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曾斷供賣樓 村民不獲安排上樓:係咪要搞到家破人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界東北發展如箭在弦,村民的家園即將消失,有人未知是否獲安置,為此丟了工作、情緒受困、夫婦爭執,一切只因求一個家。

古洞村民李先生90年代曾置業,可惜好景不常,無力再供樓,最終只能蝕讓物業。怎料當天的一個決定,令他們一家因此無法獲安置。年月過去,他至今仍然未知可否上樓,「人哋打工都係為咗間屋,我唔要份工都係為咗間屋;真喺好攰好痛苦,係咪要搞到我哋家破人亡?」

新界東北系列之四

李先生居於古洞30年,但由於他曾在1994年申請首置貸款,故有機會不獲安置。(盧翊銘攝)

眼前的平房,是李先生住了約30年的家,當年由他爸爸買下。這棟房子處處有滲水痕跡,早上打開水喉時全是黃水,惟收地在即,他們寧願省下維修費,「明年起陸續收地,費事花了一筆,之後又要搬。」

這樣的生活環境絕不好過,平房屬餘下工程範圍,兩夫婦申請提早上樓,但最終被拒,李先生說:「我1994年買私樓,後來身體出現問題,遇上沙士又失業,好似命運安排,最後賣左層樓。」單位最後蝕讓,損失約37萬元。由於該單位是向政府申請首置貸款,故被當成享受過「房屋福利」,令他未能通過上樓資格審查。

上樓無期   每日受折磨:真喺好攰

賣了私樓,一家人再搬回古洞生活,本以為可安穩過日子,但新界東北工程即將上馬,他們將再次失去家園。李先生說,他不斷被要求提供賣樓前的入息證明,但他那時為了照顧女兒只打散工,並無證明,至今仍無結果。

等待最折磨,李先生每日難以安眠,夫婦更時常吵架,「她成日無緣無故匿埋一角自己喊。」李先生說。

李先生說,因為上樓的問題,妻子常常哭泣,夫婦更會吵架。(盧翊銘攝)

為上樓辭職   家中零收入

李先生有肝病,李太是家庭的經濟之柱。6月被房協拒絕申請後,政府部門表明,日後有機會將個案轉交予房委會,惟房委會需入息審查,李太的收入早已超過了家庭入息每月限額2.3萬元,最後她選擇辭職,一家人變相零收入只靠儲蓄過活,「份工我已做咗廿年,離開唔係易事。」

李太說,幾經轉折下發現仍由房協處理其申請,最怕一切只換來「一場空」。

李太稱現時住屋很殘舊,有時候睡覺時,更有水滴下來。(王潔恩攝)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李太說,母親一直憂心她的處境,可惜至母親臨終,仍未能親眼望到女兒上樓。

我仲同我媽媽講,到時可以帶佢去我間公屋睇,但她已經走咗,而我始終畀唔到間屋佢睇
李太

新界東北發展已進入發展階段,地政總署引用《收回土地條例》,由12月27日起,將收回784幅私人土地(涉及的面積約68公頃)以及被九個墳墓所佔用的土地(涉及的面積約752.8平方米),以推展在古洞北及粉嶺北新發展區第一階段工程,受影響土地的地權,由上述日子起,已被政府收回。

第一階段發展計劃包括新發展區的前期及第一期地盤平整以作新市鎮發展、粉嶺繞道及相關基礎設施工程,涉及收地及賠償金額料達140億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