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健華涉性侵被索償 事主母指侵犯事不止一次 女兒胸被揸至痛晒

撰文:凌子淇
出版:更新:

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涉性侵智障女院友,院友索償案今(5日)於區域法院續審,事主母親透露,她從院友拍攝的影片,見其女兒曾入張的房間,並從磨砂玻璃窗見到男方疑曾拉出上衣,之後有作扣褲頭的動作,該院友並說:「張生係鹹濕佬嚟。」她之後問女兒,女兒說張在房內脫去褲子,並曾「整」她的私處。事主母又稱,性侵事件不只一次,張曾揸其女兒胸部並「揸到痛晒」,惟女兒到警署時卻不願講。事主母不住哽咽說:「我做媽媽……我幫唔到佢。」

原告為李姓事主,由其母親代為入稟;3名被告依次是張健華、康橋護理服務有限公司及智友集團有限公司。

被告張健華一直性侵事件並無發生。(凌子淇攝)

片段見事主曾進入張的房間

原告播放院舍閉路電視片段,案發於2014年8月10日,當日身穿橙衣的李姓事主,尾隨一名穿白恤衫的男子走入房內,約4分鐘後二人相繼步出房間。法官問張是否片中男子?張稱無法看得清楚,因為片中男子樣貌模糊,但同意是他的辦公室。

原告又播出院友所拍的另一段片,見辦公室的磨砂玻璃門關上,隱約可憑衣著看到白衣男和李的身影,白衣男原本站在門口,其後則是李貼得較近房門,她亦曾彎下身。張庭上稱估計白衣男是他本人,惟不同意片段反映實際時間。

母親覺白衣男上衣曾從腰帶抽出

李母其後出庭作供,代表康橋的大律師讀出其書面供詞,當中提及李母從院友拍攝的片中,看到白衣男上身向前傾,及後又附身似是抱緊前方的橙衣女,當時白衣男的上衣已從腰帶抽出,並曾作扣褲頭的動作。程同意,她沒從影片看到確實情況,但似乎有這些動作發生。

院友指張生是鹹濕佬嚟

法官追問程觀看片段的情況,李母指當日探訪女兒時,該院友告訴她:「(事主)鍾意食糖,氹你個女入去,張生係鹹濕佬嚟。」並把錄影片段給她看。李母問女兒和張在房內做甚麼,女兒憶述張脫去褲子後「拎條嘢出來整」,又說:「整屙尿嗰度。」李母稱以其理解,張當時是在侵犯女兒的私處。

張健華被指在2014年曾性侵智障女院友,最後獲撤控。(詳看下圖)

李母指女兒曾講述性侵經過

辯方律師引述原告案情,指張當日吩咐李入院長房後,脫下褲子並取出下體摩擦李的私處,又以其下體或手指插入事主的下體,並射出精液,張其後請李吃糖,二人再離開辦公室。被問及影片有否反映上述情況,李母說:「係我個女講我知。」

李在警署錄口供時不願回答問題

案發後翌日,李在警署錄口供時,被問及張有否插入其私處,但她不願回答,律師質疑事件或沒有發生,故李「答唔到問題」。李母稱其女兒是智障人士,並說:「咁深奧咁複雜嘅問題,佢答唔到。」律師又稱,醫療報告顯示李的處女膜完好,陰道只能容納兩根手指,陰莖完全穿過其陰道口的情況不可能發生,再問李母會否同意性侵事件沒有發生?李母回答:「可能。」

李母哽咽幫不到女兒

此外,李錄口供時曾提及張在職員廁所內扯開褲頭取出下體,李母解釋性侵事件不只一次,透露張曾在院舍士多房內揸女兒的胸部並「揸到紅晒」,亦曾躺在女兒身上,但一直欠缺證據可以指證張。李母哽咽說:「我做媽媽……我幫唔到佢。」

案件編號:DCPI 64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