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回顧・突發篇】旅巴撞斃的士司機 遺屬首開腔:冠忠欠交代

最後更新日期:

「我淨係知道我爸爸畀人撞,到底佢地(巴士公司)做錯乜野令到我啊爸咁樣畀人撞?」11月30日凌晨約5時,長青公路發生一宗嚴重交通意外,造成六死三十一傷,事隔一個月,當日被旅遊巴撞斃的的士司機家屬首度開腔,向《香港01》記者表示,旅巴冠忠僅曾接觸過她們一次,無人向她們交代過事件,車禍的來龍去脈,至今仍是個謎。

父親一夜間離世,屋內不再迴盪他的聲線,手機亦不會再閃出父親的來電通知。死者的女兒呂小姐憶起父親便不禁落淚,「唔知幾時(感覺)突然間會浮現,啲感覺要嚟就嚟。」媽媽和妹妹難以面對父親離開,至今仍徹夜難眠。

「我淨係知道我爸爸畀人撞,到底佢地(巴士公司)做錯乜野令到我啊爸咁樣畀人撞?」
的士司機女兒呂小姐

呂小姐指,冠忠方面僅接觸過她們一次。(賴南秋攝)

從未有人交代事故真相 冠忠僅聯絡一次

的士司機呂志遠在意外中被冠忠旅遊巴撞斃,他的家屬首次開腔,女兒呂小姐指,冠忠至今未有任何人向她們交代事件的來龍去脈,作為死者家屬的她們仍然一頭霧水,直言「簡直唔知發生咩事!」她指,意外後冠忠旅巴公司僅在路祭當日接觸過她們,呂小姐指當時一家只想處理好父親的後事、仍需時間消化,然而,那次便是旅巴公司僅有一次的聯絡,「好多人話可以告巴士公司,但係我根本唔知巴士公司個機制係咩、問題出左係邊到?」她直言,即便是要指責對方,亦不知道該從何入手。

「唔知幾時突然間會浮現,啲感覺要嚟就嚟。」
的士司機女兒呂小姐

的士司機家屬曾到現場路祭。(蔡正邦攝)

父親性格樂天 聲音從此消失

呂小姐指父親駕駛的士多年,知道馬路如虎口,「出出入入去到一個定點位,當佢等客時,都會打電話比我啊媽。」父親經常致電其母,告之所在位置,一天四、五通電話亦不為過。準備下班時,更不時會接到爸爸的來電,到附近接載她們一併離開,她形容爸爸性格樂天,「返到屋企就淨係得佢把聲」,每天都會分享遇見的人和事,如今這把聲音卻永遠從家裡消失,「冇曬啦,咁都冇辦法,返唔到轉頭……」

事隔一個月陰霾未散 無法面對摯親離世

父親一夜間離世,痛失摯親的陰霾未能消散,媽媽和妹妹仍徹夜難眠,一晚多次醒來,亦不願談及爸爸的離開。「唔知幾時(感覺)突然間會浮現,啲感覺要嚟就嚟。」妹妹不願面對爸爸已逝世,一旦談及話題便不欲說下去,媽媽則不想在兩姊妹面前表露傷心情緒,躲在房間裡獨自哭泣。呂小姐表示目前希望待爸爸正式出殯後再處理其他事情,日後或會尋心理醫生協助。

調查及賠償或成額外壓力來源

臨床心理學家葉妙妍指,喪親會產生哀傷情況,若事發非常突然、意外為不幸慘劇或嚴重意外,親人會較難以接受,有機會否認或壓抑感受。若當事人踏入第二階段,即真正經歷哀傷,便會感到傷心,部份人會選擇壓抑情緒,不願談及,甚至無法進行正常生活,部份人則需要陪伴。調查及賠償等等需長時間解決的問題,均會成為額外的壓力,當事人需要更多的休息,盡可能做一些可以令自己輕鬆的活動,以及尋找信任的人陪伴。

運輸署:特別工作小組會議將於明年舉行

運輸署回覆指,因應本年11月30日在長青公路發生涉及非專營巴士的交通意外,署方會在現時與非專營巴士業界的恆常會議之下成立特別工作小組繼續進一步討論及跟進非專營巴士安裝及乘客使用安全帶,以及制訂其司機工作及休息時間相關《指引》等事宜,以提升營運安全,並期望盡快推行一些達成共識的具體措施。工作小組將於2019年1月中舉行會議。 署方在決定安裝和佩戴安全帶的規定應否擴展至其他車輛(包括非專營巴士)時,會考慮各項因素,包括安全效益、技術的可行性、外國的做法、對車輛運作、乘客及業界的影響,以及有關各方的意見等。

長青公路車禍釀6死31傷 旅巴司機通宵更工作12小時

上月11月30日凌晨約5時,青衣長青公路發生嚴重車禍,一輛載有大批國泰員工的冠忠旅巴,意外撞及因停障打「死火燈」停泊路邊的士,再失控連環撞路壆,造成6人死亡31傷。事件中的62歲旅巴司機,通宵更工作12小時,疑因未有留意的士停泊路邊,導致是次意外發生。

冠忠巴士集團主席黃良柏事後指,「不是一間(工作)舒服的公司」,承認業界工時過長,但甚少超過16小時,指員工有足夠的休息時間,強調旅巴司機工作時間為13至14小時,但上述為工作時間並非駕駛時間。

運輸署及業界於車禍後,亦曾討論非專營旅巴司機工時過長,以及立法強制加裝安全帶問題。

回顧2018年本港嚴重車禍

+16
+15
+14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