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索遊戲》影評:《屍殺片場》導演領銜 寓言包裝的荒誕綁架 

最後更新日期:

《屍殺片場》(カメラをとめるな!)導演上田慎一郎、副導中泉裕矢、劇照師淺沼直也聯合出擊推出新作《伊索遊戲》(イソップの思うツボ),由三位導演打造、三倍翻轉、三位少女的混亂故事,交織出一則諷刺現代的激烈寓言!劇情描述與家人密切的內向女大學生龜田、出生明星家族的星二代兔草、和「爸爸」一同經營復仇生意的少女戌井,她們三個相遇在一宗綁架事件之中…

+6
+5
+4

多數人看到上田慎一郎,腦中自然浮現與期待的會是反轉爆笑的荒謬電影,但這次編導不再以笑鬧作為主角,若抱持《屍殺片場》的心態觀賞,那可就錯了。不過也並非全然相違,另兩位導演同是前作的團隊要角,影片形式甚至相似,不同的地方在於敘事核心。

按圖重溫《屍殺片場》劇照:

+2

這部電影有些粗糙,而且帶着「B級片」的既視感,前半部分像是青澀的愛情故事,緩慢與平凡的節奏是可惜的,後半部分則力所不及,尾段的大反轉也不足以大幅變動本片在觀眾心目中的地位,或許是因為《屍殺片場》曾經建立的高標提高了觀眾的期望。但《伊》片並非一無是處,本次的主題是超越的,甚至心存目識。

+2

筆者喜歡它以三個不同的形態摩擦道出家庭的堅定和脆弱,喜歡它藉由非血緣關係的「家人(即便淪於推動劇情的魁儡)」映照虛假和諧的「家庭」,而尤其讓我無法討厭這部電影的原因在於主題核心的單純,是遠遠大於刻意掌握的形式。除此之外,片中帶有經典電影《大逃殺》的元素,當受摧殘的人們各個走向崩毀,背後卻有着上流社會以金錢當作看戲的籌碼,貧富差距顯而易見,也成為輔助單薄主旨的必要幫手。

我喜歡它以三個不同的形態摩擦道出家庭的堅定和脆弱,喜歡它藉由非血緣關係的「家人(即便淪於推動劇情的魁儡)」映照虛假和諧的「家庭」(《伊索遊戲》宣傳花絮)

這部電影帶來的感覺就像龜田一家在電影中的表現。當直落下的烏龜打破社會一切規則,引起了動亂和騷動之後卻才發現,烏龜與生活並沒有不見,只是換了個需要重新適應的樣貌。然而自己的確受過傷害,現在的作為也是真的改變了什麼,那最終的步履蹣跚是對的結果嗎?於是,《伊索遊戲》比你想的還要認真,只是看來些許胡鬧罷了。

(《伊索遊戲》電影海報)

推薦指數 ☆7.8/10

上映日期:2019.11.7

【本文獲「躲在電影裡的詩人」授權轉載,原文:詩人影評|《伊索遊戲》:兔子與狗狗的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