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雨極端情況|李家超指百年一遇 陳國基記者會「加碼」至500年

撰文:倪清江
出版:更新:

由昨晚至今(7至8日)的特大暴雨,香港大部分地區都錄得超過300毫米雨量,天文台總部24小時錄得的雨量都超過600毫米,昨晚午夜前一小時更錄得破紀錄雨量。特首李家超及政務司司長陳國基都形容是「百年一遇大暴雨」。不過渠務署署長在下午聯合記者會在指破紀錄的一小時雨量,重現期超過500年篒,陳國基即改口說是「五百年一遇」,其後更說是「數百年一遇」,客觀效果是令人認為這場暴雨極為嚴重,極難預測。

這次的雨很大,剛才有同事提過,500年才有一次這麼大的雨,還有我們從未試過、香港亦從未遇過這樣的情況。
政務司司長陳國基

▼9月8日早上 大埔碗窰村外大埔河▼

+6

李家超七稱暴雨「百年一遇」

今次暴雨「百年一遇」說法,相信是因天文台在今日凌晨指出天文台總部在昨晚凌晨11時至12時一小時內錄得158.1毫米雨量,創天文台1884年開台以來最高紀錄。李家超今午在Facebook撰文,伊始就指「香港正經歷百年一遇的大暴雨」,文中也提到包括渠務署、路政署、民政事務總署及相關部門徹夜全力採取應對行動,但沒有「五百年一遇」之說。

李家超今日傍晚視察筲箕灣耀東邨塌山泥現場後,七度形容今次黑雨的雨量是「百年一遇」,並指「五百年一遇」是渠務署的標準,顯示他貫徹「百年一遇」。

署理渠務署署長說的是渠務設計方面有其標準,而根據渠務署的渠務標準,這是五百年一遇的,這是涉及部門的標準。
行政長官李家超
特首李家超9月8日下午到筲箕灣耀東邨巡視暴雨下山泥傾瀉現場,四度強調今次黑雨的雨量是「百年一遇」。(羅國輝攝)

▼9月8日 李家超巡視筲箕灣耀東邨山泥傾瀉現場▼

+4

破紀錄一小時雨量為「500年一遇重現期」

在下午2時半的聯合記者會,陳國基一開頭也說「香港昨日和今日經歷了百年一遇的大暴雨,極端情況令多區情況很嚴重」,並指「天文台錄得自1884年有紀錄以來一小時雨量的最高紀錄」。

「五百年一遇」之說,源自署理渠務署署長徐仕基,他指「昨晚11時至今日零時零分,天文台總部一小時內錄得158.1毫米雨量,是自1884年以來的最高紀錄,重現期超過500年」。

▼9月8日 政府舉行跨部門記者會▼

+14

陳國基由百年一遇變500年一遇 再變數百年一遇

陳國基在之後在回答記者問題時,就有兩次改口說500年一遇:

「這次的雨很大,剛才有同事提過,500年才有一次這麼大的雨,還有我們從未試過、香港亦從未遇過這樣的情況。」

「But for this heavy rain, it was really so big that, as mentioned by our colleague, it was once in 500 years. It's so big and so sudden and the predictability is so low.」

陳國基其後在回應另一記者問及為何政府沒有就交通方面發出預警時,出現「數百年一遇」說法,「而今次是很大的暴雨,是數百年一遇,這是政府在事前沒法預計的,這也是一個極端情況,造成交通問題、水浸,對市民的生活造成很大影響,因此政府有此宣布。」

政府9月8日下午就暴雨舉行跨部門記者會,政務司司長陳國基(左)將這次暴雨出現的機率,愈說愈難罕見,由百年一遇變五百年一遇,再說成數百年一遇。(羅國輝攝)

▼9月8日 柴灣環翠道水退後爛路處處▼

+8

渠務署長指排洪設施標準為應對200年一遇暴雨

有記者問及渠務署能否講得淺白一點,渠務系統承受能力究竟可以容納多少水。署理渠務署署長徐仕基在回答時,重申昨晚錄得最大雨量的地方是柴灣及大潭,總雨量接近600毫米,而一小時的降雨量是158.1毫米,屬於一個500年一遇重現期的雨量。他指一般來說,渠務署在市區主要排洪設施的設計標準為200年一遇,因此這次降雨量已經超過設計的容量。

署理渠務署署長徐仕基(右一)指500年一遇重現期的雨量,是指天文台總部一小時的降雨量達158.1毫米。(羅國輝攝)

▼9月8日 柴灣環翠道水退後爛路處處▼

+8
hot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