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艾嘉闊別多年重返港產片演出 《燈火闌珊》拍出細膩香港風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燈火闌珊》在後期製作階段,未看電影單看戲名,已感到一股寥落悲涼之感。導演曾憲寧表示,電影故事雖然是講喪偶之痛,但也是講女性在喪偶後在療癒的尋覓過程中,如何重看亡夫和身邊一切。因題材關係,她聯同監製陳心遙走訪十八區爭取拍攝霓虹燈快速拆卸前的光景。

文:賴家俊

攝:賴家俊、HAF

(左起)《燈火闌珊》導演曾憲寧、監製陳心遙。(賴家俊 攝)

想不到香港的夜景是這麼美的,這麼美的東西,一下子沒有了⋯⋯
周潤發《英雄本色》

這句八十年代經典電影對白,黯然點出香港繁華夜市的日漸寥落。霓虹夜燈是昔日香港欣欣向榮的標誌,千家萬戶掛上霓虹燈牌,鱗次櫛比的橫亙馬路上恍如燈海,萬家燈火點亮大街上的車水馬龍。相比昔日,街上景物大致依舊,但路上霓虹大燈卻因城市發展而日益見少。一幅幅霓虹招牌拆下,是昔日美好的凋零?抑或是城市活力再生?

《燈火闌珊》講述為圓霓虹燈師傅亡夫遺願,憂鬱中年寡婦跟少年學徒重造神秘霓虹燈牌,再次與亡夫邂逅並和解,在燈火凋零的城巿裏點亮回億與希冀。「已婚女性大半生為了家庭勞碌而營營役役,可是踏入晚年喪偶,子女長大後,投入大半生心力的家庭出現翻天覆地變化,她如何走餘下的路?」曾憲寧(Ana)表示,電影靈感來自她多次出席男性長輩喪禮的觀察。

「『燈火闌珊』這個詞有人說勾起近年香港的境況,好像從前美好的事物逐漸失去,疫情下很多事物在走下坡。」

Ana以電影業為例,好像整個行業都朝沒落的方向發展,自己也曾自問這次拍首部劇情片,會否也是自己最後一部劇情片?但在電影後期製作階段,當她重看作品時,卻又有莫名感動,電影雖然講述喪偶的傷痛,但女主角卻將哀傷和空洞轉化力量來讓自己走人生下半場。就如戲中多次出現的霓虹燈一樣,雖然香港愈來愈少這些招牌,但卻仍有很多人以新方法延續這工藝,設法為此保育,她希望以這作品鼓勵自己、鼓勵香港人。

外國人欣賞香港文化

電影獲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轄下的創意香港「首部劇情電影計劃」支持,出資資助新導演及其團隊拍攝其首部劇情片,Ana與監製陳心遙在上年計劃啟動伊始,即穿街過巷拍攝各區霓虹燈景象。

「現在香港的霓虹燈夜景遠不如我們記憶中的燈光璀璨,而是拆得遠比想像中快。」陳心遙表,他們要與時間競賽,很多街燈拍完不久便再見不到,而且香港霓虹燈師傅和工場亦所餘無幾。不過在拍攝過程中,雖然燈牌大量消失,但偶然會發現有一兩個新燈牌重新掛上,心情感到十分振奮。

陳心遙表示,霓虹燈是香港別具特色的標誌,雖然在本地實物愈來愈少,但卻仍然獲年青一代,甚至海外人士關注。「現在社交媒體發達,更多年青人關心香港這個城市,更關注本地文化傳承,很多新專頁去討論這些傳統技藝,這在以前是見不到的。」籌備前期,他們更獲外國紀錄片團隊採訪,隨他們拍攝香港的霓虹燈牌,還拜訪多次拍攝王家衛電影的攝影師杜可風。「外國人好關注香港特色,異文化看到我們最有特色的地方,所以《燈火闌珊》在題材上預料會有很多外國人想看。」

多起用新人給予發展機會

除了在電影中發掘香港特色外,製作團隊亦希望多起用香港新一代演員,拍出香港味的電影。陳心遙曾任《狂舞派》(2013)和《哪有一天我們會飛》(2015)監製和編劇,自那時起已積極起用新演員。

「香港新人拍攝電影機會不多,大多數電影公司喜歡用已成名的演員,我盡能力起用更多新演員,亦說服投資者用他們,讓他們與前輩合作,形成一種新舊融合的風氣。」

早前兩代電影人就「港產片已死」在社交平台掀起大戰,陳心遙認為任何文化中,兩代人互相不認同並不會有前途發展,他並不認為新不如舊,不同世代間應互相尊重銜接。Ana以演員郭爾君和唐浩然為例,二人飾演年青時的張艾嘉和任達華,他們十分用心做功課,經常在片場捉導演問清楚對白細節應怎樣講。香港電影業新一代的用心,大家是有目共睹。

所謂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有好的劇本和政府資助,也要有良好的推廣平台讓人認識。《燈火闌珊》入圍了第19屆HAF(Hong Kong-Asia Film Financing Forum/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的WIP(Work-In-Progress)劇情片大獎,投資會將於3月15日至17日與第25屆香港國際影視展(FILMART)同期舉行,屆時在這平台協助下,因應疫情而以網上平台形式為電影製作團隊尋找後期製作夥伴、發行商和銷售代理,讓港產電影有更多機會在國際平台為人所認識,推動作品更快與觀眾見面。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辛棄疾《青玉案》

當大家都想留住昔日美好時,有否嘗過回首一盼,尋找燈火闌珊那人?

電影《燈火闌珊》演員名單:

張艾嘉、任達華、周漢寧、蔡思韵、麥秋成、袁富華、郭爾君、唐浩然、梁雍婷

《燈光闌珊》監製陳心遙(左)與導演曾憲寧,將透過HAF為電影尋找後期製作伙伴和發行。(賴家俊 攝)

【導演簡介】

曾憲寧

畢業於巴黎索邦學院電影系。自編自導的首部短片《無性界之婚》(2011)敍述跨性別者的愛情,參加康城影展短片角單元,並獲西雅圖 Translation 短片節「最佳劇情短片」奬。短片《未婚結界》(2015)探討婚姻對女性的壓力,參加鮮浪潮競賽及烏甸尼遠東電影節。曾任多部電視劇編劇,並編導 ViuTV 連續劇《婚內情》(2018),由鄧萃雯及陳錦鴻主演,刻劃愛恨糾纏的婚姻生活。2019 年《燈火闌珊》(2020)劇本獲「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專業組奬項,於 2020 冬季完成拍攝。

【監製簡介】

陳心遙

香港電影監製、編劇、填詞人;憑其監製及編劇作品《狂舞派》(2013)及《哪一天我們會飛》(2015)先後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及「最佳編劇」;又曾以填詞人身份三度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新作《狂舞派 3》(黃修平導演)將會在2021 年上映。

【意大利隱世教堂內藏多具18世紀驚世大理石雕像,雕像逼真到爆!】

+16
+16
+16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