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昌迷你倉大火死因|張耀升頭上天花現很大火焰 整個人被火包圍

撰文:劉安琪
出版:更新:

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大火至兩消防員殉職,死因庭今(28日)續就二人的死作研訊。與死者張耀升一同進入火場的消防隊目尹建偉繼續作供,期間多次哽咽,他稱當日在火場內3度與張失散,第一次尋回張時,曾見張對上的天花板有很大的火熖,見張像被火包圍,之後他雖有把張拉回,但張之後又走回2人原先失散的地方,並做著他之前的搜索動作,他再次建議張離開,張亦回應:「OK。」惟至他第三次發現不見張的身影時,他自覺體力已耗盡,感到驚慌及迷失方向,覺得無法再回頭找張,遂衝出火場,向每一個接觸到他的人說:「唔該你幫我搵番阿sir出嚟…..」

兩名死者: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30歲),及消防隊目許志傑(37歲),分別於2016年6月21日及23日,在九龍灣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救火時殉職。該場大於同年6月21日早上起火,並很快發展成四級大火,焚燒了5日4夜至6月25日才救熄,死因庭正就張及許的死作研訊。

消防隊目尹建偉稱他當日3度與張耀升失散,當他第三次發現不見張的蹤影時,自覺已無力再拉他出來,並衝出火場,叫每一個他接觸到的人說:「唔該你幫我搵番阿sir出嚟.....」(劉安琪攝)

天花有非常大的火焰張像被火包圍

消防隊目尹建偉昨日作供時提到,他與張耀升進入火場後,他因整理滑落的鐵筆後,發現張已在離他5米的位置,半蹲在右邊的第三條橫巷,張並不斷大叫:「喂啊/Ray啊!」尹指當時張對上的天花位置有非常大的火焰,更形容張「好似俾啲火包圍住咁」。尹隨即用左手拿著消防喉走到張所在的位置,用右手將張拉回主走廊並說:「阿Sir,條喉係到,我地定啲嚟,出番去先!」而張則意識很清晰地回答:「OK!OK!」

見張回失散位置作同樣動作

兩人遂轉身向出口方向撤退,尹走在前張走在後,惟走了兩三步後,尹感覺到身後沒有人跟隨,他立即向後望,發現張又回到剛才失散的位置,再度做相同的行為動作,蹲在地上左看右看,狀似在找東西,口中不斷大叫:「喂啊/Ray啊!」尹再次回頭將張拉出來,語氣比較重地說:「阿Sir,唔好再X玩啦,出番去啦我地!」張再次說:「OK!OK!」

首日傍晚現場氣氛突變緊張,多隊消防員進入火場。(詳看下圖)

+4

有想過再去找張但覺已未能做到

尹再次轉身向出口方向行,但這次撤離的速度比較快,尹亦感覺自己的狀態轉差:「好辛苦、有啲慌亂。」他行近第二條橫巷時回頭望,發現張不在身後。尹哽咽地表示:「嗰刻我有再諗過番去搵佢,但我考慮到自己未必做到,當時我已經開始好驚,開始迷失方向…因為我唔見左佢,開始覺得亂個人…」

體力耗盡出來即倒下

尹稱他這時留意到有煙火特遣隊的同事在第二條橫巷工作,他即「定番啲」並詢問同事出口的位置。同事指其跟著鼓風機的聲音便可以出去,尹然後行了2至5步便找到鼓風機。尹同意若當時他並非這麼慌亂,他應該會留意到出口在哪。尹隨即衝出出口,向在門口的署理高級消防區長翁錦雄大叫:「張Sir係裏面未出黎,快啲搵人入去幇佢!」尹自言當時「體力都耗盡」,所以一出來便倒了在地上,翁嘗試為其除下裝備,但他碰到鐵筆時因太燙而縮手。其後,有同事扶尹出防煙門休息,尹則每接觸一個人便向他說:「唔該你幇我搵番阿Sir出嚟…」

在救護車上已接獲張的死訊

尹之後在2樓天井位置休息,高級消防隊長楊港猷一直在旁與其交談。當時尹已脫下進入火場的裝備,但仍覺得很熱,心臟跳得很快,右手感覺有些痛。他遂將手放在地上的水中冷腳,惟手一離開水便感覺到痛楚。尹稱他在救護車時已知道張已離世,故消防處在學院為他們安排了心理輔導研討會。

尹的5隻手指三級燒傷

尹稱於1凌晨回到學院後,一直覺得全身都好熱,遂他於凌晨3時到將軍澳醫院急症室醫,診斷結果為右手5隻手指一級燒傷,每日須到醫院洗傷口,惟情況一直沒有改善。尹於6月24日再到急症室求診,被轉介去威爾斯親王醫院燒傷科,發現是3級燒傷,須連續多天切除手上壞死的死皮。尹指他的右手手指事後沒有了指紋,食指亦變得較尖,並估計是在火場兩次拉走張時造成的,因而受傷的只有5指。

尹承認在火場內已有中暑徵狀

尹下午指由進入火場至第一次與張失散,中間隔了5至7分鐘,尹將其從橫巷拉出到張再次回到原地則隔了約2分鐘。尹同意他當時有氣促、疲倦等中暑的徵狀,但未到神志不清的程度。被問及有沒有發現重複回到橫巷的行為有不妥,尹指因張在對答時有很清晰地回答,並稱:「嗰陣只想拉佢出嚟,無諗佢有冇呢啲徵狀。」尹另指他當時沒有想到使用通訊機或啟動衛士防護監察系統,亦沒有想到可以要求同在火場內的煙火特遣隊 (CFS)同事幫手救張,自言:「我都係仲捱緊,我都係求生緊。」

與張進火場前突改變職責

尹同意他自2010年加入技術救援隊後,直到2016年6月才第一次入火場救火,但於2014年曾進行相關的訓練。在火場初期,上司只提及他們隊要伙拍2名CFS隊員進行爆破工作。惟到他與張進入火場前,策略發生了轉變,只有他們二人進入火場找消防喉筆及控制火勢。尹指他當時未有關注為何突然轉了職責,並稱:「因為我覺得消防員救火係天職,我係一個消防員。」而他專長雖然是爆破,但他於1993至2010年都是從事救火工作。

指揮官無建議在火場逗留多久

尹指入口指揮官並沒有建議他們應在火場內逗留多久,他與張亦沒有就此展開討論,並稱:「唔會咁溝通,我地都專業,知道可以留幾耐。」加上他相信若他們真的工作超時,入口指揮站會透過通訊機提醒。另尹表示不清楚有沒有帶個人繩進入火場,但認為現場環境複雜且有障礙物,容易勾住,不適合使用個人繩,自言:「我考慮佢既壞處多過好處 。」

研訊明續,將傳召進入火場搜救張耀升的消防員作供。

案件編號:CCDI-333/2016(SH)、CCDI-334/2016(SH)

兩名消防員在迷你倉大火中殉職死因,主要證人供詞。(詳看下圖)

+3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