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村民最忠心朋友 無法上樓去向未明:政府無尊重牠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阿財」毛色棕白交集,是古洞村民棠叔飼養的一隻大黃狗。牠趴在地上垂頭喪氣,整日看到地面皺著眼皮,與之前的樣子判若兩「狗」,「依幾個月一路話拆屋,佢就開始無心機。」

新界東北發展即將動工,家園即將被毀,人們或許可以上樓安置,棠叔指公屋未必容得下犬隻,至今更未有一個正式的專用領養中心落成,「話捉就捉,打靶就打靶,政府從來無尊重過動物。」

動物不能說話,從不能為自己發聲,未來的處境,似乎並不樂觀。

新界東北系列之三

棠叔(左)在古洞生活逾半世紀,阿財與他朝夕相對十年,惟因收地發展,他們可能自始分道揚鑣。(盧翊銘攝)

收地在即,古洞不少村民已離場。棠叔花盡心神,只想為阿財找一個家。他已經83歲,仍打算留守到最後一刻,只為有更多時間陪伴阿財,「佢(政府)拆嗰刻我先會走,第日就算搬上樓,要同佢分開,都想每日返黎餵佢。」

阿財除了小時候因頑皮而被棠叔教訓了一頓外,大部份時間都乖巧聽話。(盧翊銘攝)

尚未到棠叔家,遠處已傳來阿財的吠叫聲。棠叔與妻子好姐被派到約210呎公屋,單位環境狹窄,養了十年的老狗未能上樓,只能託他人領養。本來有人答應收養阿財,但最後又被拒,「年紀咁大,邊個會肯領養?」棠叔無奈地說。

與別不同的「狗」

阿財與村內的「看門狗」不同,見到外人總是搖頭擺尾,若然遇上其他狗,定必馬上四腳朝天投降。這樣獨特的一隻村狗,卻很討棠叔歡心,「以前啲狗成日出街搵女朋友、打到成身傷,佢未試過,通常一瞓醒就見到佢係床邊。」

棠叔的妻子好姐,與阿財之間有一種默契。平日只要她拿起拐杖,阿財便知道她要外出,便會自動自覺陪她一起走。(盧翊銘攝)

大戰惡蛇護主 收地在即悶悶不樂

看似黏人魯鈍,但阿財亦有英勇的時候。每晚入睡時,當有野豬徘徊,牠一定馬上奔前吠叫;遇上蛇更會奮身護主,甚至會把蛇咬死,「8、9月份,好多蛇準備搵食過冬,佢(阿財)要條蛇斷左、死咗先得,就算叫佢走都唔聽。」

轉眼間,六斤重的小狗已十歲,棠叔和阿財的家快要摧毀,預料2021年第一季要遷出,收地漸近,牠這些月來一直沒精打采,「佢好有靈性,佢哋講咩佢都識聽,只係爭在唔識講。」

在翻過無數段回憶後,終於聽到棠叔的心聲,「我真係好想陪佢終老。」

古洞有一批社區動物在外生活,收地在即,牠們將失去家園。(盧翊銘攝)

「政府從來無尊重過動物」

在新發展區中,可上樓的動物少之有少。據發展局早前的資料所示,房委會至今收到3個帶同伴侶犬遷入寶石湖邨的申請,但暫時只得一個申請獲批。現時新發展區內領有牌照的狗隻約300隻,但古洞有一批「社區動物」在外生活,實際數字隨時遠遠比300隻更多。

收地在即,這些動物更是前途茫茫。政府曾表明,將資助搭建動物領養中心,以接收受新發展區影響的動物,現時已有一個動物領養中心獲批資助。不過,古洞村民之一的Ada批評,明年起陸續收地,外界無從得知中心能否趕及搭建,更不知道中心的地點,屆時動物被遺下原地,憂慮有被人道毀滅風險。

Ada又指,雖然她成功申請狗隻上樓,但手續繁複,歷時一年才獲批,「話捉就捉,打靶就打靶,政府從來無尊重過動物。」

收地發展,受影響的除了是村民外,亦破壞了一眾動物的家。(盧翊銘攝)

新界東北即將發展,村民陸續遷離。此時古洞的路中心橫躺著一條死貓,唐狗仍然守護著早已人去樓空的家門。此刻阿財仍有一個家,或者已經算是很幸運。

新界東北發展已進入發展階段,地政總署引用《收回土地條例》,由12月27日起,將收回784幅私人土地(涉及的面積約68公頃)以及被九個墳墓所佔用的土地(涉及的面積約752.8平方米),以推展在古洞北及粉嶺北新發展區第一階段工程,受影響土地的地權,由上述日子起,已被政府收回。

第一階段發展計劃包括新發展區的前期及第一期地盤平整以作新市鎮發展、粉嶺繞道及相關基礎設施工程,涉及收地及賠償金額料達140億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