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影評|荷李活女權 註定35年T-800終英雄遲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未來戰士:黑暗命運》(Terminator: Dark Fate)近日上映,也許因為這個系列的第四、五部質量較差,回歸的第六部口碑還不錯,豆瓣開畫分數7.3,爛番茄新鮮度70%,Metacritic評分54。

回歸的《未來戰士:黑暗命運》首先是打好了一副情懷牌。

經典的開場「裸體穿越+搶衣服」的慣例鏡頭依舊如此熟悉;T-800(阿諾舒華辛力加 飾)和莎拉康納(蓮達咸美頓 飾)兩位標誌性人物回歸;莎拉戴住黑超手執火箭筒喊出了經典的「I will be back」;

T-800兩鬢斑白,台詞變成了「I won't be back」,也真的沒回來;儘管舊瓶新酒,兩位標誌性人物並非主角,而是加入了新的主角在前台。但拋開情懷因素客觀評價,有占士金馬倫掌控的《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只能說是重回正軌,質量依然有些勉強。

+10
+9
+8

《未來戰士:黑暗命運》的努力與掙扎

《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在敘事內容上銜接了這個系列的第二部《未來戰士續集》。故事主時空設定在2020,作為保護者或殺手的未來戰士們從2042年穿越而至。

2020年,「軍團」取代了「天網」,而且它們的機器人們更加強大。「軍團」派遣了最新型號的REV-9,前來殺害未來的重要人物Dani(娜塔莉亞雷耶斯 飾)。Dani、Grace(Mackenzie Davis 飾)、莎拉、T-800,組成了一支小型反抗聯盟。為了增強情懷牌的衝擊力,重啟故事還嵌入了一條莎拉和T-800的矛盾線。兒子約翰正是死在殲滅者T-800的追殺下,悲傷絕望試圖復仇的莎拉轉變成了一名「殲滅者獵人」。總體上,影片動作戲依然是值得一提的。

為了增強情懷牌的衝擊力,重啟故事還嵌入了一條莎拉和T-800的矛盾線。(《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劇照)

整個未來戰士系列最經典的動作場面是持續不斷的追殺戲,主角們與反派互相切換着電單車、貨車、油缸車、警車、直昇機等各種交通工具,入地上天。各種險象環生的飛車、撞擊、騰空和爆破場面不斷交叉剪輯,夾雜懵圈的路人被強行拉下車調整節奏。

《未來戰士6》的開篇高速追車戲還原了經典一幕,也融入了新的特色,即反派人物REV-9的「終極混合」技能。比如他融合了Grace刺過來的鋼筋,順着鋼筋將軀體延伸出窗外。工廠車間大戰、邊境監獄大亂鬥場面也各有特色,全片最精彩的是長時間的瀑布水下搏鬥鏡頭,從視覺上看完全屬於做電影特效出身的導演添米勒(Tim Miller)的看家本領。IMAX螢幕的話,水下那種真實感和窒息感會份外突出。遺憾的是,動作場面設計和場面調度過於模式化。

要知道,這個系列的最佳,是占士金馬倫導演的《未來戰士續集》,他突出地運用了非常多節奏緩慢的搖鏡頭(Pan Shot)或跟拍鏡頭(Following Shot),配合着行動非常沉穩的T- 800,觀眾的視點與其緩慢地縫合在一起,將恐怖的氣氛推到了極致。每一次反派殲滅者被消滅後的時刻,是我們最緊張的時刻。因為你知道,它還是會復生。

精彩之處在於電影如何渲染這種驚悚入骨的氣氛。而《未來戰士6》中,緊張的動作場面完全是靠短鏡頭、快速視點切換、音效設計等常規荷李活剪輯技巧來後期製造那種緊張感的,在前期調度上的功夫看不到。以至於追擊戲與《狂野時速》系列的處理,沒大差別。動作戲眼花繚亂,但卻消解了殲滅者殺手帶來的真正恐怖氛圍。

