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華風暴・2|澳門六大賭牌明年到期 修訂博彩法勢牽賭業變奏

撰文:李穎霖 梁祖饒 勞顯亮
出版:更新:

綽號「洗米華」的太陽城創辦人周焯華被捕,震動澳門社會。但就算沒有2021年最後一個月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澳門賭業在2022年都勢將有大變化。因為澳門特區政府計劃修訂《博彩法》,建議加入政府代表,不能分拆「副牌」,目前「三正三副」六個賭牌亦將於明年同時到期,美資博企在中美角力下何去何從,都令續牌添上更多未知數。
從胡溫到習近平,國家領導人多次希望澳門經濟可多元發展,但澳門依然未能走出對博彩業的單一依賴,在新冠疫情下,去年經濟GDP大跌54%,業內人士擔心修例如壯士斷臂,更可能有博企交回賭牌。

洗米華風暴・專頁|涉內地跨境賭博 周焯華被捕牽起澳門賭業變奏

12月4日,澳門光影節有無人機表演。2021年最後一個月,周卓華被捕震撼澳門社會,2022年澳門賭牌續期,將會備受關注。(中新社)

9月提出修訂博彩法 擬引入政府代表

早在周焯華被內地批准逮捕及被澳門司警拘捕前,今年和明年,澳門賭業早已預示將有大變化。

今年9月,澳門政府宣布修訂《博彩法》,針對限制賭牌數目、年期、加強對持牌人及中介人的審批、引入政府代表等九個範疇,加強對博彩業的監管。

太陽城貴賓廳,在周焯華被捕後不久,已全線停業。(資料圖片)

驚弓之鳥 恐懼疊加

「閉門造車!」——這是澳門博彩業管理暨中介人協會理事林繼光的心聲。他認為澳門政府9月展開為期一個半月的修法諮詢,並未與業界充分溝通,至今未公布修例大方向及詳情,令博企和持份者只能「靠估」:「但一估就會驚,恐懼層層疊加,以致有賭場切割貴賓廳,以免影響賭牌。」

2021年11月27日,澳門司警拘捕周焯華等共11人。(新華社)

周焯華被捕後,太陽城貴賓廳全線停運,「洗米華案」爆出後,有報道指已有至少兩間博企12月起煞停中介人貴賓廳。

澳門政府在修例諮詢文件中,表明要強化中介人、合作人的審查機制,林繼光坦言政府現時尚未公布詳情,未來能否經營貴賓廳仍是未知之數。

澳門博彩業管理暨中介人協會理事林繼光,接受《香港01》訪問分析周焯華案件,希望澳門政府盡快釋出博彩中介的疑慮。(香港電台圖片)

2%旅客去貴賓廳

貴賓廳業務的收入自2013年起雖有下跌趨勢,但即使去年受疫情影響,仍有逾260億澳門元收入,佔澳門賭收四成。林指出,基於現時澳門土地、人力及交通配套的限制,主要招待小額賭客及旅客的中場賭枱,賭收難以取代貴賓廳,故貴賓廳對澳門來說仍是必要存在。

周焯華相關公司職員發仔(化名)亦對《香港01》記者吐出類似憂慮,一個內地居民完全合法帶到澳門的資金,只有2萬元人民幣。根據券商Sanford Bernstein報告,有2%旅客會參與貴賓廳博彩。按2019年內地訪澳遊客2,790萬人次計算,入貴賓廳有55.8萬人次,就算用盡2萬元人民幣,僅111.6萬元人民幣(約140萬澳門元)。「僅是賭收的零頭。」

經濟未能走向多元 賭業依然佔半GDP

從胡溫到習近平,國家領導人多次希望澳門經濟可多元發展,但澳門依然未能走出對博彩業的單一依賴,除了2020年因為疫情封關,從2012至2019年,博彩及博彩中介業佔澳門GDP比率,一直處於五六成。

2015年內地大力打貪、嚴防走資,澳門當年GDP就大跌21.5%;到去年新冠疫情,澳門長時間封關,GDP更大跌54%;而鄰埠香港,反修例運動和疫情衝擊,遊客大跌,GDP跌幅相比澳門算是輕微。

2016年已檢討中介人角色

事實上,修法並非無迹可尋。澳門政府2016年委託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撰寫《博彩經營中期檢討報告》,雖然肯定了博彩業為澳門社會、經濟帶來的正面影響,但同時點出博企有出現反洗錢及資助恐佈主義內部監控不足個案。

報告其中一個章節,更詳細點明博彩中介人制度存在入場門檻低、放貸、吸收存款、進行非法博彩活動等問題,政府當時回應指會修例監管。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蕭志成。(澳門大學圖片)

