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半馬直擊】Lulu董嘉儀留憾的PB 是終點卻是跑手生涯的起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說實話,我不太滿意自己的成績。」董嘉儀(Lulu)周日跑畢柏林半馬,哭泣過後,情緒回復平靜。

去年跑季之初定下Sub2的目標,始終未能達成,遺憾一定有,但這不是結局。

相反,這年間Lulu經歷連月訓練和兩場半馬考驗,今個跑季,她真實地一步一步認識自己的能力與不足,對一個跑步新手來說,已經超額完成。

香港01記者曾柏熊、潘思維 柏林直擊

4月7日上午,柏林「打卡」熱點布蘭登堡門非常熱鬧,部份道路開始人流管制,但無阻路人興致,29,757名跑手由大蒂爾加滕公園和德國國會大廈附近雲奔潮湧,包圍六月十七日大街,有的邊行邊在路上熱身,有的則四出拍照留念,就算純粹前來遊覽的人,也沒因人潮阻擋周遭景物而掃興,因為此時此刻的布蘭登堡門,正是每年只在柏林出現兩次的盛會——柏林半馬拉松,人群以方向一致的步伐與城市融合,成為一幀難得一見的風景。

董嘉儀(Lulu)和AR(adidas runners)跑步教練蔡欣諭(Phoebe)身處其中,準備編寫跑步歷程新章。

「01齊跑」已經上線 立即下載01 App 齊跑齊贏豐富獎品
【重要資訊】用跑步數據贏獎品 按此了解「01齊跑」玩法

29,757名跑手包圍了六月十七日大街的起點。(潘思維攝)

說實話,我不滿意自己成績,因為我一心為爭取Sub2而來。
董嘉儀(Lulu)

未到布蘭登堡門,先到EXPO中的裝置品前selfie。(潘思維攝)

+17
+16
+15

比賽前夕,二人由酒店前往六月十七日大街起點的路上,嚴肅得令我有點害怕,不太敢像平日一般,亂入各種毫無營養的「爛Gag」,生怕影響她們的比賽情緒。我有這樣的感覺,全因比賽前兩天,無論在賽前預先圍繞賽道視察,初次親身面對終點前的布蘭登堡門、還是到滕珀爾霍夫機場的柏林半馬EXPO取號碼布的時候,兩個女生對於今次海外半馬的旅程,皆展現年輕女生遊訪新國度時「亢奮非常」的暢快心情。但想深一層,如果當時稍為細心,早就應該察覺到,兩人雖然在Expo瘋狂把玩比賽的紀念跑Tee、各種新奇產品和小遊戲,看似輕鬆愉快,但她們一直都為目標暗自思量。

Lulu希望實踐去年跑季之初所定下的承諾:半馬Sub2;她的一對一AR跑步教練Phoebe則期望突破年初1小時24分的成績;「一跑定成敗」的目標在前,二人豈能如外表所顯露般酣嬉淋漓呢?

Lulu和Phoebe在EXPO玩過不亦樂乎。(潘思維攝)

玩盡Expo後,我曾單獨跟Phoebe討論,本身膝蓋有傷而接受物理治療的Lulu能否Sub2?Phoebe坦言並非毫無隱憂:「我不擔心阿Lu完成不了,因為她是個可以忍着痛撐下去的人;她對今次比賽期望很高,有期望就有壓力,我擔心的是她會被傷痛引發負面情緒,影響發揮。當一個跑手反覆提着自己很痛、很痛,愈見急躁,只會令表現每況愈下;所以我由出發前,每當跟她談論比賽,都只是不斷提醒她『放鬆!放鬆!盡情享受比賽就可以了』。及至跑季來到最後階段,我本身都已積累一點傷,但我一直都沒對阿Lu談論過,因為作為她的教練,我不想向她傳達任何負面情緒,只希望她堅毅樂觀地盡情發揮。」

這次對話,早已預視兩人對比賽的壓力,只是一直埋藏在心底,來到賽前最後一刻,終於按捺不住,顯得不安。

來到跑季末,我本身都有點傷,但我一直都沒有跟Lulu提過,因為作為她的教練,我不想向她傳達任何負面情緒,只希望她可以堅毅而樂觀地盡情發揮就好了。
AR跑步教練 蔡欣諭(Phoebe)

這場應該是二人起跑前夕「笑得最燦爛」的一張合照了。(潘思維攝)

距離起跑第一槍的上午10時還有一個多小時,人群陸續步入起點,Phoebe和Lulu走出德國國會大廈外水洩不通的道路,終於在共和國廣場旁邊找到一條人流較少的道路,開始動態熱身。熱身的跑動理應是easy pace,但我不知因為二人比賽前不自覺連熱身都跑走了?還是確實感到緊張?我跟着她們邊跑邊拍時,發現她們除了教練與學員間的必要指示,鮮有額外交談。Phoebe再三提醒Lulu切記「享受比賽的心情」後,二人就分道揚鑣,前往各自的起跑區域。

起場人太多,一直走到共和國 廣場旁邊方找到一條人流較少的道路做動態熱身。 (潘思維攝)

