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華風暴・1|貴賓廳揭秘 還原提款危機、跨省追捕始末

撰文:勞顯亮 梁祖饒 李穎霖
出版:更新:

這一個月澳門賭業經歷了劇變,一切源於11月26日溫州公安通報批准逮捕綽號「洗米華」的太陽城集團創辦人周焯華,以及11月27日他被澳門司警拘捕。記者發現內地起訴書,早已提及多宗跨境賭博案件,涉及澳門多間主要貴賓廳;之後多間貴賓廳陸續關閉,員工被遣散;賭客在貴賓廳的數億存款無法提取;周焯華和情人Mandy Lieu更要抵押香港豪宅還債。
《香港01》追訪中港澳台的知情人士,翻查大量文件,從獨家追查去年兩名涉案港人先後被公安拘捕開始,還原這場「洗米華風暴」始末。

洗米華風暴・專頁|涉內地跨境賭博 周焯華被捕牽起澳門賭業變奏

2021年11月27日,澳門司警拘捕周焯華等共11人。(新華社)

香港人「食花生」 澳門人憂失業

周焯華於11月27日在澳門被捕,任職相關公司的澳門人發仔(化名),還記得當時的心情。他對《香港01》記者說,雖然不擔心案件牽涉到自己,但憂慮有骨牌效應,「香港人『食花生』,但澳門很多產業都與賭廳有關,好多人會失業。」

周焯華綽號「洗米華」,因為他年輕時貌似1986年無綫電視劇《城市故事》梁思浩飾演的「洗米華」角色。圖為周焯華2018年出席澳門電影節活動。(資料圖片 / 梁碧玲攝)

生意範疇廣 涉博彩、旅遊、傳媒、電影

洗米華獵涉的生意廣泛,於香港和菲律賓擁有四間上市公司,包括太陽城集團(1383)、凱升(0102)、太陽娛樂(8082)及菲國的SunTrust Home Developers,但自他被捕後,他陸續辭去公司職務。

他的賭業版圖覆蓋澳門、俄羅斯、菲律賓、越南、柬埔寨,還沾手娛樂、殯葬、旅遊和傳媒,投資拍過多部電影,更曾連續六年成為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的冠名贊助商。

太陽城貴賓廳,在周焯華被捕後不久,已全線停業。(資料圖片)

太陽城全線停業 多間賭場全停貴賓廳

發仔的擔憂不幸成真,由於公司高層被捕,他當月已經未能出糧,太陽城貴賓廳更全線停運;到12月,多間博企宣布關閉所有中介營運的貴賓廳,市佔超越太陽城、成為貴賓廳龍頭的「德晉集團」,亦發公告承認有賭場暫停合作,將遣散員工。

上市公司太陽城集團撇清與經營貴賓廳的「太陽城博彩中介一人有限公司」的關係,稱後者是周焯華全資擁有。「太陽城博彩中介一人有限公司」12月10日發公告,結束業務。

承包賭廳招攬豪客

所謂「貴賓廳」,澳門官方名稱為「博彩中介」,根據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截至2021年1月的最新數字,澳門共有86間公司或個人持牌。貴賓廳自1980年代已出現,從賭場承包賭廳或賭枱,招攬大額賭客,向賭場支付租金和分成,賭場亦因此確保有穩定收入和分散風險。

這些中介人又名「疊馬仔」,會向賭客借貸及提供其他服務。周焯華正是90年代從做疊馬仔起家。

太陽城被指經營網上賭廳。(美聯社)

內地賭客:坐兩地牌車 運一磚磚現金

廣東人阿進(化名)曾在「疊馬仔」安排下,去澳門貴賓廳賭錢。「中澳兩地牌專車接送,一磚磚人民幣現金放在車上,根本不用申報。」「一磚」即10萬元,有1,000張100元人民幣現鈔。

內地規定,居民最多只可帶2萬元人民幣現金出境,2016年起更收緊內地銀行卡在境外提取上限至每年10萬元人民幣。貴賓廳的入場門檻數十萬至過百萬港元不等,阿進直言,從內地「合法」帶現金出境幾乎不可能,近年後電子支付發達,他再去澳門已經毋須「運送磚頭」,只需在內地轉賬到指定賬戶。

內地客近年成為澳門賭場的主要客源。圖為2018年澳門美高梅新賭場開幕。(資料圖片 / 香港01記者攝)