2014年已提醒貴賓廳轉型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蕭志成份析指,澳門政府早於2014年進行經濟深度調整時,已一直發放訊號,提醒中介人貴賓廳糾正及轉型。然而2015年澳門賭收大跌導致GDP下挫兩成後,賭廳轉型的方向變成網上賭博,內地起訴書的案情更提及過澳門多個主要賭廳。

他認為,澳門賭業發展近廿戴,的確有貴賓廳涉懷疑走資事件,故中央政府訂下打貪、防走資的國策,要求整頓時,澳門賭業一定首其衝:「中央政府認為澳門賭廳營運透明度低,需要作出徹底監管及轉型。」

2021年11月28日,澳門司警召開記者會,展示周焯華案中搜獲得證物和現金。(新華社)

壯士斷臂?

不過,蕭志成並不認同中央刻意以政策打壓賭業發展,而是要結束澳門過往近廿年的消耗式增長:「這是賭業要長遠健康發展必行的一步。」

整頓貴賓廳無疑會為澳明的賭收帶來重大打擊,但蕭志成認為「有危亦有機」。澳門賭業在疫情影響下,近兩年的賭收減少,他認為現時修法有如「壯士斷臂」,在賭業重回健康經營模式後,隨經濟回復慢慢穩步上揚:「短期一定有影響,但長遠影響不大。」

2022年六大賭牌到期,賭業勢將變奏。圖為2021年12月20日,澳門回歸22年升旗禮。(新華社)

蕭志成認同,中場賭枱的經營限制,令其賭收無法追上貴賓廳,但認為中場賭枱未來的目標客群,由小額賭客轉為中高端的中場客戶,相信仍能提高賭收。不過,他亦坦言,澳門修法後,要重回一年近3,000億澳門元賭收的顛峰時期,相信需要十年時間。

他又認為,修法對中介人影響較明顯,但相信整頓過後,博企仍可繼續經營俗稱「公司廳」的貴賓廳。

何鴻燊1960年代獲得澳門賭業獨家專營權,直至2001年澳門發新賭牌。他在2020年離世。(資料圖片 / 陳順禎攝)

2001年發三賭牌 再拆副牌

現行的《博彩法》自2001年起實施,澳門政府翌年批出三個賭牌予銀河娛樂(0027)、永利澳門(1128)及澳博(0880)旗下公司。及後,因銀娛兩大股東要求分拆賭牌,政府批准以「轉批給」方式,將賭牌一拆二,其他持賭牌的公司亦相繼跟隨,演變成現時三「正牌」、三「副牌」的局面。

六大博企的牌照均於明年6月屆滿,需重新競投賭牌。政府現時修法,限制賭牌數目,有指亦會禁止「轉批給」,即維持多年的「副牌」局面將迎來終結。

▼澳門六大持牌博企▼

+1

「管生」與「管死」

林繼光指,暫時仍相信澳門政府會維持現時的賭牌數目,以穩定行業,又估計政府會延長六大博企的牌照,至完成修法程序。他指,如政府修例後監管「過辣」,會令博企綁手綁腳,難以發展,不排除有博企會因而放棄賭牌,強調博彩業未來發展的規模如何,還看政府要「管生」還是「管死」。

不過,學者蕭志成認為,政府現提出於博企加入政府代表作監察的做法,與公共產業相若,相信對博企的影響不大:「有博監局代表在內,更能監察這個在社會上有爭議的產業。」

周焯華綽號「洗米華」,生意涉獵博彩、娛樂、影視等多個範疇。(資料圖片 / 符祥定攝)

中美博弈下 美資博企何去何從

澳門政府在修法諮詢中,亦提出加強對持牌人審批,及委任一名澳門常務董事,其提高澳門持有公司資本的比例。現時六大博企中,持「正牌」的永利,及持「副牌」的威尼斯人、美高梅均為美資博企,在中美關係僵持的現況下,外界有聲音認為,修法或針對美資賭場,甚至會令這些博企無法續牌。

疫情封關,令澳門2020年GDP大跌54%。(新華社)

蕭志成認為,有關說法是外界過度解讀:「政府只是希望澳門的商業團體增加持股,對社福造成間接貢獻。」

事實上,永利及威尼斯人的行政總裁,曾就修訂《博彩法》,分別表示對在澳門營運的前景有信心,美高梅國際的行政總裁8月曾表示,對《博彩法》修法諮詢文本的建議不感意外,直言並非新鮮事。

太陽城貴賓廳,曾是澳門龍頭博彩中介人。(路透社)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