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熱潮席捲港台日 動畫成功原因與新冠疫情有關?

撰文:nippon.com
出版:更新:

2020年,人氣漫畫《鬼滅之刃》結束了為期約4年的雜誌連載。電影版動畫締造了驚人的紀錄,單行本「鬼滅」最後一集的發行也引起廣大話題。本文試圖探究如此悲慘的故事,即使無數年輕性命在與鬼的戰役中喪生,卻獲得廣大迴響甚至成為社會現象的原因。

2020年12月28日,電影版《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的票房突破324億日圓,打破《千與千尋》紀錄晉升日本影史票房冠軍,搶佔了各家媒體的頭條,成為籠罩在新冠病毒疫情中的2020年最後的重要新聞。此外,原作漫畫《鬼滅之刃》於同月4日發行完結篇單行本,累積發行量突破1億2000萬本,發行當天據說日本主要城市的書店都出現了購買「鬼滅」完結篇的排隊長龍。

原作漫畫的連載於同年5月18日發行的《週刊少年JUMP》劃下句點,當時內容的「收尾方式」在社群媒體上引起激烈的討論與批評聲浪。相關傳聞四起,有真正的事實如「其實作者是女的」,卻也有「連載在人氣達到頂峰的時候結束的背後原因」等造成軒然大波但未經查證的消息。其實早在2019年4月開始播放電視動畫版之後,動漫圈已燃起「鬼滅」熱潮,沒想到2020年10月上映的電影版好評不斷的消息傳來沒多久後,轉眼間就成為席轉全國的人氣作品。「鬼滅現象」的竄升讓人感到十分突兀異常,彷彿掌心大小的氣球突然膨脹成巨大的飛行船,直奔天際。

【相關圖輯】:點擊即睇《鬼滅之刃》如何颳起日本2000億經濟奇蹟?(點圖放大觀看)

+2

探索賣座鉅片的「秘密」

究竟是什麼獨特之處讓《鬼滅之刃》成為如此人氣的旋風呢?

極少有單獨的漫畫作品產生社會現象的案例,通常都要等到改編為動畫後,影視多媒體一砲而紅才有機會。一般提到「鬼滅」,指的是從原作漫畫、電視動畫到電影版的一連串影視多媒體改編,不是單就作品本身,而是整個風潮。此外,「鬼滅」本身也成為了一種「品牌」。然而,從漫畫原作的動畫再晉升到電影的過程是基本的影視多媒體組合,「鬼滅」並非特例。

那麼,賣座鉅片的秘密是否藏在故事內容、角色人物或整體營造出的世界觀呢?《鬼滅之刃》屬於少年冒險打鬥類作品,主角在家人被鬼殺了之後加入「鬼殺隊」,希望讓變成鬼的妹妹恢復為人類並為家人報仇,整體故事圍繞在其與夥伴並肩作戰,在一一與鬼進行生死對決中成長。主角竈門炭治郎的嗅覺極為敏銳,能夠用「味道」來分辨對方的情緒與行動。但是這個特殊能力對於作戰來說毫無用處,還好他正是打鬥類漫畫裡典型的主角類型,潛力之高能一一突破難關。此外,以殺鬼為目標的「鬼殺隊」,和由鬼的首領鬼舞辻無慘率領的將人變成鬼的組織「十二鬼月」,正是正義與惡勢力的兩極對立關係。而組織裡與前輩的信賴關係、與同儕的友情,以及主角的妹妹變成鬼卻補足了主角所缺乏的部分等,不論是角色設定、世界觀,或是整體故事的架構都簡單易懂,這部分也完全符合少年冒險類作品的要素。以上歸結下來,是個相對容易在商業上獲得成功的作品。當然「鬼滅」有他自己獨特的切入點,但是故事內容與其他人氣作品比較起來,並不算有特殊的卓越之處。畢竟每部作品都有其與眾不同的特色。

【相關圖輯】:《鬼滅之刃:吉原遊郭篇》5大看點!炭治郎扮女人(點圖放大觀看)

+8

是「過關型」?還是「反推型」?

讓我們回到一開始的疑問,究竟為什麼「鬼滅」能創造出如此驚人的成績呢? 筆者推測有兩種可能的理由,一是鎖定連載結束後也能繼續創造銷售成績的「戰略」,二是新冠疫情改變了人們的價值觀,進而能與此作品產生「共鳴」。

從故事構築方式來看打鬥類漫畫,大致可分為過關和從達標反推的兩種類型。過關型的主角是透過打敗強敵而越變越強,因此故事內容能無限延續,但是反推型的話,由於故事是隨著細密規劃好的伏線,收斂到最後的結尾,因此難以成為長篇連載。

《ONE PIECE》和《龍珠》可說是前者的典型作品,後者的代表作品則有《暗殺教室》和《鋼之鍊金術師》。而《鬼滅之刃》的漫畫版算是後者的反推型,單行本共推出23集,可說是短命的冒險打鬥類漫畫。

漫畫《鬼滅之刃》在人氣絕頂時結束連載一事,雖然引發諸多揣測,但是以反推型作品來說,25集左右是適中的單行本數。其實與其說是在「人氣頂峰」時結束,或許是策略性地想把人氣帶到連載結束後持續延燒。雖然拉長連載的話,單行本的集數增加,也會進而增加累積銷量。不過,反推型作品若像過關型的手法一樣增加戰鬥拉長故事的話,會弱化伏線回收所產生的淨化效益,淡化內容的「趣味性」,這對於故事來說是非常致命的。如果不能期待拉長作品能帶來更多利益,勢必需擬出連載結束後仍可以增加單行本銷量的策略。

