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回顧・突發篇】校巴僱主提意外手震嚎哭:我癲左咁去搵司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一個女人嗰陣癲左咁去搵司機!」本月中旬,北角一輛保姆車於長熙道斜路直衝行人道,短短數分鐘的意外,四個家庭從此陰陽相隔。保姆車司機吳先生的僱主舒太,事發後曾到場尋找司機蹤影,惟現場僅剩下凌亂的車禍景象,當時她情緒激動至需送院治理。

事隔三周,時間尚未撫平眾人的傷口,三名傷者仍然留醫,然而需要「療傷」的並非只有傷者。「一講起(件事)我隻手又震,不停咁喊不停咁喊 喊到控制唔到。」舒太表示現時需看心理醫生,提起事件便無法自控,需要吃鎮靜劑及安眠藥舒緩。

「我一個女人嗰陣癲左咁去搵司機!」
舒太

悉車禍後現場四處尋司機

「我一個女人嗰陣癲左咁去搵司機!」發生車禍後,舒太得悉消息便立即趕到車禍現場,嘗試尋找保姆車司機的蹤影,期間一度情緒激動,需由救護車送院治理。「我樣樣都做足曬,軚啊車啊,如果要維修我都會即刻去維修」,她續說,若車輪需要換輪軚,便立即替換更好質量的軚及原裝軚,不明白為何不幸車禍會發生在吳司機身上,「咁好、咁負責嘅司機,點解會咁?」言談起事件,舒太更數度飲泣,指事發後需一直看心理醫生,「我𠵱家聽到聲都會好驚好驚好驚」。

「我諗呢世都好難磨滅到。」
舒太

車禍後警方於現場調查。(黃廸雯攝)

事發至今未能探望 未曾與司機對話

意外至今,舒太仍未能夠探望司機,未有機會與司機對話,不清楚對方的最新情況,「佢太太話見到我會好傷心」。至今她仍然非常擔心司機的情況,又表示吳司機的妻子「已經冇曬心機講」,僅知道司機已渡過危險期,「咁耐我都好掛住好關心佢」,但無法進入病房,僅能從吳妻消息得知,目前情況仍不樂觀,醫生因為擔憂細菌進入病房,不容許外人進入,只有吳妻可以探望。

需看心理醫生 提起意外哭至失控

車禍在她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傷痕。自車禍發生當日,東區醫院已安排姑娘跟進舒太的情況,又有社工跟進其情況,及後她再轉看私家醫生。舒太表示,事件剛發生時,她因受刺激血壓非常高,需要求診,現時仍有吃鎮靜劑及安眠藥,但每當提起意外,心情便無法平復。「一講起我隻手又震,不停咁喊不停咁喊 喊到控制唔到。」雙眼哭至紅腫,無法看清景象,又指「我諗呢世都好難磨滅到」。她坦言,家人亦十分憂心其情況,現時只能嘗試給予自己時間調整,盡量平靜及樂觀面對。

「一講起我隻手又震,不停咁喊不停咁喊 喊到控制唔到。」
舒太

短期內出現焦慮症狀屬正常
臨床心理學家葉妙妍指,當事件對當事人打撃非常大、事發突然、牽涉的人與當事人關係密切,短期內便會出現焦慮的症狀。症狀有機會包括:經常回想事件、對某些事情較大的驚嚇反應、希望避而不談事件、不想重返涉事地點等等。葉妙妍指正常而言,情況會隨著時間慢慢好轉,若過了三至四星期仍然持續或惡化,便需要求助。她建議當事人盡量維持正常生活及作息,適量做運動及鬆弛運動,而家人及朋友的陪伴亦有幫助,若當事人不欲談及事件便不應強逼。

北角車禍釀4死11傷 司機為退役英軍 出事時以身擋車 

本月中旬(10日)北角發生嚴重交通意外,一名保姆車車男司機,於長康街的斜坡停泊保姆車後,疑未拉好手掣,司機下車關門時車輛突失事俯衝而下,橫越英皇道再衝上熙和街行人路,釀成4死11傷。姓吳男司機出事時曾以身擋校巴不果,被捲入車底。

事後一名認識他的職業司機透露,吳司機前華籍英兵,曾駐守運輸隊伍。

+16
+15
+14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