REV-9是具有金屬骨骼的T-800和具有液化金屬的TX「終極混合」版,不僅渾身上下都是武器,而且可以皮與骨分身成兩個不同的實體。(《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劇照)

恐怖氛圍失敗的另一個原因,是反派角色偏弱而無特色。本部中的反派人物REV-9,是具有金屬骨骼的T-800和具有液化金屬的TX「終極混合」版,不僅渾身上下都是武器,而且可以皮與骨分身成兩個不同的實體。你可以說這個反派人物REV-9,有種目空一切的恐懼感——但在我看來他就是兩眼無神。

大家公認,整個未來戰士系列最經典的反派是第二部中的液化金屬T-1000。占士金馬倫設計了很多細節去塑造這個讓人極端恐懼的角色。他是「警察制服控」,嘴角帶著似有非有的微笑,來無聲去無息,他的目標判斷和準備行動的過程比較緩慢,爆發時行動才會快起來,正是這樣才加劇了恐懼感。

作為戰鬥天使,女性成為絕對主角

《未來戰士6》的最大特點,是女性扛起了大旗,成為核心人物。

其中融入了一個年輕版的「莎拉」——Dani,以及女性殲滅者Grace(其實《未來戰士3:殲滅者TX》中就有女性殲滅者,不過是反派)。就角色功能性而言,Dani相當於未來的人類反抗軍首領約翰康納(John Connor),Grace相當於從未來穿越回來幫助Dani脫難的Kyle Reese。

Dani﹑Grace﹑莎拉(由左至右)(《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劇照)

Dani是這部電影中努力去突出成長弧線(Character Arc)的角色,前期她是關愛弟弟的好姐姐,也是關心父親的好女兒,後期則成為了毫無畏懼的女戰士。你可以在她身上看出簡化版「龍母」(Daenerys Targaryen)的影子,包括名字、外部形象設計也非常相似。可惜,實際上她是一個非常乏味並不能激起太多情感投射的符號化角色。

回顧第一部中莎拉是如何從寂寞、驚恐、誇張髮型的女侍應,轉變為眼神堅毅、充滿母性能量的幹練女戰士,《未來戰士6》中所謂的Dani的成長和轉變,浮皮潦草,差得太遠。你在Dani身上看不到任何不枯燥之處——除了她是墨西哥裔。

Grace是科技改造後加強版的人類。在一次抵抗行動中身受重傷,所以選擇了肉體改造,把自己變成了介於人類和機器人之間的殲滅者/「人形機器」——這是整個未來戰士系列中常有的設置。Grace這個角色的最大亮點,就是有「艾莉塔」(Alita)的影子。

占士金馬倫的「戰鬥天使」情結,使他將未來反抗軍領袖置換為女性。片中的一個重要反轉是,Dani為什麼成為被保護和被追殺的人物呢?她是另一個莎拉嗎?不是,她跟之前的莎拉不一樣,她不會生下一名叫約翰的領袖兒子,她本身就是未來的領袖,女版約翰。能拯救未來的不再是女性的子宮,而是女性本人。

這個意義上說,women power達到了最高點。

莎拉帶著仇恨和委屈,身上籠罩著疲憊和憤世嫉俗,戰鬥力和走位比《第一滴血》藍波還man,喪失了這個女性主角一如既往的討喜之處。(《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劇照)

片中的老年莎拉也值得一說,這個順應潮流而勾勒的老年戰鬥天使,當她甫一出場,在高速公路上救下兩個年輕女性並喊出那句「I will be back」時,我相信大多數男性觀眾都會笑,大家可以接受,但絕不會信以為真——因為她替代不了阿諾舒華辛力加的T-800。何況她還搶了T-800的黑超。

由於荷李活電影近兩年極端的女性主義立場,老年莎拉被塑造成了《第一滴血》系列裡猶如Rambo的存在。她帶着仇恨和委屈,身上籠罩着疲憊和憤世嫉俗,戰鬥力和走位卻比Rambo還man,卻喪失了這個女性主角一如既往的討喜之處。