當然,柏林半馬的熱烈氣氛總算漸漸紓緩二人繃緊的心情。21.0975公里的賽道,穿越夏洛滕堡宮、威廉皇帝紀念教堂、柏林大教堂、尼古拉教堂和終點布蘭登堡門等著名地標,兩旁站滿男女老幼市民,各式各樣的樂隊夾道歡迎跑手,甚至有不少居住在賽道兩旁的居民都將頭伸到窗外,高聲為跑手喝采,縱使我們無一通曉德文,但從市民的姿勢與表情,都可深深感受到他們對整個比賽的熱情,並非跑手有跑手跑、市民有市民抽離,是一次真正融入城市的互動,感覺整個城市都支持自己之下,Lulu直言因為柏林人的熱情而「能量加乘」,哪怕纏擾她多時的膝傷比想像中更早出現。

+8
+7
+6

Lulu回憶說:「來德國之前我還擔心天氣太冷會不適應,還好當日陽光明媚十分和暖,已經減少部份隱憂,不爭氣的只是自己;其實由起步2至3公里之間,我的膝蓋已開始作痛,10公里之後,膝痛更影響我的動作,小腿有抽筋的感覺。我也想不到,自己在腳痛之下也可跑下去,我想是意志加上比賽氣氛令自己堅持。我記得賽道上看過數不盡的柏林市民為陌生人打氣,小朋友也伸手來想跟我們擊掌,過程間其實很多互動,只是因為我已經太累了,很難給他們反應;但我感受很深,例如我看到路上不時有人打鼓奏樂,他們跟我們一樣,明明看到已經很累,都堅持了整個半馬比賽,是一件全城都很熱血的事。他們沒有放棄,參加比賽的我又怎能放棄?這兩個多小時間,膝蓋是痛,我只是心裏不斷叫『董嘉儀加油呀』,提醒自己捱下去。」

全個柏林半馬,Lulu幾乎都是忍痛完成。(潘思維攝)

我給自己的下個目標不是成績與時間,而是先要求自己多點訓練、多做功課,維持到一星期三、四課的頻率;做足準備,才想未來比賽中再次挑戰Sub 2成績的事。
董嘉儀(Lulu)

首10公里,Lulu控制得不錯,50多分鐘已跑過半程,但牽一髮動全身,身體一部份狀態欠佳,後果是整個跑步動態崩潰,來到19、20公里,明明抬頭遠望就是布蘭登堡門頂端的勝利女神像,但這段路程穿越很多彎路小路,跑來跑去都未到,Lulu形容當時是幾乎「昏迷」的感覺,再望一望錶,已接近兩小時,終點愈來愈近,但Sub2的機會愈來愈遠,要放棄了嗎?

「不可以!堅持了那麼久了,做不到Sub2,最少也要比上次好。」

衝過布蘭登堡門一刻,振臂高呼。 (潘思維攝)

最後的直路,Lulu閉起雙眼、咬緊牙關衝過終點,時間是2小時06分,近兩個月的AR改良特訓,她比兩個月前的初半馬快了約1分鐘。汗水換來PB,縱使Sub2目標未成,我以為Lulu該會愉快地走回出口處,跟半個多小時已衝過終點的Phoebe會合。現實的場面卻令我有點手足無措,Lulu看到在鐵閘外的Phoebe時,情緒崩潰了,立即抱着對方埋首大哭:「我回來了,雙腳很痛,目標未能達成,但我終於回來了。」

原來當時Lulu並不知道自己跑出PB,因為按照她的手錶,時間比2月全城街馬更慢,距離Sub2的目標更遠。早已查閱大會時間的我,立即告訴她其實已跑出PB,打算安撫她的情緒,但已回復平靜的Lulu依然不滿意,她說:「說實話,我不滿意自己成績,因為我一心為爭取Sub2而來。」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才接手訓練你一個多月,我自覺整個課程安排未足夠令你的半馬成績有明顯進步;未來我會給你更多不同類型的訓練,針對提升速度。但你一定要記住,不要總是提着自己『不行、很痛』了。」Phoebe安慰說。

Lulu看到在鐵閘外等候她的Phoebe時,立即便抱著對方埋首大哭。 (潘思維攝)

跑步是一種生涯運動,是一場跑足一生的比賽。「2小時06分」的半馬時間,不會是個烙在身上抹不走的印記,只是起點兩旁的旗幟上,那些激勵自己奮發前進的口號。比賽過後,未盡滿意的成績殘酷地擺在眼前,當我問及Lulu下一個跑步目標時,她未敢言明,只希望往後更努力訓練,維持一周三、四課,才再計劃下一次Sub 2挑戰。聽起來好像有點殘酷,卻是這個「跑手」又一次成長的證明。

是的,我稱她為一個「跑手」,這是個她一直否認的身份,但我堅持。

這大半年間,由我邀請她參加《Lady_R》,到加入AR遠征柏林半馬,我已親眼見證一個鮮有運動的女生,蛻變成一個執著於跑步表現的人。

對喔,董嘉儀,你是一個跑手。

敢於用腳步挑戰自己,就是一個名正言順的跑手了。 (潘思維攝)

AR是一個連接世界60多個城市的跑步社群,由不同教練針對跑步、營養、心理、裝備和恢復等環節,為跑手提供專業運動員般的訓練。下載RUNTASTIC應用程式,跟住以下步驟登記,即可體驗AR的跑步課程:

步驟1:下載RUNTASTIC應用程式,登記成為RUNTASTIC用戶(https://www.runtastic.com/en/apps/runtastic

步驟2:登記後,在「個人檔案」頁面選取「群組與社群」,或進入http://bit.ly/adidashkXruntastic

步驟3:在「群組與社群」的上方選取「探索adidas Runners」,加入成為adidas Runners Hong Kong群組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