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歲女士美容院做埋線打溶脂針療程後毁容 斷社交需接受精神治療

撰文:陳淑霞
出版:更新:

37歲的S小姐,去年光顧尖沙咀美容院「妍肌攻管」,接受由醫生負責的埋線療程後,兩邊面不對稱,醫生建議打溶脂針解決,補救不成更令面部凹陷。有專科醫生事後評估,S小姐已屬毁容。
S小姐直言事件造成精神困擾,需求診精神科。她認為涉事美容院及醫生責無旁貸,追討退還療程費用共約1.5萬元,以及精神損失,但被拒絕。協助跟進事件的民主黨袁海文則指,已向醫委會投訴涉事醫生,又促請港府盡快將《私營醫療機構條例》納入「診所牌照」規管。
「妍肌攻管」的其中一名董事為藝人馮鎵瀠(Naomi Fung)。美容院回覆稱,已交警方及律師處理,亦已向醫委會備案,對單方面指控保留法律權利。

袁海文指,已向醫委會投訴涉事醫生涉醫療疏忽及專業失當。(張浩維攝)

共埋八條線後現「大細面」

事主S小姐稱,認識美容院「妍肌攻管」負責人,因此於去年5月下旬,到該美容院接受眼部及埋線療程,共付1.3萬元。她稱,職員事前曾提供治療同意書供簽署之用,但未有特別解釋相關副作用及風險。

療程由姓鄧的醫生負責,不過S小姐指,鄧醫生並無在臉上預畫埋線位置,就直接做療程,在兩邊面共埋六條線。但手術後發現右邊面突出,醫生遂再於兩邊面各埋一線,即共八條線。

S小姐說,手術後右邊面突出的情況無改善,鄧醫生對她稱消腫後再跟進。

S小姐直言飽受精神困擾。(張浩維攝)

醫生建議打溶脂針補救

S小姐「大細面」持續,及至6月8日,鄧醫生再以手為其拉線,他當時表明仍需時消腫。同月25日,S小姐再到美容院,鄧醫生說她的脂肪分布不平均,建議打溶脂針。S小姐在美容院負責人推銷下同意打針,再付款1,900元。

7月12日,S小姐在臉頰及近下顎位置注射溶脂針。她聲稱,鄧醫生及美容院事前均無以口頭或書面方式講解副作用及風險,到注射後,她的左右面部仍不對稱。

到去年9月下旬,美容院安排另一位醫生為S小姐拉線修復,但情況未見理想。到半年後,S小姐臉龐出現明顯凹陷,並與溶脂針位置相若。她期間曾與美容院及鄧醫生交涉,對方反建議事主注射透明質酸,「佢哋講到好簡單咁。」

S小姐指,埋線及打打溶脂針後,其臉龐出現凹陷狀況,有醫生評估其情況難以還原。(張浩維攝)

求助專科醫生 判斷為毀容

今年1月至3月,S小姐到另一間整型外科專科求診,獲專科醫生評估,推斷埋線時或觸及神經線致「大細面」,而溶脂針或令其面部凹陷。她引述醫生說,臉部不會還原:「點都唔會還原得到。就算食返肥啲,另一邊面都會肥埋,兩邊都係唔對稱」。

S小姐直言,毀容後情緒受困,需接受精神科治療,「同任何人都冇晒社交,好影響工作,成日都要食安眠藥同鎮靜劑。」

她向美容院追討退還共1.49萬元的療程費用,以及精神損失費用,但對方拒絕。

記者曾到訪涉事美容院,職員指負責人不在場,記者透過美容院FB專頁查詢,美容院稱已於今年1月已交由警方及律師處理,亦已向醫委會備案。(張浩維攝)

美容院:對單方面指控保留法律權利

記者曾到訪涉事美容院,職員指負責人不在場,記者透過美容院FB專頁查詢,美容院稱已於今年1月已交由警方及律師處理,亦已向醫委會備案,「我要向律師徵求法律意見,並對於該名女士單方面作出既指控,保留所有法律權利。」

記者曾追問涉事醫生現時是否仍有掛單,對方未有回覆。至於涉事醫生診所電話則未能接通,記者以電郵聯絡,暫無回音。

董事為藝人Naomi

「妍肌攻管」董事為馮鎵瀠及文惠珍。馮鎵瀠(Naomi Fung)是本港藝人,她去年接受訪問時透露,除模特兒事業外,亦有與友人合資開設酒吧及美容院。馮鎵瀠亦不時親身上陣,擔任「妍肌攻管」廣告生招牌。

民主黨醫療及消費者權益政策發言人袁海文表示,負責醫生涉嫌疏忽及違反醫生專業守則,包括為病人進行療程前乏有效的「知情同意」及招攬生意。他指,已助事主去信涉事美容院及醫生追討損失,但並無回音,另已代為向以為會作出投訴,事主已申請消費者訴訟基金,並考慮作出法律訴訟。

他提到,事件反映醫學美容陷阱極多,政府、衛生署及醫委會應盡快作出有效監管,保障消費者安全,包括盡早落實《私營醫療機構條例》「診所牌照」要求,嚴懲違規醫生。他亦呼籲消費者購買任何療程前,應再三了解其副作用、風險及消費者權益。

消委會發言人稱,不便透露個別個案,但強調一向高度關注醫學美容療程涉及的風險,若過程中出現問題,有機會對消費者造成長遠及難以撫平的身心創傷。消委會早在2016年已建議政府發牌規管醫療美容,並規管從業者資歷、儀器使用、推廣手法等,及引入冷靜期和申訴機制。

消委會提醒,消費者不宜只著眼於宣稱的美容效果或療程推廣優惠,應仔細了解詳情細節如所用的儀器和物料,以評估潛在風險和可能的併發症,若進行療程後感到不適或皮膚出現異常,應盡快通知美容院,並謹慎衡量其提出的補救方案是否安全及切實可行。

《香港01》另已向醫委會作出查詢,正待回覆。

S小姐期望,涉事美容院及醫生賠償其心理損失及退還治療費用。(張浩維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