(《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劇照)

筆者雖然身為女性,但我不能認同荷李活電影近兩年試圖應和當下女權主義、種族問題的創作方向,包括出現很多過火的、矯枉過正的偏差——像《未來戰士6》的敘事邏輯一樣,活下來只有女性,死的都是男性角色。Grace搶衣服都是搶男人的,蓮達咸美頓甚至奪去了阿諾舒華辛力加的經典台詞,然而,救世主必須是一個墨西哥裔女性。過不了兩年,荷李活電影中可能看不到一位活到最後的白人男性角色了。

英雄遲暮,男性重返家庭

如果說《未來戰士6》中有一點打動我,那也是來自於T-800。最後大戰中T-800與反派同歸於盡,悲壯之極,是整部電影的高潮。

T-800與殺手殲滅者同歸於盡的結局,與《未來戰士續集》、《未來戰士3:殲滅者TX》相同,《未來戰士:創世智能》中是幾乎同歸於盡。不同的是,以前T-800的口號是「我還會回來」,這次成了「我再也不會回來了」。影片中刻意安排了一個細節,在出發行動之前,T-800端詳着手裡的黑超,再三猶豫,最終還是放下了黑超沒戴。黑超是一個有意設置的道具細節,是塑造T-800身份的因素之一。黑皮褸、黑超、火箭炮三樣加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充滿力量的保護者T-800形象。失去了黑超,身份也變了,這預示了他的結局。

回過頭來,相信所有人被電影打動的,還是對英雄遲暮的刻劃。對英雄遲暮的強化和突出,我們在曉治積曼(Hugh Jackman)的《盧根》(Logan)和奇連伊士活(Clint Eastwood)的《毒行俠》(The Mule)中也能找到。曉治積曼51歲,阿諾舒華辛力加72 歲,奇連伊士活89 歲,他們曾經叱吒一時,如今在電影中風燭殘年,讓人心酸。

更大的不同是,新片對經典的T-800進行了改造。這個T-800,比起此前的所有版本,都顯得更加「人性化」——他是一個拯救受丈夫虐待的女性及其兒子的「父親」。老年T-800斑白的雙鬢和鬍鬚,是他更具人類自主意思的體現。為了讓角色更豐滿,片中突出了他的人類名字——Carl,牆上和貨車的廣告上大寫着這個名字;他還有一份特別貼地的職業——自己製作窗簾、賣窗簾。角色過的是踏踏實實的普通人日子。

唯一的bug在於,整個系列所有的殲滅者都是臉頰光滑的青年,儘管T-800版本過舊了,但人工智能也會老得這麼外化嗎?鬍鬚拉碴?從另一個角度說,「男性重返家庭」成為近幾年荷李活電影的一個主題。《盧根》、《未來戰士:黑暗命運》、《毒行俠》均是遲暮之年的男性回歸家庭,他們重新發現和肯定家庭、家人的力量,並擁有了一個最溫柔體面的落幕。

《未來戰士:黑暗命運》是遲暮之年的男性回歸家庭,重新發現和肯定家庭、家人的力量,並擁有了一個最溫柔體面的落幕。(《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劇照)

有人說,27年後經典必須讓位了,新的女性英雄是時候登場了。但其實也要分情況,未來戰士系列放棄T-800,讓觀眾聚焦女性英雄,就像《盧根》系列弱化狼人一樣,這本身就是很滑稽的不可取之處,大家本來就是要看男性英雄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特效直線上升,預算也似無上限,未來戰士系列拍到第六部了,始終沒有超越前兩部,那種驚人的、偉大的科幻片。那個上世紀八十年代前後,誕生了一批偉大科幻片的時代,那個將人類對科技和人工智能的恐懼突出得最極端深刻的時代,讓人懷念。荷李活模式再次證明了一種寡淡無味的保守性,視覺奇觀與美學貧瘠相伴而行。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