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律師見盡愛侶反目爭產 婚前協議書非富人專利:係商業決定

撰文:呂凝敏
出版:更新:

夫妻由相愛走到離婚一步,面對的除了是雙方感情變異,還有很多現實的問題,財產分配、孩子撫養權……有專責處理離婚案件的律師表示,本港近年離婚有年輕化趨勢,「好多都係40歲樓下,大部分婚齡短,有啲個案年幾就離」。他認為年輕一代離婚率上升,源於他們的婚姻觀念與上一代不同,「離婚已經唔係一件羞恥嘅事,如果唔開心嘅話,拖拉都好痛苦,最後都要get on with life」。此外,他透露現時越來越多人辦理婚前協議書,並指此舉並非有錢人專利,「其實功能同平安紙一樣,都係財富規劃」。
攝影:羅君豪

衛達仕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高崑峰(Billy)認為年輕一代離婚率上升,源於他們的婚姻觀念與上一代不同。(羅君豪攝)

衛達仕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高崑峰(Billy)13年律師生涯中,有9年時間專責處理離婚案件及家庭糾紛。他指香港法律中,有5個離婚理由,包括分居一年(需要配偶簽紙)、分居兩年(毋須配偶簽紙)、通姦、遺棄(desertion)及不合理對待,「不合理對待唔一定指打打罵罵,二人完全不交談、不尊重對方,法庭都會接受,但當然要舉證」。

結婚可以豐儉由人,但離婚牽涉的金錢更多。(資料圖片)

結婚可以豐儉由人,但離婚牽涉的金錢更多,首先是訴訟費及律師費,「如果我哋出一個呈請書,話對方不合理對待我個客,如果對方話不合理係我個客,一般我都會叫個客接受咗佢」,高崑峰指,因為無論是哪一方不合理對待對方,甚至承認通姦,都不會影響財產分配或子女安排,「喺訴訟嚟講,你唔需要去辯護一個離婚申請,最差都係等兩年就可以離婚,點解要浪費咁多錢同時間打官司呢?」

一宗離婚案拖拉8年:拗完錢又拗小朋友安排

除了訴訟費和律師費,還有財產分配問題,「𠵱家幫啲客搞離婚,法庭文件除咗夫妻個名,下面仲有一堆唔知咩人㗎,例如其中一方有好多資產畀佢爸爸揸住,或者喺生意夥伴手上,或者由信託基金等第三方手持,件事就複雜好多」。當牽涉的人越多,審訊時間便有機會拖得很長,高崑峰直言,離婚一旦要鬧上法庭,便所費不菲,「香港搞離婚好慢,因為法庭法官唔夠,就算唔使上庭,純文件往來最快都要8至9個月,我手頭上最長一個case拖咗8年,因為個家庭好有錢,拗完錢又拗小朋友安排,加上佢哋係美國人,美國稅務複雜,令案件有更多變動因素」。

唔可以太早或太遲簽,最好係結婚前28日簽,因為大家啲資產會改變,份文件太早簽會唔公平,太遲簽又會令人懷疑係咪財產弱勢一方被迫簽,女方懷孕時簽也不好,因為同樣有不公平之嫌。
衛達仕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高崑峰
近年越來越多客人申請辦理婚前協議書,高崑峰透露,「有啲富二代富三代傾協議書時,要帶埋成家嚟律師樓㗎!其實協議書都係一個成本效益,保障自己,不過好唔浪漫囉!」(網上圖片)

與平安紙功能相似 不浪漫的財富規劃

現代人越來越着重財富規劃,故近年越來越多人選擇簽署「婚前協議書」。婚前協議書是否有錢人的專利?高崑峰形容,婚前協議書的功能與平安紙相近,兩者價錢也相近,「都係收3至4萬蚊到,就有一個保障」。但他強調,以下這幾種情況下簽署的婚前協議書未必生效,「唔可以太早或太遲簽,最好係結婚前28日簽,因為大家啲資產會改變,份文件太早簽會唔公平,太遲簽又會令人懷疑係咪財產弱勢一方被迫簽,女方懷孕時簽也不好,因為同樣有不公平之嫌」,建議雙方應有專門處理離婚的律師代表在場,確保提供充分及適當的意見,雙方也應詳盡披露財產,令文件更合理,「其實份文件都係一個commercial deal(商業決定)」。

