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道「女版明哥」堅持做32元自助餐 食客:呢度粟米肉餅無花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對不少人來說,要吃自助餐就等於龍蝦、生蠔及蛋糕甜品任食,每每動輒數百元至過千元。在彩虹道街市熟食市場裏,有一間開業約30年的小店,每年風雨不改供應平價自助餐,街坊只需付出32元,可堂食現場廿多款家常菜、無味精老火湯、與白飯任裝,客人甚至將食物「打包」帶走,有熟客笑言,「而家乜都貴,計返市價呢度齋飲湯同食飯,其實已經回本,我有食過呢度粟米肉餅,同隔離營係兩回事,真係肉嚟嘅,計返好抵食。」

但經疫情洗禮下,食店生意淡薄,老闆黃有多(多姐)說不少客人已是幫襯多年的長者,不少留家抗疫,又不懂用安心出行而沒有來,生意只餘下一兩成,明年街市被「收回」將光榮結業,要吃平民自助餐勢成絕響。

在彩虹道街市熟食市場裡,有一間開業約30年的小店,每年風雨不改供應平價自助餐,街坊只需付出32元,可堂食現場廿多款家常菜。(梁煥敏攝)

彩虹道街市熟食市場裡的順豐良心飯店,開業已30年,開業初期因盛行自助飯餸餐,老闆黃有多(多姐)與丈夫加入「戰團」,80年代售價為10元任食每日廿多款家常菜飯餐,每日必有炸魚、蒸魚、炸豬扒、肉餅、肉片炒菜、炒瓜等,多姐說,「後生仔最鐘意番茄炒蛋,今日買了蜆,逐一脫殼炒出嚟畀客人食…」訪問當中店內有親自煲近四小時的西洋菜生魚湯。期間有熟客說,以往逢周六,多姐會在店內協助義工派飯,又予地方給熟客聚舊吃東西,笑說本身與深水埗明哥惺惺相惜的多姐,是「彩虹道女版明哥」。

食店只供應午餐,每日早上11時起,店內的一名廚師負責煮菜,其餘的功夫,現時由已近70歲的她和丈夫打點,主要是清潔及招呼客人,中午12時為客人來訪高峰時間,頗為忙碌。採訪當日,多姐剛剛忙了一輪停下來休息,期間見她仍不時為客人添餸,又向客人說,「呢嚿啦!大啲!畀你。」如媽媽般照顧客人,她說,「食到咪食多嚿囉,我只會介意人多時有客只係拎晒炸豬扒、肉類,有人每次食8塊都仲要拎,後面客食唔到嘛,最唔鐘意有客人會拎4碟、5碟,但食唔晒放響度,無衣食嘛!」

老闆黃有多(多姐)說不少客人已是幫襯多年的長者,不少留家抗疫,又不懂用安心出行而沒有來,生意只餘下一兩成,明年街市被「收回」後光榮結業。(梁煥敏攝)

+2
+2
+2

這個彩虹道街市熟食中心本來有數間同樣型的飯餐食店,現時只餘下多姐及另一名多年對手,多姐定價32元一位、另一店則40元一位,在這個物價高昂的香港,即使食環署轄下街市檔的租金較市價便宜,其他雜費增長亦難以維持,多姐說:「係蝕住做㗎,得20幾個客點做到?我都俾附近店鬧過太低價,我好鐘意做嘢,唔做唔安樂所以堅持,我有做埋寫字樓包伙食、外賣到會,加上仔女家用維持到,但今年食油好貴,加一倍價,考慮好耐先向客人加兩蚊。」

旺角區平價外賣

於這個只有牛角扇的熱廚房忙碌半生,多姐的4名子女已成家立室,本來不言休的她因疫情打擊、食環署將會收回街市,以及4名子女不欲媽媽再辛苦工作下,終決心結束這個陪著她30年個年頭、風雨不改經營的食店。

多姐說,「而家做唔到落去,熟客多年紀大、又覺得麻煩,唔識寫紙同用『安心出行』唔嚟食,得返以前一兩成生意,唔做啦!」本來食環處再分配大成街市檔口給她,但她仍屬意結業。「年紀大啦!我仲要由頭做過,個邊貴成本價錢做唔到咁低價㗎,唔做退休做運動啦!」這個港式平民化自助餐,相信於明年2月底結束。

老闆黃有多(多姐)說不少客人已是幫襯多年的長者,不少留家抗疫,又不懂用安心出行而沒有來,生意只餘下一兩成,明年街市被「收回」後光榮結業。(梁煥敏攝)

現場所見,下午一時在天氣達30度高溫下,僅餘不足10名客人到來享受自助餐,大多數為藍領打工仔及長者,由於人流不多又通爽,食客未至「大汗疊細汗」,多年的熟客波哥表示,多姐的經營方式於香港已少見,30多元任吃自助餐相信難以再現,形容是舊一代香港人的人情味,親自煲老火湯、糖水等;食客又說,「而家乜都貴,計返市價呢度齋飲湯同食飯,其實已經回本,我有食過呢度粟米肉餅,同隔離營係兩回事,真係肉嚟嘅。」慨歎近一年人客大減,蝕本經營作為客人也感無奈。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