仍有性需要而感震驚的年輕人(點圖放大閱讀)↓↓↓

+3
+3
+3

在我們的世界裡,彷彿「老年性生活」是不存在的。這一點在著名性學家潘綏銘的《給「全性」留下歷史證據》一書裡也得到驗證。

2014年時,他曾搜遍了《中國期刊全文庫》,一共找到四篇關於「老年性生活」的文章,其中一篇還是文學評論。不禁讓他感慨:「這個社會怎麼啦?人人都知道中國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可是為什麼沒有人來關注老年人的性問題呢?」

而那些依舊有性需求的老年人,在這樣的環境下,會羞於承認自己的需求,從而壓抑自己。

在小巷子裡看到經常跳廣場舞的大爺在撩妹(阿姨),很新奇。(一条授權使用)

 老年性生活真相

「63歲退休以後, 我們的性生活才真正開始」:雅慧,79歲,兩週一次​

我叫雅慧,今年79歲,台灣人,我和我的先生都是彼此的初戀。退休前,兩個人一直在海產工廠工作,2018年,是我們退休的第15年。我倆是先結婚,後培養感情的。年輕的時候,為了賺錢供弟弟們唸書,忙著養家糊口,也沒有時間關注「親密關係」這件事。那個時候雖然體力很好,但沒時間,現在有時間了,但體力不如從前了。

 「年輕時有牙吃飯,老來有飯但沒牙齒吃。」說的就是我們了。我們的性生活,真正是從63歲退休以後開始的,因為兩個人有了更多的時間在家相處。我經常開玩笑說:「年輕的時候,我們的性生活這麼少,還能生三個小孩,也挺不可思議的。」

現在,我們的做愛頻率基本是兩週一次。先生的身體(腳、膝蓋)有點不大好,發生關係的時候不太好發力。但他在堅持做定期按摩,因為我們的兒子是開健康運動中心,我們也會向他請教,如何運動,如何保持體力,我們還會聊到各自的性生活。

有些夫妻待退休以後才開始有更豐富的性生活。(一条授權使用)

其實,我先生在勃起方面一直有問題,60歲之後,這個問題更加顯著了。但他做了很多努力,還喝過很貴的壯陽藥酒……雖然不是每次都管用,但我們對目前的性生活狀態很滿意。我們之間有一個「性暗示」的信號,就是我每天隨身帶著的一個香火袋,如果他想和我做愛,就會叫我取下來。因為要尊重神明,所以必須先把香火袋取下來。剛好就成為了一種小默契了。

年輕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到了50、60歲就不會有性生活了,甚至40歲就會和先生分床睡。但現在,我想我們的性生活可以到80歲,乃至更久。現在我先生每次都能達到性高潮,我的話30%~40%。

不少老人需靠藥物才能享受性生活。(一条授權使用)

真相一 :有性生活的老年人越來越多

如上面這位年近80的奶奶的故事,在我們收集、走訪老年社群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對於一些老年人而言,真正的性生活甚至是從退休開始的。從生理層面來說,人的性慾是不會消失的,只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的衰老有所變化,整體來說是下降趨勢。但相比於過去,現在的老年人對性的關注度和接受度有所提高。

潘綏銘在《給「全性」留下歷史證據》中寫道:「老年人與自己年輕的時候相比,性生活確實減少了。 但現在的老年人比起15年之前的老年人,性生活次數已經增加了將近一半。」現在,中國55至61歲的老年人中,53%的人每月有一次性生活,有39%的老年人可以達到每月三次。據國外一項統計,大約70%的68歲男子和25%的78歲男子仍繼續保持規律的性生活。50、60、70歲中老年婦女保持夫妻間性生活的人分別為88%,76%,65%。

現在的老年人比起15年之前的老年人,性生活次數已經增加了將近一半。(一条授權使用)

「妻子性慾很強,讓我很害怕」:曹偉,70歲,每天一次 

我叫曹偉,今年70歲,是湖南長沙人。每兩個月,我就會背著妻子到醫院,找醫生開一些有助於勃起的藥。因為,我無法滿足她現在的性需求。年輕時候,我在當兵,和妻子是長期兩地分居的狀態,一年才能見上四、五次面。而妻子,一直辛苦地在家照顧兒子和四個老人。直到我45歲,從部隊調回了北京,我們才真正地生活在一起。

剛開始,我們做愛的頻率是一周兩次,但慢慢地,特別是妻子過了更年期之後,我發現她的性慾突然變得非常強,最初我是十分配合她的。後來,兒子因為工作搬出去住了,妻子幾乎每隔一天就想要一次。因為心疼妻子年輕時候一直辛苦地照顧家,我盡量滿足她的各種需求。但我心裡卻變得越來越有壓力,有時候晚上性愛結束完後,怎麼也睡不著。

這種情況大概持續了兩年,我也試圖想把自己的感受告訴妻子,卻始終無法說出口。我開始有點不想待在家裡,也害怕晚上,會找各種理由待在外面。但這樣的情況卻愈演愈烈。

每兩個月,我就會背著妻子到醫院,找醫生開一些有助於勃起的藥。因為,我無法滿足她現在的性需求。(一条授權使用)

為了滿足妻子,我到醫院開了勃起的藥,但也只是暫時性的滿足。那幾年,我過得既愧疚又壓抑。有一次,我把這種情況,和自己一個很要好的戰友在電話裡溝通了,他介紹了一位性方面的專家,我猶豫了好幾個月,才聯繫他。第一次見到專家,我一口氣和他說了三個多小時,直到他告訴我,妻子的這種行為是生理上和心理上多個方面的原因共同造成的。他建議我,把自己的真實想法、感受和做過的努力,告訴妻子,看看她是怎麼想的。