「有啲富二代富三代傾協議書時,要帶埋成家嚟律師樓㗎!其實協議書都係一個成本效益,保障自己,不過好唔浪漫囉!」除了婚前協議書,原來也有婚後協議書,「如果婚後大家嘅財產有好大改變,對份婚前協議書有影響,所以要renew」。

高崑峰認為年輕一代離婚率上升,源於他們的婚姻觀念與上一代不同,「以前啲人好尊重婚姻,𠵱家覺得唔啱咪離囉。離婚已經唔係一件羞恥嘅事,如果唔開心嘅話,拖拉都好痛苦,最後都要get on with life」。(資料圖片)

「大陸離婚冇香港分得咁多」

高崑峰指,香港的離婚率高,與香港法庭對財產較弱的一方非常慷慨,「香港同倫敦係最大方,因為財產弱嗰方會分得多啲,所以有啲人係plan定喺香港離婚」。他舉例指,有些伴侶於內地結婚,移民來港3年後,便申請離婚,「原因得一個,就係大陸離婚冇香港分得咁多」。但他表示,如果雙方各自在不同地方申請離婚,便需要決定處理哪一個地方的申請,「同一段婚姻,男方喺美國申請離婚,女方喺香港申請離婚,就要決定邊一方處理」。高形容疫情下發生這種情況的機會更多,因香港本來有不少外國人定居,疫下有人或已回到家鄉,便需決定在哪個地方提出離婚申請。

香港目前並不承認同性婚姻,難以由法庭處理同性伴侶分開後的財產分配及子女安排,「一定要搵個接受同性婚姻嘅地方搞,香港法庭唔接受同性結婚,自然唔接受同性離婚,一拎上法庭,點都要有個理由take legal action」,不過,高崑峰指在一個情況下,同性伴侶可取得對方的資產,「如果其中一方財產上依賴另一方,只要對方死咗,就有權拎到對方嘅財產」。

天主教不贊成離婚,申請合法分居成了部分教徒的出路。(資料圖片)

天主教徒離婚以外的選擇

有人不想離婚,有人卻不能離婚,高崑峰分享有客人因為宗教問題而無法離婚,只能申請合法分居(judicial separation)。「因為天主教係唔贊成離婚,而申請合法分居同離婚程序差唔多,即係可以分家分居,處理埋小朋友撫養問題,但處理好以上嘅事,佢哋仍然係夫妻,唔可以再婚」。高崑峰舉例指,若一個天主教家庭中,較虔誠的一方表示只能接受合法分居,但另一方堅決申請離婚,法庭會直接處理離婚申請,「好少有呢啲case嘅,但我都試過接呢種case,係兩個80歲老人家嚟,最終都係離咗婚」。

以前啲人好尊重婚姻,𠵱家覺得唔啱咪離囉。離婚已經唔係一件羞恥嘅事,如果唔開心嘅話,拖拉都好痛苦,最後都要get on with life。
衛達仕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高崑峰
高崑峰透露,近年越來越多客人申請辦理婚前協議書,「有啲富二代富三代傾協議書時,要帶埋成家嚟律師樓㗎!其實協議書都係一個成本效益,保障自己,不過好唔浪漫囉!」(羅君豪攝)

年輕一代離婚率上升:觀念改變、疫下感情易生變

9年處理離婚個案生涯中,高崑峰目睹不少夫婦由相愛到反目,他透露近年本港離婚有年輕化趨勢,「可能香港好多姿多采啦,好多都係40歲樓下,大部分婚齡都短,有啲case年幾就離」。他認為年輕一代離婚率上升,源於他們的婚姻觀念與上一代不同,「以前啲人好尊重婚姻,𠵱家覺得唔啱咪離囉。離婚已經唔係一件羞恥嘅事,如果唔開心嘅話,拖拉都好痛苦,最後都要get on with life」。除了觀念改變,高崑峰認為疫情持續也是原因之一,「由啲企業開始推行work from home開始,真係多咗離婚個案查詢,因為香港屋企地方細,相見好同住難,會變成困獸鬥」,此外,也有家庭本來需要經常兩地走,封關下長時間分開致感情生變,「我有個客喺香港,佢太太係澳門人,要多啲溝通囉,係好困難,但冇辦法」。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