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人誌.艾粒Donald】寓跑步於慈善 體驗不一樣的埃塞俄比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我知道奧比斯舉辦參與非洲馬拉松的活動,沒想太多就報名參加,畢竟喜歡跑步的朋友也希望在不同地方留下自己的腳印。」現為商台DJ兼「艾粒」成員的Donald,去年首次踏足盛產跑手的國家——埃塞俄比亞,透過長跑、親善探訪及觀光,重新認識這個高海拔國度。

攝影:羅君豪

Donald去年經朋友介紹,參加「2018奧比斯埃塞俄比亞路跑光明之旅」。在此之前,Donald曾在香港、名古屋、蒙古、上海等地留下長跑足跡,但非洲的長跑比賽則是首次。「雖然自己馬拉松成績並非突出,但有機會亦想到更遠地方跑步,故沒有考慮到非洲哪國,會否非常辛苦。」

Donald隨奧比斯到埃塞俄比亞參加10公里賽事,雖然比賽期間跌傷導致手指骨折,但他此次旅程收穫豐富。(羅君豪攝)

埃塞俄比亞國際路跑賽的10公里路賽賽道為城市馬路,路段雖有起伏,且位於1200米的高海拔,但Donald曾到蒙古參加長跑賽,故對他問題不大。「比賽前我曾以為賽道是山路,路段周遭將會有許多牛羊出沒,事實卻非如此;相比起香港如何練也克服不了的西隧口,這10公里並不算辛苦。」

不過,路程雖短,但賽事氣氛相較馬拉松有過之而無不及。賽事前大批民眾與參加者載歌載舞,選手近4萬名,景象就如嘉年華;就算Donald賽前本來有點壓力,但受到氣氛打動,很快適應過來。「比賽沿途會經過民居、商店,人們都會為跑手歡呼,之前參加的名古屋馬拉松沿途也有市民打氣,但感覺截然不同。」

Donald前往埃塞俄比亞國際路跑賽起點的地標。(奧比斯提供)

談到賽前目標,Donald一直抱着「跑好成績」的心態應付賽事。「上一次名古屋能夠跑出PB,全因日本人跑得非常快,自己比人超前後不斷向前追趕。今次則有部分參加者純粹享受賽事,以步行完成比賽;但認真比賽的跑手亦不少,當你看見前面跑手的速度,就會推動自己跑得更快。」可是,在趕過選手時,Donald不慎跌倒,弄傷了支撐落地的左手。

「受傷一刻真的非常痛,曾想過放棄,不過眼見團友們都一一完成比賽,加上自己不諳非洲語,故只能忍着痛楚跑畢賽事。回到香港以為沒大礙,沒有理會傷勢,但原來手指已經斷裂。」雖然因賽事導致受傷,但Donald並沒有後悔參加比賽,未來亦會呼籲更多朋友參與。「作為跑手當然希望自己的紀錄遍佈世界各地,能在非洲留下足跡就更難能可貴。」

Donald說,埃塞俄比亞比賽氣氛熱烈,恍如嘉年華。(羅君豪攝)

跑步之餘,Donald也探訪了當地眼科醫療中心,瞭解居民的眼疾問題。他直言,旅程中的所見所聞,完全改變了自己對非洲的刻板看法。

「在到訪埃塞俄比亞前,我對其印象仍是如廣告般,小朋友飽受飢荒問題煎熬,但這已是過去的事。現在他們已經大幅進步,最大問題或許是眼疾與教育。」

Donald參觀奧比斯的眼科中心,直擊砂眼手術過程,對病人痛苦有深切感受。(奧比斯提供)

由於缺乏教育,當地不少孩童因接觸不潔食水後擦拭雙眼,導致細菌感染,造成「砂眼」。患者會因眼皮內翻與睫毛倒生磨擦角膜表面,影響視力,甚至失明。在當地眼科醫療中心裏,經奧比斯訓練的護士會為患者進行小型手術,協助病人重拾視力。觀看手術的過程,Donald至今仍歷歷在目。

「手術前護士會替病人注射麻醉針,但病人仍會因痛楚而痛呼,該畫面,我不時也會想起。不過,看到他們在手術前的一臉茫然,到手術後重新看回事物,再次能看見自己的家人,這個場面更為刻骨銘心。」

「光明之旅的意義,就是協助別人重見光明。」

總結7日埃塞俄比亞之旅,Donald表示,世界各地近年已經大幅進步,即使是被視為較落後的非洲,居民生活並非預想般惡劣。另外,非政府組織所籌款項,並非只是購買食物、藥物予當地居民。

「我們所捐款項,奧比斯會用作訓練醫療人員,從而瞭解眼疾致病源頭。舉例而言,埃塞俄比亞的『砂眼』是因為水污染,奧比斯因而會進行水利建設,為當地居民提供潔淨食水,改善眼疾情況。」他續指,自己如有機會一定會再參與,但名額有限,希望有更多尚未踏足此片土地的跑友參加,行善之餘又能挑戰自己。

2019「埃塞俄比亞路跑光明之旅」將會在11月15至21日舉行,活動現已接受報名,參加者除了為當地的眼疾患者跑步籌款外,更可探索埃塞俄比亞的風土人情,以及見證奧比斯的前線救盲工作。

活動詳情請瀏覽: https://www.orbis.org/ethiopianrun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