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路人‧影評|角色描寫點到即止未算入心 萬梓良發狂全片最感人

撰文:劉希彤
出版:更新:

《麥路人》以本土基層人士的故事為主調,圍繞一班因為生活拮据,和各種原因流落快餐店過夜的陌路人,他們漸漸成為同路人互相扶持的經歷。
電影題材富有港產味道,理應會是一部催淚動人的小品,但作品上映後評價好壞參半,主角反而不及配角搶鏡,部分角色也欠缺更深入的描寫來得較空洞,結果的確有種「到喉唔到肺」的感覺。

顧定軒在《麥路人》中飾演離家出走的年輕人。(資料圖片)

《麥路人》一開始以深仔(顧定軒 飾)的故事略略點出香港住宿擠迫的問題,所謂「相見好同住難」,深仔因為與阿嫂有爭拗而離家出走,透過深仔帶出阿博(郭富城 飾)這位主角的出場。

顧定軒在《麥路人》中偶然認識了郭富城,求對方幫忙找工作。(電影劇照)

阿博是落魄的前金融才俊,據知他是因為虧空公款、曾經入獄,與家人斷絕來往而流落快餐店。阿博有豐厚投資知識,運用昔日儲下的人脈關係,為這班在快餐店流連的伙伴找工作。
阿博是《麥路人》的主角,透過他與快餐店各人的相處,帶出每個角色的背景、辛酸和心路歷程。

+3

戲中幾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但可能因為篇幅所限,描寫略嫌未夠深入,著墨不足,他們的內心掙扎都是點到即止,難令觀眾印象深刻。例如,阿博一直逃避媽媽(鮑起靜 飾),實際的原因是什麼?心裡惦記年老的媽媽,又自責連累妹妹幫他還債,只敢在醫院門外、餐廳外偷看家人。阿博心底就是糾結,但看在觀眾眼裡,卻感受不到他為何這樣掙扎,行為甚至有點拖拉,令人睇到忟憎。

鮑起靜在戲中飾演郭富城媽媽,患有腦退化症。(《麥路人》預告截圖)

至於張達明飾演的「口水祥」,在戲中他因為但求三餐一宿,甘去做賊而被捕,他說:「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這句聽起來有點心悒,但想深一層,他似乎只是不太願去搵工,而且以太瘦為找不到工理由也欠說服力,有點刻意擠出可憐,同時也欠缺說服力。

張達明飾演「口水祥」一身瘦削的外型加化妝,入型入格,不過角色的辛酸未算最觸動人心。(電影劇照)

一對母女是戲中的主線,內地來港的單親媽媽(劉雅瑟 飾),她的丈夫過世了,愚昧地為奶奶還債,被大耳窿瘋狂追數,生活困難寄住快餐店。她的困苦是可憐,但卻有點自討苦吃,雖然劉雅瑟的演技不錯,但為了奶奶而害了自己和女兒的一生,恕未能觸動筆者的心。

劉雅瑟飾演由內地來港的單親媽媽,慘為奶奶還債,被大耳窿瘋狂追數。(電影劇照)

整部戲如果要數最動人、最令人心酸的角色,就是由萬梓良飾演的「等伯」。在角色描寫上和舖排都較為完整,等伯是前消防員,親眼目睹太太跳樓,接受不了現實,每晚在快餐店等亡妻回來。

他習慣坐在餐廳的門口位,桌上擺著一杯水,留空對面的位置,口頭禪「有甚麼話好好說」,一切都與太太的離世有關。豐富的細節為角色做鋪墊,描寫上比其他角色都深刻,等伯責怪自己身為消防員,竟然救不了至親。

老戲骨萬子成為整部戲最大亮點,發揮恰到好處,感動人心。(電影劇照)

其中一段戲講到等伯被趕走,當晚不能逗留在快餐店裡,在街頭上演技爆發的那場戲,老戲骨萬子發揮恰到好處。那段戲劇張力夠強,震撼得來又不似萬子以往在電影、劇集上那樣浮誇演出,成為全部戲最大看點。觀眾感受到等伯怎樣憶妻成狂,解釋他不是因為生活拮据才流落餐廳,他在街頭上發狂大哭大鬧,原因觸動人心,貼地道盡生離死別的悲傷,絕對是《麥路人》最搶鏡的角色。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