當天晚上我和妻子進行了一番溝通,這是我第一次和她談論我們的性生活。我才知道,原來妻子心裡一直覺得自己是被當作「家庭主婦」看待的,即便發生性行為時,也沒有覺得彼此是平等的,沒有感覺過自己在身體上、精神上被需要過。回頭想想,我們結婚的這些年,我幾乎從沒有操心過家裡的任何事情,也沒有聽妻子抱怨過辛苦,更忽視了和她之間的溝通,我以為這些問題是根本「不存在」的。

有一句話,我印象非常深刻。她說:「年輕時候,每次知道你要回來前,我都會對著鏡子打扮很久,會去想該怎麼取悅你。因為你從來沒有對我表達過愛,甚至很少關心過我。所以,我想通過這種方式,證明我是重要的。」後來,我把這種情況告訴了醫生,他告訴我:「對於相伴多年的夫妻來說,不一定需要激烈的性行為,有時僅僅是目光接觸、擁抱和平等的溝通,也是彼此得到性滿足、表達愛意的方式。」在經過溝通和諮詢後,我們對性生活沒有那麼深的執念了。兩個人的溝通越來越多,對於性生活的壓力也慢慢變小了。她不再擔心,她對我沒有吸引力了。我也不再擔心,我沒法滿足她了。

有時候夫妻性生活出現問題,只是因缺乏坦誠溝通。(Harli Marten/Unsplash)

真相二 :年齡本身,不是妨礙性生活的關鍵因素

性學專家馬曉年在《老年期性問題諮詢》中提到:中老年婦女仍有相當的性行為能力,也有要求性享樂的權力和追求性快感的願望。只要保持規律的性交,即使步入老年,生理上也依舊能保持有效的陰道潤滑和擴張。

而對於男性,年齡也不是勃起障礙的直接原因。反而長期不良的生活方式,如吸煙、飲酒,以及一些生理疾病影響更為直接。如果伴侶間的溝通再跟不上,就會出現問題。老年男性往往需要更多的觸覺刺激才能達到性喚起,而老年婦女卻執著地不願為適應男性的生理變化而改變自己的性行為方式,更加劇了男方的畏懼心理。

而男方的畏懼,會讓這些婦女誤認為是自己肉體吸引力的減退,從而迴避性生活。結果雙方都經受著挫折感和冷落感的痛苦。

年齡本身,不是妨礙性生活的關鍵因素。(一条授權使用)

「離婚後,我交了小21歲的男友,第一次性高潮了」:胡冬梅,61歲,性生活頻率看彼此需要 

我叫胡東梅,今年61歲,我和男朋友相差21歲,我們是在北京的一個酒吧認識的。在此之前,我和我的前夫,一起生活了40年,我卻從沒有達到過「性高潮」,我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有性高潮障礙。後來,他出軌了,我們在2017年初離了婚。

無法達到性高潮,這個問題讓我一直無法面對自己,我也覺得是因為這個原因,前夫才出了軌,我每天都在自責中度過,也很排斥接觸更多的異性。有一些親戚朋友,給我介紹一些異性,我也不願去見面,甚至有些抵觸。我從來沒有去跳過廣場舞、沒有去過相親角這種地方,我覺得,我的內心是極度自卑的。

有一次,陪我的朋友到北京的一個酒吧喝酒,見到了我現在的男朋友。他是一名會計師,身材魁梧,一看就是有運動的習慣,留著平頭,帶著一副眼鏡,我能感覺到,他受過良好的教育。那天,是我離婚後,第一次和異性正常的聊天,我們互換了聯繫方式和微信。最開始,我們只是在微信上隨便聊聊,因為我已經退休了,更多的時間是在家裡待著,或者和朋友們旅旅遊。

胡東梅和男朋友相差21歲。(一条授權使用)

慢慢地,我們開始見面,他開始約我吃飯、逛街,甚至有一些曖昧的小動作,比如想要拉手,或者拍肩膀……每次他和我有肢體接觸的時候,我都非常緊張,兩隻手是發抖的,我明白他是想有進一步的發展,但我始終擔心自己的「性問題」。為此,我還刻意和他分開了一段時間,大概有3至4個月沒有聯繫。

那段時間,我非常痛苦,因為我對他已經有了依賴和心動的感覺。最後,我還是決定和他試試。我和他的第一次,很有儀式感,他特地找了一個環境好、十分舒服的酒店,看得出來,房間內還精心佈置過。他的前戲很足,大約進行了20分鐘,那一次我竟然高潮了。

原來,並不是我有「性高潮障礙」!那次性愛結束之後,我把自己要和他分開的真實原因,告訴了他。他親了我的額頭,但什麼都沒說。我沒有小孩,他也沒有家庭,雖然在年齡上相差21歲,但我們的性生活卻十分和諧。我都活了大半輩子了,還能在60多歲達到性高潮,別人的眼光跟這個相比,又算得了什麼呢。

我都活了大半輩子了,還能在60多歲達到性高潮,別人的眼光跟這個相比,又算得了什麼呢。(一条授權使用)

真相三:單身的老年人要的可不是一個「老伴」

我們常常認為,單身的老年人想要找個「老伴」的原因,是想在生活上能互相照顧,卻忽略了背後的另一個原因:渴望得到性滿足。
馬曉年

而且事實證明,越來越多的老年人,開始接受自己的性需求,包括對另一半的外貌和性能力的渴望。他們覺得,到了這個年齡,孩子也已經獨立生活,沒有什麼是「不應該」、「不敢表達的」,希望得到更多的「自我滿足」。 

關於老年性生活的快問快答

Q:一條 A:馬曉年(點圖放大閱讀)▼▼▼

+40
+40
+40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