見盡官員老闆「一夜輸清」

阿進在貴賓廳見盡內地大官小官、民企老闆,有人「一夜輸清光」,有人享用「性服務」,但他強調自己只是「小賭怡情」,不過因為內地禁賭風聲愈來愈緊,早在疫情前他已沒有去澳門賭錢了。

澳門賭收2013年後回落

2003年內地開放港澳自由行,澳門賭場收入不斷上升,到2013年達到頂峰的3,607億澳門元,當中貴賓廳百家樂毛收入高達2,385億澳門元,是賭場收入的三分之二。

2014年中央開始嚴厲打擊資金外流,當年國家主席習近平視察澳門,提出「加強及完善澳門博彩業的監管」,此後澳門賭收連年下跌,至2019年,澳門賭場收入及貴賓廳百家樂毛收入分別為2,924億及1,352億澳門元,較2013年分別下跌19%及43%;2019年貴賓百家樂毛收入佔賭場收入百分比,亦由2013年的66%跌至46%。

2021年11月28日,澳門司警召開記者會,展示周焯華案中搜獲得證物和現金。(新華社)

新華社報章狠批為「最大罌粟花」

數據上澳門賭業從高峰向下走,但原來不少賭廳已轉向經營網上賭場。

2019年7月,新華社主辦的《經濟參考報》,稱「亞洲新賭王」周焯華是「最大罌粟花」,指他控制的菲律賓及柬埔寨「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讓中國賭客參與境外賭博,每年投注額在萬億元人民幣以上,盈利高達數百億元,資金更通過地下錢莊流出境外。

「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可使賭客如同身臨其境。(新華網)

當時周焯華在幾日後開記者會,否認所有指控,強調所有業務均在各地政府監管下合法經營。

曾在2013至2018年擔任廣東省政協委員的周焯華雖然努力撇清關係,今年更高調捐款300萬澳門元,為河南鄭州水災賑災。

但其實這兩年太陽城系內已經有所異動,包括周焯華在2021年8月出售太陽國際(8029)所有的62.82%股權,公司亦改名「帝國金融集團」。

台灣的資深賭客小古Jack Ku(右),被台灣傳媒稱呼為「台灣賭神」。圖為他在過去貴賓廳提取現金的情況。(小古提供圖片)

「台灣賭神」稱3億元賭資無法提取

台灣的資深賭客小古(Jack Ku),常與團隊穿梭於世界各大賭場,亦有去過太陽城貴賓廳,並開設「存款」賬戶。

「太陽城的戶口很方便,一個電話就能領錢和取錢,就算我在歐洲的賭場,也可以直接把錢轉到當地中介人的太陽城戶口,在歐洲直接用。」小古經常透過疊馬仔,以折扣價購買不能兌換成現金的「泥馬」,加上經常賭錢贏錢,令他太陽城的戶口滾存3.17億港元。

台灣賭場玩家小古(Jack Ku),向《香港01》記者展示太陽城貴賓廳的提款收據。(小古提供圖片)

被指要求七折提款 太陽城去年曾反駁傳言

但在去年,小古獲太陽城方面告知,他的3億多存款只能以七折提款,「要專門去澳門簽聲明,放棄剩下三成的款項,我們有成員不願意,覺得疫情過後就能變回正常,後來更變成六折、五折,就更不願意了。」

去年9月路透社報道太陽城限制提款兌現籌碼,亦有人在網上組成「苦主群」聲稱被太陽城要求五至七折提款,太陽城及後澄清反駁,指財務穩健,要求本人或授權人辦理是應監管要求。

小古說,當時已經嗅到太陽城要出大事,想不到情況會變得這麼快。周焯華被捕後,小古形容以往與他聯絡的疊馬仔已經「鳥獸散」,沒有人可以聯繫,計劃跨境訴訟打官司。

▼11月26日溫州公安通報▼

風暴由溫州公安微博引爆

這場賭業風暴,從11月26日開始引爆。浙江省溫州市公安局突然在微博公告,指去年已偵查周焯華、張寧寧等人為骨幹的跨境賭博犯罪集團,溫州市檢察院已批准逮捕周焯華,並敦促周投案自首。

翌日即11月27日,澳門司警高調拘捕周焯華等11人,指其經營非法賭博、洗黑錢,強調一切「自主」,但澳門保安司司長黃少澤承認,「因為內地通報,我們也要開展行動,否則有些證據會流失。」