【相關圖輯】:鬼滅之刃粵語配音版|禰豆子、錆兔等10角色難字 廣東話正音教學(點圖放大觀看)

+13

樂在「一起狂熱到不捨故事結束」之中

2019年4月到9月播放的電視動畫是「鬼滅」開始走紅的關鍵。漫畫版早從2016年2月16日發行的《週刊少年JUMP》11期開始連載,可說是醞釀了好一段的時間。電視動畫播放的同時,同年7月發行的漫畫單行本16集的內容突然讓人察覺到故事要開始進入尾聲,管理主角所屬的組織「鬼殺隊」的產屋敷家當主為了讓鬼舞辻無慘落入陷阱裡,連同妻子和女兒一起炸毀了身處的屋子。「什麼?故事快結束了?」從動畫版開始看「鬼滅」的人,一口氣回頭將已出版的單行本追到16集的讀者都不禁這樣想吧。

想必有很多讀者把這個衝擊感分享到社群媒體上。大約是10月發行第17集時,開始有《鬼滅之刃》銷售一空的消息傳出。而在第17集裡,其中一位主要角色在與鬼的戰役中慘敗失去了生命。故事中年輕的生命一一地逝去,作品本身也會短命地迎向終點吧。惋惜的人們陸續加入了倒數的行列。

雜誌的連載在2020年5月時結束,但對於等待單行本出版(非追雜誌連載)的讀者來說,12月發行的第23集才算是真正的結束。雜誌連載結束5天後的5月13日,是單行本第20集的發行日,而最後一集前的第22集於10月2日發行,同月16日上映的動畫電影版刷新電影票房紀錄,可說在迎接12月3日最後一集第23集發行前,能充分地享受與其他讀者「一起瘋狂地惋惜故事將進入尾聲」。如果連載繼續不結束呢?如果當時看到動畫版很有人氣而稀釋故事濃度,拉長連載的話,是否一樣會製造出現在的風潮? 藉由倒數讓新的讀者也能一同參與並樂在「接近尾聲」之中的策略,成功地讓銷售延燒。或許可以說讓作品早點結束反而打響了這個「品牌」。

【相關圖輯】:《鬼滅之刃》人氣聯名品牌產品Top 10(點圖放大觀看)

+16

隨側在旁的死者與承襲其信念的人

《鬼滅之刃》是一部很悲慘的故事。人們突然被莫名存在的鬼襲擊,用各種殘虐的方式殺害,鬼殺隊的隊友一個個被擊敗喪生。究竟是何處讓讀者與作品產生強大的「共鳴」呢?

每當主角等各個角色快要失去求生意識時,被鬼殺害的家人或隊友會以靈魂之姿降臨,來鼓舞他們,要他們繼續努力活下去。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們即使離開了人世間,仍然會在身旁援助自己。這個死者隨側的劇情設定,與故事的主軸「羈絆、承襲」息息相關。我想應該是想傳達,信念會被承襲,生命是種循環並且永恆的存在吧。若有人能承襲自己的信念,那麼即使犧牲自己的生命也算是一種「貢獻」。貢獻出自己,承接自己信念的人再將自己奉獻出去。死者陪伴的設定,可說是這個循環的象徵。此外,這些死者也會去造訪背負著悲慘命運淪變為鬼的人們。這些鬼因為死者的信念而拾回人類的心進而消失,讀者也因此感到欣慰。「信念」在這個故事裡所代表的,其實僅僅是想保護重要的人的單純想法。這種無論是誰都會懷抱的情感,植入於故事的核心中讓讀者更容易入戲。也正因為容易產生共鳴,這部作品才能擴大感動到平常不看動漫的人吧。

「你就把被我殺掉一事,想成是遭遇大災難吧」。鬼舞辻無慘曾經對主角竈門炭治郎說過這句讓人印象深刻的話。當我們看到這句話時,會浮現出許多過往畫面。不論是曾遭遇過無數次的大地震,或者夏天的暴雨與颱風,冬天遭受雪災,甚至是現在,新冠病毒奪走了我們一度視為理所當然的日常生活。我們這才意識到人類的力量是如此薄弱,疫情下的自肅生活也迫使人們改變人生的價值觀。遠離城市的喧囂,感受孤單的滋味,也訝異於過去曾誤以為到處參加固定舉辦的傳統習俗活動或其他各式活動就算是過著「充實的人生」。這陣子想必每個人都思考過什麼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在還看不到出口的情況下,什麼才是最好的心靈支柱呢?看著炭治郎及其他角色與象徵著不合理存在的鬼對抗的讀者們,感動之餘,或許也想從中尋獲答案吧。

此作品勾勒出的慘烈與犧牲奉獻,正扣緊了現在這個遺失了活下去的方針,必須建構新價值觀的時代。

作者三河Kaori為京都精華大學教授。立教大學畢業後,於角川書店的《YOUNG ROSÉ》編輯部任漫畫編輯。1996年離職轉為自由工作者,接續擔任《交響情人夢》《彩妝美人》的編輯。2017年開始參與刊載在韓國和日本的網路媒體上的漫畫相關企劃編輯。

【相關圖輯】:《鬼滅之刃》只排最尾 冠軍當之無愧 日本歷年漫畫總銷量Top 8(點圖放大觀看)

+15

【本文獲「nippon.com」授權轉載。】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