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創業】靠貼地、「動作片」吸客 90後港男:叫我寫字佬得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按傳統習俗,家家戶戶每到農曆新年都會貼上寫有祝福字句的揮春,喻意全年好運,但放眼街上,發售手寫揮春的路邊攤檔已買少見少。

難道是書法敵不過時代洪流嗎?倒也不一定,因為不少人仍對手寫揮春情有獨鍾,而Facebook 專頁「畫字」創辦人,90後書法工作者洪文龍(阿龍)指現今流行的做法就是:網上訂閱,順豐到付!

跟以書法為業的阿龍見面,他就立刻跟記者強調:「千不要叫我做書法家」,皆因在書法傳統裏,能成「家」乃是極高榮譽,他自問在年資、地位與經驗都未配獲得這稱號。那他又怎樣稱呼自己的工作呢?他隨性地聳肩,一臉笑意地說:「寫字佬囉!」(吳鍾坤攝)

跟阿龍提起新年與書法的關係,他便指出,雖然現時市面上有各種印刷、立體、3D等揮春可選擇,但手寫揮春仍是有着不可取代的價值。阿龍表示:「揮春是人際交流的傳統元素啊!以前的揮春都由長輩寫給小輩,承載了動筆人對接收者或家庭的祝福,而可大量印刷的複製品,則無法傳達人家每次特地為你動筆的情感。」

在他眼中,揮春與眾多新年習俗一樣,都是家人相聚扣連在一起,充滿祝賀及人情味的意思,在路邊檔買手寫揮春,也是難得機會可與人家閒聊。只是,當這些攤檔都愈來愈少時,手寫揮春便成為僅有保留着一點人情味的東西。

阿龍所寫的揮春作品(按圖了解):

為搞搞創意,也為迎合年輕一輩的喜好,阿龍會特意設計一些有趣的揮春寫法。(受訪者提供)

當書法配合科技

提起在路邊攤檔發售手寫揮春的代表人物,不少人會想起在上環擺檔,現年90多歲的「添叔」嚴鏡添。阿龍指,他的生意依然興旺:「因為他一輩子在街上寫揮春,已成為一個文化icon,人們幫襯他都是買他的堅持。」

這種充滿人情味的經營方式當然值得成為榜樣,只是阿龍與新一輩以書法為業的年輕人都知道,科技已改變了寫書法這行業的生態,「我們的年輕一輩都在搞網上服務,以『網上訂售,順豐到付』的方式出售書法作品。由實體變虛擬,自然會少了面對面的交流,這是有點可惜,但沒辦法,潮流就是這樣。」

阿龍指書法工作者缺少誘因擺檔收費寫揮春,「在網上,我的客人都認識我,他們也一直有追蹤我的專頁,但如出外,客人就變成了街上的路人,他們不認識我,街上又太多免費選擇,我憑什麼要他們付錢買我的字呢?」(吳鍾坤攝)

當然,除揮春外,在新年期間,大家亦能在利市封設計、宣傳橫額與logo等位置見到書法的存在,不過阿龍表示,科技的進步確實令他們這些「揸筆搵食」的人失去了一些工作機會。「在大眾目光中,書法是文字、字體的其中一種。以前,書法佔上字體設計一半以上,但現在的『餅』太多了,人人都可以下載、甚至自己設計美術字體及手寫體,當市場上有這麼多選擇時,又為何會找我們寫字呢?再差一點的說,科技發達,為什麼不直接Photoshop或複製王羲之的書法就算呢?我真的見過有些餅家會這樣做。」

不過阿龍倒非感氣餒,只是覺得既以書法為業,便要有更多創意才行:「書寫招牌等的工作仍會承接到的,但我得要為自己的作品加添風格及氣勢,也要多加入創作及設計元素,才能提高商業價值。」

說到打工仔最喜歡寫的字句,一定是「準時收工」。「十個有八個都寫準時收工。平時教班我派筆記給同學,個個第一次都寫準時收工。」他笑著說,「他們偶爾會笑着呻『準時收工好難寫』,我就回『寫和做都難』。」另一個最多人喜歡的就是「大吉大利」,因為最少筆畫。(吳鍾焯攝)

新派宣傳方法:開設社交平台

科技,的確改變了書法行業的工作生態,但如了解阿龍的創業故事,就知他其實在社交媒體上獲益不少。研習書法已有16年的他,是香港最早一群開設社交媒體專頁的人之一,而為吸納支持者,他選擇不寫那些古詞詩句,而是就一些社會時事與生活日常創作具共鳴的作品,至專頁關注人數增多了,才開始開辦書法班招收學生及與企業客戶合作以賺取收入。

沒有如添叔般擺設路邊攤檔,不代表阿龍便沒有支持者,反而是為着好好經營社交平台專頁,他更要如一個編輯般時刻構思不同的作品及題材,「要出什麼內容、要怎樣『食正』題材,統統都要經過掙扎,加上要在網上呈現書法的形式太豐富,單是拍片,就能令書法由平面創作加添具體的動態,擴闊了文字的玩法。例如,我在冰上寫字,然後拍下墨水隨冰融化的一刻,這令靜態的書法多了一分動態美。」,他幽默地補充:「我更特意為這些創作加了一個叫『文字動作片』的hashtag。」

阿龍書法作品(按圖了解):

每一筆都認真看待

在日常日子,阿龍的主要收入,有一半以上都是來自在晚上開班教授書法,學生以大專生及打工仔為多,而在新年期間,他不太常製作手寫揮春發售,反是以接受企業委託開辦工作坊以賺取收入為多,「有些同行喜歡全力寫揮春,有些則會選擇承辦活動。我就喜歡接下公司的要求開辦書法班,每班15至20人。這些公司通常都願意在新年付出較高的價格搞活動,我每班都會有4位數字的收入。」

他笑言自己每到新年時就當了一位寫字機械人,工作量比平時多三分之一,而每天只會抽約半小時練字。不是工多藝熟嗎?半小時便足夠?他卻指,教班其實都是一種練習,「書法含蓄微妙,單是談及寫和教,兩者的感覺已不同。例如,在教班時要想辦法把一個字拆解及解說它的書寫方法,便等如重新體驗那個字多一遍,所以每在教班時,我覺得我的得着比學生還要多,教學相長是真的。」

邀請阿龍為打工仔寫下一句打氣話時,他便寫下一句:不求不勞而獲,只求努力有回報。他說:「曾有客人半開玩笑地說想我寫下不勞而獲,但我深感辛苦的做卻沒有回報的結果只會造成苦澀,所以還是寫下這句腳踏實地的期許吧!」(吳鍾焯攝)

阿龍這樣總結他對書法的感受:「橫直、提按、線條關連和變化每次都有分別,每一次都是挑戰。寫字其實是一種科學實驗,每一次都要修正及調整習慣,才有更好的表達效果」。的確,練習書法是需要一筆一筆認真的寫才行,打工仔的工作壓力如此大,書法正好是大家沉澱、安撫浮躁心情的方法。要是沒空提筆,也抽空看一下人家用心手寫的書法吧,細味每個人如何演繹同一個字,或是一橫一直如何寫下,說不定你的心也會隨之放鬆過來。

立即下載《香港01》,緊貼公務員職位空缺、勞工處筍工推介,了解CV、面試致勝技巧!
下載網址:
https://hk01.app.link/bkbJyY5t4O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