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祺忠涉殺妻|張與妻性格南轅北轍 30年婚姻廁板橙汁電線下終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平日謙恭有禮,與妻坐擁5個半山物業的前港大副教授張祺忠,前年一個仲夏夜裡,用電線勒死妻子,他更一度隱瞞事件。案件在高等法院審訊時,揭露這對結婚30年夫妻不為人知的一面。多名證人均指,張妻陳慧文性格霸道、易怒,不易相處。作為丈夫的張更是首當其衝,經常遭妻罵廢,甚至在子女面前罵他仆街,張亦一直啞忍。張自辯時透露,案發當晚,其妻與子女因廁板事吵架,張臨睡前為妻送上橙汁,遭妻借題責罵,之後更遭踢落床,張稱殺妻事件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陪審團今(26日)裁定張謀殺罪成。

指妻子性格開朗樂於助人

被告張祺忠(56歲)自辯時講述與其妻陳慧文(53歲)二人由相識,至最終殺妻的經過,他作證時也多會以「Tina」來稱呼妻子。張稱他在1987年在英國留學時邂逅陳,兩人翌年在英國共諧連理,於1990年代返港生活,並育有一子一女。在張褀忠眼中,妻子性格開朗,樂於助人,亦有投資心得。

會與妻一同看電影和溜狗

他形容和陳的30載婚姻生活開心,例如張平日中午會開車接送妻子往健身,自己則去游泳,兩人會一同午膳,周末時,他們會一起到數碼港看電影或溜狗。妻子下午約朋友打羽毛球,張都會開車接送,他甚至帶備電腦,在運動場邊處理自己的事務,邊等待妻子。他們的女兒作供時,也覺得其父母成日都好開心好sweet。

張祺忠稱與妻子陳慧文一起也開心,又指妻子開朗又熱心助人,惟亦對他作語言暴力多年。(資料圖片)

多名證人指陳不易相處

然而,根據曾與陳接觸的人的描述,陳不似是個容易相處的人。張有提到其妻對很多事持有「好強的觀點」,並要他人跟從她的想法,否則便會發怒和罵人。陳的胞妹陳慧賢,亦有相類的看法,亦不止一次見過其姊對張「指指點點」,相反,她覺張在其姊面前卻純如綿羊,但也曾見過張忍不住發火稱以後都不再與陳去旅行。

銀行經理覺陳霸道

見過陳數面的星展銀行經理,也對陳印象深刻,認為陳霸道、要求多,說話咄咄逼人,他指陳不斷向他施壓要求更多優惠,得知介紹客戶可獲優惠時,即致電要張即開新戶口,又要趙「飛的」到港大找張簽開戶文件,惟經理跑了一輪,只換來張禮貌的拒絕。

宿舍職員暗叫陳為天拿水

兩夫婦所住於港大偉倫堂宿舍,其職員亦曾供稱,英文名字Tina的陳並不容易相處,若遇他人逆其意思,便會「一撻就着」,因此被人在背後稱她為「天拿水」,又透露偉倫堂曾有安裝太陽能板的工程,但因陳投訴而被延誤。張與陳的一對子女亦提到父母會為小事爭吵,如開車、去什麼地方吃飯,挑起紛爭的往往是母親。

證人對張祺忠夫婦的描述。(詳看下圖)

+18
+18
+18

張稱忍受良久近年開始反駁妻子

張褀忠自辯時亦指,陳會抱怨他的工作量多和未獲升職,他雖認為妻子是出於善意,但若他不從妻子意思,妻便會發怒及罵人時,說話亦不客氣,例如會罵張「廢」、「食屎啦你」、「靠你揸兜都得啦」和「你都唔識做嘢」,甚至「仆街」,有時子女亦在場,張亦感到十分侮辱。張稱他被罵時,大多不會「駁咀」,即使發怒至手震,也只是走開。但他無意和妻子離婚。只是案發前一段時間,他也開始變得「易忟」,會反駁妻子。

妻要張給一半薪金

警方曾在張的家中找到一張似是張簽予陳的借據,上面寫著張欠陳670萬,若張未能在2018年5月31日清還,便要償還770萬元。張在庭解釋,其妻要他把大學薪金的一半給她,當時張月薪約10萬,妻認為她應取600萬元。張為此開了兩張分別寫上600萬和670萬金額的支票及該「借據」。案發前兩天,他應妻要求,寫下另一張400萬元的支票,但張指其戶口當時未有足夠資金,該3張支票應全部無法兌現。

張又指,隨著兩子女長大成人並有自己想法,亦不會再事事合陳心意,家中爭執亦漸增加,如女兒選擇的工作,以至廁所板問題,在家中都會爆發激烈爭吵。

警方揭發案件的經過。(詳看下圖)

+14
+14
+14

案發晚妻先與子女就廁板吵架

案發前不久,陳把另一物業的廁板調換到兒子所用的廁所,兒子不滿要用租客用過的廁板而向陳投訴,又用膠紙包裹把胞姐和陳在家中使用的廁所封住,並在馬桶上塗上朱古力醬以作「報復」。2018年8月16日晚,女兒返家後不滿房間被弄亂,又發現廁所被弟弄髒,陳卻絕清理,兩母女因而吵起上來,女兒最後離開。

向妻送橙汁再爆爭執

根據張自辯的說法,他在約17號凌晨時分,他臨睡前為在睡房的妻子送上橙汁,妻子卻嫌變了味,要女兒到超市退錢,他向妻解釋是女兒買了另一牌子時,又問其妻是否想罵至女兒以後都不回來,卻遭妻連環反擊,又重提沒有她張不會有多間物業等,後來更把張踢了落床。

張稱他打算離開房間時,伸手入床底打算取出拖鞋,卻摸到電線,最終用電線後箍妻子的頸。他一度失去知覺,至回復意識時,妻子已死去。

辯方指張案發時受抑鬱症影響

辯方指張案發時受抑鬱症影響,或受陳激怒而殺人。而控方則不同意辯方的說法,直指張因金錢糾紛而動殺機,趁妻子入睡時把她勒死。

無論陪審團最終接納哪個版本,張親手殺死妻子已是不爭的事實。這段經歷了30載的婚姻,誰料到會這樣終結。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