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疹之苦】堅持戒類固醇捱過紅皮症 舞蹈員:不想被濕疹牽着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根據香港過敏協會指,香港每五人便有一人患有濕疹,而現年29歲的Janice便是其中一位。由讀書時代起,到踏足社會工作當上全職舞蹈員,濕疹一直與Janice共存,還好性格樂觀正面的她在不經不覺間已走過了很多難關,因此她希望以自己的經歷令更多濕疹患者學懂與不適並存的生活態度,「不要被濕疹牽着鼻子走,這是一個歷練。」

曾為舞蹈員的Janice,現已當上全職化妝師。自小已患有濕疹的她,對皮膚痕癢、出水、皮膚乾燥、皮屑脫落等早已習以為常。﹙龔嘉盛攝﹚

女孩子喜歡打扮是正常不過的事,Janice自言十多歲起已喜歡化妝及打扮,但她現在已不太介意外在形象了,只要打扮舒服、簡單和健康就好。採訪當日,她也是只是掃上淡淡的妝容,穿着簡單的上衣和運動褲,還跟記者笑說:「我剛剛排完舞呢!」雖看到她的臉、手和腳都仍有甩皮及濕疹的傷口,但她表示這其實已是戒用類固醇後比較好的狀態,「之前整塊臉都甩皮,要化妝簡直是天方夜譚。」

曾為拍戲狂食類固醇

Janice於香港理工大學畢業,自小已學習跳舞的她,在學時曾加入舞蹈學會,參與很多表演活動,畢業後更成為全職舞蹈員。由於她自小已有濕疹,所以一直有用外敷與內服的類固醇藥物控制反覆的濕疹狀況,「試過在比較嚴重的時期,全身都會痕癢難耐,傷口會出水,也會因太痕而失眠,全身都是傷口時甚至連行路都覺痛,所以要看西醫及服用類固醇藥物。然而,類固醇不是神藥,因為劑量需愈來愈高才會有效,不僅對身體不好,一旦停藥更會令濕疹爆發得更厲害。」

雖有感不能靠食藥過一世,但面對現實的情況,Janice還是要作出抉擇。在2012年,她獲得拍攝電影《狂舞派》的機會,為此她一整年都在服用類固醇藥物,以保持皮膚乾爽及抑制濕疹,「但當拍完戲後,我便打算停食類固醇,結果那個反彈的反應是強烈到前所未有的嚴重,更釀成了紅皮症。那時我從頭到腳的皮膚都變成了紅色,即使改為服務中藥,但情況仍未有怎樣改善,難免有點氣餒。」

為了工作與機會,Janice曾高密度服用類固醇,更釀成紅皮症:﹙按圖了解﹚

拍攝電影《狂舞派》時,Janice﹙右一﹚為了保持皮膚乾爽及抑制濕疹,一整年都在食類固醇藥物。﹙網上圖片﹚

化妝師曾以為只甩皮

常人不會體會到濕疹嚴重起來時會令人多痛苦,但怎說也好,Janice那時還是堅持戒掉類固醇,因為她知道如長此依賴它,結果只會泥足深陷,不能自救,而且若服用到最高級別的類固醇仍未能將濕疹抑制下來時,那該怎麼辦呢?為了避免這個情況發生,Janice就算再痛苦都要戒掉類固醇,靠自己的身體機能回復過來。

不過在康復期間,她仍繼續工作。當問及她當舞蹈員時,濕疹帶給她什麼不便時,她便笑說:「排完舞會甩到成地皮!另外,身體一熱就會出汗,一出汗皮膚便會痕,所以很多與我合作過的舞蹈員都知道,我在排舞時常常會搲痕,他們就會提醒我別因搲得太過份而弄傷自己。」

不過痕癢也只屬小事,最艱難的一環是化妝,「舞蹈表現多要化濃妝,我那時的妝容很多時只可以遠觀,因為只要近看,便會看到很多皮屑,很恐怖。另外有一次,有化妝師因不了解濕疹皮膚應怎樣處理,於是便強行用磨砂膏替我磨走臉上那些死皮,結果弄得我的臉很痛,亦很傷害皮膚,而卸妝對我來說亦是一大挑戰,因我試過很多卸妝產品,但不論是卸妝水、卸妝油還是㺺在所用的食用橄欖油,我的臉每逢卸妝後都一定勁痕!」

舞蹈員工作時的妝容和服裝有多誇張?(按圖了解):

Janice﹙左﹚亦指表演用的衣服乾淨與否及質料都很講彩數。﹙被訪者提供照片﹚

+3
+2

尋找共存的方法

Janice明白以這種身體狀況當全職舞蹈員實在有點吃力,加上她曾試過因停服類固醇令濕疹情況太嚴重而需要停工三個月,那時雖然沒有太大的經濟壓力,但她也想趁機自己發展另一個專業,於是就趁這休息的三個月去學化妝。

現在她已成為全職化妝師﹙facebook專頁為Janice Fan Makeup﹚,但仍不時接一些輕鬆的舞蹈員工作。雖然當化妝師需要面對另一些問題和挑戰,但Janice表現她會把問題慢慢克服。她深明濕疹不能一下子就好起來,但她卻並沒放棄積極心態,更說出一句令記者最感深刻的話:「我要學懂live with it﹙與它共存﹚,盡力地正常生活!」

立即下載《香港01》,緊貼公務員職位空缺、勞工處筍工推介,了解CV、面試致勝技巧!
下載網址:
https://hk01.app.link/bkbJyY5t4O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