張寧寧父母直認,女兒早於2020年7月於溫州被捕,家人一年來都無法探望。(香港01記者攝)

內地被捕骨幹為港人 15間相關公司被凍結

根據內地和澳門兩地官方公開的說法,當局早在2019年已經「盯上」周焯華。溫州公安公告的骨幹成員張寧寧,2020年7月在溫州被捕,她的身份一直成疑,直至《香港01》獨家找到她的家人,才證實她原來是香港人。她的家人對記者說,一年來無法探監,直至案情曝光,才知道女兒涉及如此重大案件。

張寧寧曾擔任太陽城系內,多間內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高層;內地更有15間周焯華相關的公司,有被溫州公安刑事凍結財產的紀錄。

2020年7月,遊澳集團位於珠海跨境工業區的辦公室,被溫州公安跨省搜查。《香港01》獲得事發後的相片,有電腦硬碟被帶走。

去年溫州公安跨省到珠海拘捕港籍員工

《香港01》還發現公安一直未有公開過的案情。在張寧寧被捕的同月,溫州公安已經到珠海「跨省搜查」與太陽城相關的「遊澳集團」辦公室,拘捕港籍員工李紹聰,帶走一批電腦硬碟;而與周焯華一同被澳門司警拘捕的,亦包括遊澳集團行政總裁、香港人周振熙。

太陽城職員在內地被捕,與小古被要求折扣提款的時間,正好吻合。

周振熙是遊澳集團行政總裁,遊澳是澳門《力報》母公司。圖為周振熙與周焯華於2017年出席活動。(遊澳集團網站)

Mandy Lieu抵押豪宅 揭連串欠債

周焯華被捕,亦牽出一連串欠債問題。與他育有三女一子的情人Mandy Lieu,以及周焯華本人,分別在上月初以及被捕當日早上,將市值1.2億元的豪宅「珒然」和市值5,500萬元的豪宅「天璽」,抵押至何猷龍擔任主席的「新濠國際」子公司還債,新濠更於12月21日將Mandy Lieu告上法庭,要求償還按揭和收樓。

太陽城集團亦發通告,指周焯華未能償還3.13億元欠債,貸款人可行使抵押權,或致控股權變動。

周焯華與Mandy Lieu育三女一子,二人2019年傳出分手後,女方與子女定居英國,但仍形容與「洗米華」是「一家人」。

內地起訴書列多間賭廳涉案

記者翻查內地檢察機關的起訴書,發現除了太陽城外,其他多個澳門賭廳亦有涉及開設賭場、偷越邊境、聚眾賭博等案件,包括德晉、廣東會、黃金、鉅星、恒升等貴賓廳,其中一宗案件,涉案金額超過122億元人民幣(近150億港元)

譚志強博士是澳門問題專家,曾在香港和澳門任職記者和時事評論員,他接受《香港01》記者訪問,分析澳門周焯華被捕的影響。(香港電台圖片)

內地修訂《刑法》 新增組織境外賭博罪

澳門問題專家譚志強博士指,內地去年修訂《刑法》新增「組織中國公民參與國(境)外賭博罪」,明顯針對跨境賭博、走資、洗黑錢,只要招攬中國公民,甚至幫買機票鼓勵賭博,或已犯法。

他分析,周焯華被捕後,其他貴賓廳都不敢招攬內地人賭博,已起警惕之效,估計未來貴賓廳難以保持過去十年的繁華,生意只剩五六成。

澳門博彩業管理暨中介人協會理事林繼光指,貴賓廳每年均須續牌,相信同行大多做事謹慎,但目前業界仍不知澳門政府是否要取締貴賓廳,但相信有博企為了明年續賭牌,已成驚弓之鳥,紛紛傳出與貴賓廳「割席」的消息,他希望政府盡快釋除疑慮。

澳門博彩業管理暨中介人協會理事林繼光,接受《香港01》訪問分析周焯華案件,希望澳門政府盡快釋除博彩中介的疑慮。(香港電台圖片)

澳門修訂《博彩法》 六賭牌明年到期

這場「洗米華風暴」僅發生一個月,澳門賭業已經發生劇變。澳門政府今年拋出《博彩法》修訂,持有「三正三副」賭牌的六大博企,牌照亦在明年,澳門賭業勢將變奏。請留意「洗米華風暴」第二集報道

2021年11月27日,澳門司警拘捕周焯華等共11人。(新華社)
你可能感興趣