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失誤|七旬翁腹痛入寶血醫院 28小時後猝逝 家屬指控5連錯

撰文:李恩慈
出版:更新:

寶血醫院醫生疑發生一連串醫療失誤,年屆古稀、身體健康的王伯在2018年突然肚痛,入院後28小時身亡。家屬大感意外,就王伯離世提出五大指控,包括王伯有心臟衰竭徵狀,但主診外科醫生堅持為他進行入侵性的大腸鏡檢查;醫生更擅自為王伯一併做胃鏡檢查;檢查期間病人情況急轉直下須緊急轉院,卻因職員溝通不善,導致搶救延誤10分鐘。死者的二女兒王小姐說起此情景仍然激動,直言搶救「遲一分鐘都不能接受」。
家屬已就事件,分別向寶血醫院、衞生署及醫務委員會投訴。另外,家屬正等待召開死因研訊,並已向該院提出民事索償。

左起:王伯、王伯妻子、王伯女兒。(家屬提供)
(香港01製圖)

指控一:家屬懷疑王伯腸穿 醫生拒做電腦掃描

事件發生在2018年,死者王伯當時70歲,沒有長期病患,不時會做燒味檔兼職。8月11日早上,王的下腹劇痛和腹瀉,家人帶他到寶血醫院,找相熟、為全家看診十多年的外科醫生求診,並入院接受腹部X光及超聲波檢查,期間他的肛門大量出血兩次,檢查後更呼吸困難。超聲波報告顯示,王的左下腹有積液,其家屬懷疑他出現腸穿,請求醫生為他安排電腦掃描檢查,惟主診的外科醫生認為他患缺血性腸炎,拒做電腦掃描,堅持在翌日為他安排大腸鏡檢查。

指控二:外科醫生懷疑王伯心臟衰竭 仍堅持照大腸鏡

翌日早上,王伯的呼吸困難持續,服用瀉藥後亦未能排便;其血含氧量亦隨之下跌,需要氧氣協助呼吸。當時該外科醫生懷疑他出現心臟衰竭,但無向家屬作任何交代,只在院方紀錄中披露。外科醫生向家屬堅稱大腸鏡檢查的風險很低,將繼續進行。

指控三:王伯心臟停頓 醫生只打一支強心針

王伯入院翌日早上在內窺鏡中心接受大腸鏡檢查。一小時後,外科醫生通知家屬,王的大腸缺血壞死,並出現心臟停頓;麻醉科醫生為病人注射了1支強心針,後來王伯恢復心跳,但須緊急轉送明愛醫院搶救。

麻醉科醫生向家屬表示,王伯「打完強心針都無反應」,故只為他注射一針。家屬表示無法接納此說法,質疑醫生沒按照高級心臟生命支援術做急救。

2018年8月,寶血醫院疑發生一連串醫療失誤,一名70歲老翁接受大腸鏡檢查後數小時身亡。(資料圖片/李穎霖攝)

指控四:轉院ICU溝通不善 搶救延誤10分鐘

寶血醫院職員聯絡消防處救護員,表示需將病人送至明愛醫院的深切治療部;該職員再致電明愛醫院急症室作通知。兩間醫院未有妥善溝通,寶血醫院麻醉科醫生陪伴救護員,直接以病床推送王伯至明愛的深切治療部,惟當時該處並無病床空位,花了10分鐘騰出病房,導致急救延誤。死者的女兒王小姐說起此情景仍然激動,直言搶救「遲一分鐘都不能接受」。

在半小時左右的急救過程中,明愛醫院的醫生為他注射了7支強心針,王伯返魂乏術,在下午1時許證實死亡 ,與照腸鏡相隔3小時。

病人須緊急轉送明愛醫院搶救。(資料圖片)

延伸閱讀:醫療失誤|寶血醫院七旬翁照腸鏡不治 家屬向衞生署三度投訴不果

指控五:醫生未獲王伯或家屬同意 擅自照胃鏡

家屬後來得知,王伯接受大腸鏡檢查期間出現胃氣,一併接受了胃鏡檢查,但成效不彰。王小姐稱,「喺病人情況咁差嘅情況之下,仲要再做入侵性嘅程序,會令情況更差」。死者所簽的大腸鏡同意書中,並無提及胃鏡項目。當時醫院的部門經理解釋「係包埋架喇」,令家屬感到震驚和不滿。

家屬欲約見醫生被甩底 嘆錯信醫生

王伯過身後,家屬屢次約見主診的外科醫生,希望了解父親情況急劇轉差的來龍去脈,但均被拒絕和爽約。王小姐憶述,「個醫生係完全失蹤,好似無咗件事。」至2019年1月底,家屬才成功約見寶血醫院院長、部門經理和涉事外科醫生。王伯的大女兒談起事件時哽咽,覺得全家人錯信外科醫生,「我媽媽以前直頭當佢神咁,依家個醫生態度180度轉變,媽媽一定係最傷心。」

死者的女兒王小姐直言,搶救「遲一分鐘都不能接受」。(李恩慈攝)

外科教授:照腸鏡增腸道出血或穿孔風險

香港大學結直腸外科名譽副教授潘冬松接受查詢稱,一般而言以超聲波檢查腸胃並非理想做法,因其準確度不足。倘懷疑病人腸道穿孔,最準確的檢查方法是電腦掃描,看看腸道是否有空氣;電腦掃描亦適用於檢查腸炎。如病人的腸炎屬於慢性,照腸鏡屬常見做法;但當情況危急而嚴重,或腸道出現腫脹,照腸鏡便會有一定風險,檢查途中或會令腸道出血或穿孔。

潘冬松又稱,若患者在檢查前已出現呼吸困難及血含氧量下跌,照大腸鏡的風險則更高,因麻醉藥或會影響病人的心跳、血壓及呼吸。潘又稱,腸炎亦有可能導致腹部有積液,醫生的臨床決定是基於病人的實際病情,難以一概而論。

家屬引述醫生:及時停止照腸鏡可避免死亡​

王伯的家屬引述早前聯絡的另一名醫生說法,指死者入院後若進行電腦掃描,便可判斷有否腸穿;外科醫生的X光及超聲波檢查並不準確,更不應進行腸鏡檢查。而當死者已出現心臟衰竭,醫生仍堅持繼續進行腸鏡,屬錯誤決定。如醫生能及早診斷腸穿,及時停止照腸鏡,死者可避免死亡。

寶血醫院回覆指,此宗投訴已被醫務委員會受理及跟進中,不便評論個別醫生的臨床表現。而寶血醫院員工與明愛醫院的溝通過程及詳細文件記錄,已在2018年8月死者家人向衞生署投訴時已向衞生署呈交,而衞生署應已向家屬交代。院方指,文件及記錄清楚顯示,醫院員工和明愛醫院的溝通及所作安排完全附合既定程序,清晰無誤。寶血醫院又稱,向醫生頒發行醫許可是根據醫生的資歷及專業操守作考慮。醫院會根據醫委會的調查結果作出相應決定。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